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美国立健康研究院声明:贺建奎违反国际常规 | 附饶毅评论

美国立健康研究院声明:贺建奎违反国际常规 | 附饶毅评论

编者按:
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是美国最大的生物医学资助机构。其院长Francis Collins为科学家中比较少见地公开宣布信仰基督教。美国时间11月28日,他代表NIH对贺建奎的工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贺建奎。美国NIH规定不能资助胚胎的实验,但私人经费可以。美国这一政策与宗教相关,认为不能动胚胎。
《知识分子》主编、北京大学教授饶毅指出,我国应该注重的关键是生殖细胞问题,而不是胚胎问题。胚胎发育到可以分开生殖细胞前体与体细胞前体后,胚胎的体细胞基因修饰与成人体细胞基因修饰在科学上是等同的(发育早期生殖细胞与体细胞分不开,逐渐出现生殖细胞前体、体细胞前体,而且逐渐分开,分开之后,就只关注生殖细胞的其他,而体细胞不在话下)。Collins声明的第二个局限是对婴儿个体安全方面,忘记了生殖细胞基因修饰的影响不是与体细胞基因修饰一样只限于个体,还会影响人群、社会。体细胞基因修饰的决定,在个体安全和有效得到保障后,可以在规范范围内由家庭决定,而生殖细胞的基因修饰不能只由家庭决定,也不能由研究者决定,一定需要国家立法后,家庭和个人被规范、基因修饰被监管。以下是值得尊重、可供参考、但不能对Collins的声明顶礼膜拜。
Francis Collins
来源: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翻译 |  赵亚杰
 
关于中国研究人员宣称的第一例基因编辑婴儿的声明
 
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深切关注贺建奎博士在香港举办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所展示的工作,即他在人类胚胎中使用CRISPR-Cas9技术来敲除CCR5基因。他声称有两个胚胎在随后就被植入,并且这对双胞胎婴儿已经诞生。这项研究表现出了贺博士及其团队非常令人不安地有意忽视了国际伦理规范。这个研究很大程度上是秘密执行的,抑制这些婴儿身上携带的CCR5基因的医学必要性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知情同意的过程似乎也非常值得怀疑,破坏性的脱靶效应的可能性也没有得到充分探究。非常不幸的是,这样一种强有力的工具第一次应用于人类生殖细胞系的方式竟然是如此不负责任。因此,目前正在香港讨论的建立对于此类研究设限的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共识的需要从未如此迫切,如果没有这样的约束与限制,世界将会面临着出现大量考虑不周且有违伦理的研究项目的严重风险。如果这样重大的灾难事件继续在科学界蔓延,那么这种对于预防和治疗疾病具有巨大潜力的技术将会被来自公众的无可非议的愤怒,恐惧和厌恶所掩盖。
 
为了避免之后出现任何疑问,正如我们之前所声明的一样,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不支持在人类胚胎中使用基因编辑技术。
 
弗朗西斯·柯林斯,医学博士,哲学博士
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院长
 
原文链接:
https://www.nih.gov/about-nih/who-we-are/nih-director/statements/statement-claim-first-gene-edited-babies-chinese-researcher?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