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荆棘情路:高功能自闭症人士的爱和性

荆棘情路:高功能自闭症人士的爱和性

撰文 | 杨希洁(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我五年前认识小刀和他的妈妈李女士。小刀今年十四岁,就读某所普通中学。他和我见过的很多高功能自闭症少年一样,有不错的样貌,学业很不错。
可能有人不太了解什么是“高功能自闭症”,插播解释一下吧。高功能自闭症人士通常指智商正常或超常的自闭症人士,他们中大部分人能够适应普通学校的学业学习,不少人成绩很好,语言能力总体不错,也期望和其他人建立友谊。但是,他们仍有明显的自闭症特点,即在沟通和交往方面会出现困难,比如在交流时缺乏灵活应对性、不能给予恰当的情绪反应、交友困难;还有他们存在重复、刻板的行为或兴趣,比如重复做某个动作(弹手指、原地转圈等)、不喜欢环境和生活规律发生变化、经常对物体的某个非主要功能(比如车上转动的轮子、物品特定的味道)发生强烈兴趣。他们中的很多人还有感觉问题,比如特别害怕或迷恋某种声音、光影、图形、肌肤碰触等。有些人认为“高功能自闭症”等同于“阿斯伯格症”,但也有人反对。我目前将两者看成一回事。
 
言归正传。继续说小刀和李女士。五年前,小刀是个白净的男孩,他的妈妈李女士来找我,话题围着小刀在学校的适应转,比如如何让小刀遵守课堂纪律、如何帮助他搞好同学之间的人际关系、如何教他学会在非熟人面前隐藏自己的各种挑剔,等等。五年后的现在,小刀成为一个高高瘦瘦的翩翩少年,李女士和我讨论的话题,开始变成如何让小刀面对自己身体性征的变化、如何让他意识到“喜欢同学”和“喜欢某个特定同学”之间的区别,以及万一小刀喜欢上某个特定同学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绵绵情意。
 
李女士是我遇到的少有的自闭症家长。她好像总有那么点超前。今年,她抓住我急哄哄地问:“你说我儿子会有爱情吗?”“他不怎么喜欢让人碰,也不会说讨好女生的话,将来会影响他和女友的关系吗?”“啊!我儿子要是个同性恋该怎么办?”李女士,问题端的问得好!
 
1 高功能自闭症人士会有爱情吗?
 
当然有!自闭症人士才不是没有故事的同学!有些传言,比如说“他们对人没有依恋”、“对人没有感情”,或者是什么“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等等,其实不正确。在我接触的自闭症人士中,无论智商高低,他们都希望和生命的重要他人保持良好关系,这些“他人”包括亲人、老师、同学、邻里。只是,他们表达情绪情感的方式和我们这些普罗大众不一样,所需要的情感连接的强度和形式也和我们这些普罗大众不一样。可是,这些“不一样”,不能成为我们轻易论断他们不需要,或不能与他人建立亲密情感关系的理由。
 
高功能自闭症人士,会产生丰富的情感体验,包括甜蜜又痛苦的爱恋;他们同样渴望着情感链接,希望和爱恋的人建立爱恋的关系。国外学者的研究表明,一半以上的高功能自闭症人士有过恋爱的体验 [1]。有的研究则发现,在被调查的自闭症人士中,有一半的人说自己渴望拥有亲密的恋人关系 [2]。还有研究者对有关自闭症人士性爱的研究进行了分析,提出结论是:尽管在社交方面有困难,但是自闭症青少年和成人对浪漫的爱情、美好的性有强烈的憧憬 [3]。
 
这群美丽、聪明的自闭症少男少女,如同普通青少年一样,当步入青春期后,或迟或早,恋爱的感觉也会降临到他们中大部分人的身上。
 
2 高功能自闭症人士的特点会影响恋人关系吗?
 
会。恋爱中的人喜欢用的细微表情、眼色、动作来表达自己满满的爱意,比如抛个情意绵绵的眼神、比个萌萌哒的小心心,说些委婉又动听的情话,等等。但是,高功能自闭症男生或女生要理解这些“话外之音”颇有难度,他们对一些非言语信号的解读也常常有误,也不太会说“漂亮话”。比如女生如果问自闭症男友:“我最近胖了吗?”他很可能会诚实地回答“是的,你胖了。”如果女生因此而生气,那么会有更生气的事情等着她——她的男友,完全get不到女生为什么要生气!哦,这位男友,还很可能随时和女友论争,指出女友的思维逻辑错误,因为在他看来,爱她就是要帮她提升自己,这样的论争恰是他真挚的表达形式。加拿大学者Barnett等人曾经对28名自闭症成人进行了深入访谈,被访谈人就提出,对于自闭症人士来说,要听懂哪些蕴含调情意味的话语,要分辨那些挑逗的行为、动作,实在是太难了,就算自己拼命地去领会、去学习,效果也通常是事倍功半 [4]。
 
不少自闭症人士还有感觉问题,有些人特别不喜欢某些碰触,有些人则对某些碰触非常不敏感。激荡情绪遇上奇异感觉,产生的反应经常给爱恋的双方带来尴尬。比如高大帅气的男孩,想牵住身边娇小的自闭症女孩的手,女孩此时可能感受不到甜滋滋、喜洋洋的情绪,而是充满焦虑:“哇!牵手,热烘烘、黏糊糊的感觉,蓝瘦!香菇!”男孩想用一个吻来结束美好约会,可是女孩开始闪躲,她不是男孩以为的害羞,而是害怕,她内心可能在呼喊:“我真不喜欢湿乎乎的东西碰触我的脸颊!”Barnett等人的调查也同样提到这个问题,部分自闭症人士认为自己的感觉的的确确使自己难以忍受恋人间亲密的身体碰触 [5]。
 
但好在,不是所有高功能自闭症人士都会遭遇这些因感觉过度或迟钝而造成的困扰。另外,恋爱的双方彼此更熟悉之后,有些人会找到对双方都合适的亲密碰触形式,也有的自闭症人士能够克服或转换不适的感觉。我遇到过一位有趣的高校教师,她说她的先生是一位典型的高功能自闭症人士。在恋爱的初期,她觉得她老公对她没有爱意,他不允许她挎手臂、从来不拥抱她、不吻她,还躲避她。但是由于她深深被先生的才华所吸引,所以她本着“不怨艾、不放弃”的精神,在尊重先生感受基础上坚持调教,终于让先生享受(但也可能只是接受)与搂搂抱抱、卿卿我我有关的行为。无论如何,现在,他们美丽的女儿已到了聘婷华年。
 
3 高功能自闭症人士有同性恋的可能吗?
 
有。尽管很多家长不接受,但必须指出一个事实:自闭症人士中,不仅有同性恋的人,还有双性恋、无性恋(指无论对男性还是对女性都没有性欲望)的人 [6]。还要提出一个仍有待验证的可能性事实是:在自闭症人群中,异性恋的比例较普通人群的低,而同性恋、双性恋、无性恋人的比例较普通人群的高 [7]。
 
在我们的社会,“同性恋”污名化的现象,远甚于自闭症。至于“双性恋”“无性恋”的情况,人们了解得就更少,不接纳的几率可能更高。尽管未开展正式的调查,但我根据自己和家长、教师的交往经验,我了解大部分人无法接受同性恋,更遑论其他类型的性恋形式。孩子是高功能自闭症的事实已然给家人带来很多焦虑,如果再得知自己孩子属于“性少数派”的人,估计这一事实会“逼疯”不少家长。
 
不过,自闭症群体中“无性恋”比例高,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自闭症人士终身没有或者不需要爱情以及性。
 
4 我们能为高功能自闭症人士做点什么?
 
对家长和教师来说,最重要的是给予他们正确的青春期教育。与自闭症人士的自身特点,即解读社会交往信号困难、感觉不足或过度相比,教他们如何了解自己身体性征变化、如何了解自己的心灵渴望、帮助他们掌握一些交往技巧,这对于他们寻找和保持爱恋关系的影响更为巨大。
 
在我国自闭症领域,学者关注的几乎是自闭症人士的社会交往、言语和语言沟通、认知、情绪、行为等相关问题,几乎未见有人对他们的爱情、性、性取向进行研究,相应的性教育问题研究也很少。因此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开展调查,帮助大众更多地了解高功能自闭症人士的亲密关系,研究制定出针对高功能自闭症人士的性教育课程方案,是当务之急的工作。
 
对于未来可能成为高功能自闭症人士恋人的人来说,要更好地发展和维系这一美好的关系,需要他们付出更多的时间去等待自闭症恋人的回应,更多的好奇去探索自闭症恋人的感受,更多的创造力去构建适合彼此的亲密形式。
 
我说了这许多,李女士舒了一口气。但一会她又问:“小刀会结婚吗?如果他一辈子没有结婚会怎样?”我说:“据我所知,部分自闭症人士有婚姻,而且有美满的婚姻。但是大部分人没有婚姻。没有结婚其实不怎样,君不见单身狗在哪个群族都不算少?”李女士点头离去。前两周,她给我挂电话,惊喜地说:“小刀好像喜欢班上的一个女生!他第一次在我们面前说起女生,说她白白净净的、聪明,对他也很好。他想送个精致的礼物给她,让我帮他参谋,哈哈!”
 
真是好消息!少年呀,尽管情路未卜,但愿你,终获幸福! 
 
参考文献
1.Byers E S, Nichols S, Voyer S D,etc. Sexual well-beijing of  A Community Sample of High-functioning Adults on the Autism Spectrum Who Have Been in a Romantic Relationship. Autism, 2013 , 17 (4) :418-433.
2.Hellemans H, Colson K, Verbraeken C, etc. Sexual Behavior in High-functioning Male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with Autism Spectrum and Disorder. Journal of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orders. 2007, 37:260-269.
3.Dewinter J, Vermeiren R, Vanwesenbeeck I, etc.Autism and Normative Sexual Development: A Narrative Review.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 2013, 22(9):1-17.
4,5 Barnett, P J, Maticka-Tyndale E. Qualitative Exploration of Sexual Experiences Among Adults on the Autism Spectrum:Implications for Sex Education. 
Perspectives on Sexual & Reproductive Health, 2015,47(4): 171-180.
6 Rosqvist H B. Becoming an ‘Autistic Couple’: Narratives of Sexuality and Couplehood Within the Swedish Autistic Self-advocacy Movement. Sexuality& Disability, 2014 , 32 (3) :351-363.
7  Gilmour L,Schalomon P M, Smith V. Sexuality in a Community Based Sample of Adults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Research in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2012, 6(1):3013-318.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