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4万年前,青藏高原已经出现人类

4万年前,青藏高原已经出现人类

撰文 | 刘騻(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责编 | 惠家明
谈及中原地区的史前史,我们往往能如数家珍地说出各种神话传说和考古遗迹的名称。而若提到史前时期的青藏高原,人们脑海中恐怕就一片茫然了。史前的藏区好似“殊方绝域”,相关的考古发现非常稀少,历史脉络也不清晰。学者们一直想知道,青藏高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类生存的?史前人类究竟如何适应高原的恶劣气候?
 
11月30日,《科学》(Science)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为我们破解西藏历史谜题提供了关键线索。论文报告称,中科院研究员张晓凌、高星等人领衔的研究团队对西藏尼阿木底(NwyaDevu)旧石器时代遗址进行了系统发掘,提出了一个观点:最早在4万年前,青藏高原就已经出现人类 [1]。
 
石制品“大丰收”的遗址
 
尼阿木底遗址位于藏北申扎县尼阿木底山的西北麓,毗邻中国第二大咸水湖色林错与西藏第二大湖泊错鄂湖。这处遗址海拔高度约为4600米,四周是开阔的旷野和山坡 [2]。自2016年起,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尼阿木底遗址开始由西藏文物研究所与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联合发掘。
 
 
在发掘过程中,考古队员将整个遗址厚达1.7米的地层自上而下分为三层:最上层是夹杂较多卵石的淤泥与细沙,有许多人工石制品分布于表面。第二层则主要为细沙、石制品和大量岩石角砾,保存着时令性河流的遗迹。研究者还在这一层观察到了融冻褶皱与风蚀壶穴的迹象,可能是受到寒冷气候持续的侵蚀所致。光释光与碳十四测年技术显示,以上两层形成年代较晚(距今1.3~2.5万年),并且遭受过地质作用扰动,并不能反映当时古人类真实的活动面貌。
 
而当考古团队发掘到第三层时,情形就完全不同了。这一层不仅出土了大量石制品,而且包含有沙砾与淡水贝类,反映了当时青藏高原较为潮湿、温暖的气候条件。更重要的是,第三层地层没有经过后期扰动,而年代又非常久远。经过碳十四和光释光测年技术的综合测定,研究者认为第三层应该形成于距今4.5万至3万年前。
 
我们知道,石制品是古人类留下的关键证据。尼阿底遗址中出现了4万年前的石制品,这就意味着,早在这一时期古人类就已经进入了青藏高原腹地。
 
研究团队最终统计得知,整个遗址共发掘出旧石器时代人工石制品3683件。器物的种类包括石核、石叶、石片以及各种形制的刮削器、凹缺器、尖状器等。数量之多,品种之全,令人惊叹。根据《光明日报》报道,西藏文物研究所所长哈比布在2017年表示:“尼阿木底出土的文物显示其文化面貌独具特色,而石叶技术是主要的文化特征。” [3]不仅如此,研究者发现该遗址石质遗物的材质高度单一、废弃石料比例较高、离石材原产地很近。因此,考古学家推测尼阿底遗址的功能可能为史前人类的石制品加工场。
 
最早的“西藏人”
 
在尼阿底遗址被发现之前,曾有学者认为,人类首次开发青藏高原腹地是距今一两万年来的事 [4-5]。现在,尼阿底遗址的新发现可以说把这一历史更往前推进了。
 
不过,另有些问题也接踵而来:这些最早的“西藏人”长啥样,又是怎么生活的呢?遗憾的是,考古学家尚未在该地发现早期人类的化石,这使我们难以识别当时人类的体质特征与族源。而关于他们的生计方式,学界确实有一些猜测。考虑到青藏高原特殊的气候与生物群特点,学者们认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西藏人可能是季节性迁徙的狩猎采集者或季节性的短期定居者[6]。
 
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史前时期的青藏高原上可能存在着不止一种古人类。遗址中出土的各类石叶制品在中国境内极少发现,而与西伯利亚地区的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所制作的石器非常相似,这一现象喻示着距今4万至3万年前的青藏高原上可能发生过不同种古人类的史前文化交流 [7]。论文作者张晓凌在《中国文物报》上也能提到:“(尼阿底遗址)石叶加工技术的出现表明,3万年前东西方有文化交流的可能,当然也不排除这种石叶加工技术是本地独立起源的 [2]。”
 
石制品的研究结果与遗传学证据之间也存在一些耦合性。此前的古DNA研究结果曾发现,现代藏族人体内的EPAS1基因有助于人类在高海拔、低氧条件下生存,而这种基因很可能来自西伯利亚地区的丹尼索瓦人 [8]。
 
由此看来,西藏史前居民可能与其他地区的古人类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为了琢磨透他们之间互动的历史,拨开西藏史前史的迷雾,我们还需要搜集更多来自考古学、人类学、遗传学的证据。 
 
参考文献:
[1] X. L. Zhang,B.B.Ha,et al.The earliest human occupation of the high-altitude Tibetan Plateau40 thousand to 30 thousand years ago[J]. Science,2018.
[2] 张晓凌.西藏尼阿木底旧石器遗址考古获重要发现[N]. 中国文物报,2017.
[3] 尕玛多吉.西藏尼阿木底考古:确认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N].光明日报,2017.
[4]Brantingham, P.J., D. Rhode, and D.B. Madsen."Archaeology Augments Tibet's Genetic History"[J]. Science,2010.
[5] 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地图集·西藏自治区分册[M],2010.
[6] 王社江等. 藏北尼阿木底遗址发现的似阿舍利石器——兼论晚更新世人类向青藏高原的扩张[J]. 人类学学报,2018.
[7] 高星.旧石器时代考古:拨开万年的尘埃揭秘古人的活动[N]. 中国文物报,2017.
[8] Emilia Huerta-Sánchez, Xin Jin,etal.Altitude adaptation in Tibetans caused by introgression of Denisovan-like DNA [J]. Nature,2014.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