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专访王贻芳:建造下一代对撞机

专访王贻芳:建造下一代对撞机

采访 | Michael Banks
翻译 | 闻先
Physics World杂志对话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听他讲述中国计划建造100公里周长的环形对撞机来开展希格斯粒子研究。
中国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项目,它将用于什么?
 
王贻芳:CEPC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正负电子对撞机,其周长将达到100公里。它将研究2012年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大型强子对撞机上发现的希格斯玻色子的性质。我们知道希格斯粒子的属性与粒子物理学标准模型预测的相差无几。但大型强子对撞机甚至它的升级版- 高亮度大型强子对撞机 - 只会以10%左右的精度来测量实际数据与标准模型预测数据的吻合度。CEPC可以让这个精度准确到1%,这使我们能够探索新的物理学。
 
目前对撞机项目有何进展?
 
王贻芳:我们在进行项目设计。我们基本完成了概念设计报告,同时我们已经启动一些关键部件的研发。整体正在向前推进,希望在未来三到五年内,项目可以获批并开始建设。
 
对撞机会建在哪里?
 
王贻芳:我们还不知道。我们需要对几个候选地点进行更详细的地质条件勘察同时评估当地的支持。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获得当地政府具体支持,例如实验室,生活条件,周边道路和电力供应。我们需要时间来确定所有细节。
 
您对中央政府支持CEPC的建设有多大信心?
 
王贻芳:我无法确定中国政府是否会支持。但是我们会尽力去争取政府的支持。从我们迄今获得的所有反馈中,我们知道许多人和许多资助机构都对这个项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是,最终,我们需要中央政府的最终决定,这需要时间。
 
您期望CEPC有多少国际合作?
 
王贻芳:我们预计国际合作的比例会占到20%到30%。
 
考虑到国际直线对撞机(ILC)的发展势头迅猛,世界上是否需要两个希格斯工厂?
 
王贻芳:我们的世界可以容纳两个希格斯工厂。 ILC在任何时间只能容纳一个探测器。我们认为世界上至少需要两个探测器。因此,原则上,我们可以有两个希格斯工厂和至少两个探测器,甚至可能有三个。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社会和各自政府的未来支持。到今年年底,预计日本政府将决定是否支持ILC。我认为我们在此之后决定是否推行CEPC还为时不晚。
 
高能物理研究所还参与了其他哪些领域的研究?
 
王贻芳:我们的目标是成为高能物理领域的领导者,但我们也在建设和运行许多大科学装置,如同步辐射装置和位于广东的散裂中子源以及中国各地的天文设施。因此,我们研究所希望成为大科学装置的中心和多学科研究的中心。
 
开展科研,中国为什么有吸引力?
 
王贻芳:中国是一个开展科学研究的好地方,因为国家对于科学的投入正在快速地增加。实际上这里是新人发起新项目和新想法的好地方。
 
在中国工作有什么优势?
 
王贻芳:目前,中国可能是年轻人才的最佳机会,因为很多新经费,新职位和新想法都可以很容易获得支持。因此,对于有兴趣开展新项目的人来说,中国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毕竟,如果你来中国,你可以为你的学科开展世界上最好的项目研究。
 
在中国生活有哪些挑战?
 
王贻芳:从绝对意义上讲,中国的工资仍然无法与西方国家的工资相媲美。但是,在北京,特别是广东等其他地方的生活成本仍然是低于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当然,北京的住房非常昂贵,但在广东,住房的状况相当不错。我们计划在北京北部建立一个新园区,我们正在与市政府进行商谈,希望可以为居住在那里的人们提供某种住房福利。 
 
本文为Physics World专栏的第14篇,译文由中科院高能所(ID:casihep)提供并首发。
 
版权声明
 
原文标题“Building the next collider",首发于2018年9月出版的Physics World中国专刊,英国物理学会出版社授权《知识分子》转载。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登陆Physics World,关注日常全球科学新闻、热点报道和评论。Physics World帮助学界与产业界的研究人员走在世界重大科研突破与跨学科研究的前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