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女生不能当码农?你怕是忘了ENIAC女团

女生不能当码农?你怕是忘了ENIAC女团

撰文 | 孙    萍 责编 | 黄雅兰
一提笔,我感觉自己要为XX技校开启一篇广告软文了。其实,我是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性别和编程的那些事。开始之前,想问问大家,你觉得性别和编程有关系吗?如果有,有啥关系?可能有人会说:现在市面上大部分程序员都是男生。此话不假,但是,你可曾知道,在历史上,女性与编程有着密切的联系?下面这些事情大部分人可能不知道,我来给大家科普一下:
 
○ 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员是女性。没错,就是爱达·勒芙蕾丝(Ada Lovelace)。爱达是何许人也?她是诗人拜伦的女儿。就是写《唐璜》的那个拜伦。
 
○ 参与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运行和维护的是一群女性程序员。这台计算机叫做ENIAC(Electronic Numerical Integrator And Computer),这群女性程序员的名字值得被记住,她们的名字是Kathleen McNulty,Frances Bilas,Betty Jean Jennings,Betty Holberton,Ruth Lichterman,和Marlyn Wescoff。
 
○ 从计算机发展伊始到20世界中期,编程一直被认为是一份更适女性从事的工作,因为女性更具备认真、细致、执著、坚韧的素质。
 
惊不惊喜?好不好奇?从20世纪后期,技术话语一直是男性主导,谁能想到,在历史上,女性竟然跟编程紧紧地绑在一起。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曾经“女性-编程”的亲密捆绑?又为什么女性在现代技术话语体系下销声匿迹?这中间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化和权力关系变革?
 
二战中的程序员“女团”
 
詹妮弗·莱特(Jennifer S.Light, 1999)在《当计算机为女性》(When Computers Were Women)一文中详细地讲述了那段不为人知的女性编程史。
 
二战期间,同盟国和协约国战事紧张,双方在人力物力的才艺比拼之下,都在军事计算机领域投入了大把金钱。由于各国对于大规模弹道导弹射程分析的需求日益增大,计算机领域就业需求不断增加。而女性耐心、专注、坚持的品质被认为非常适合从事编程工作。于是随着战事的推进,女性大规模地加入IT领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前文所提到的“ENIAC女团”(ENIAC Girls)。ENIAC被誉为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而“ENIAC女团”则是世界上最早参与到研发计算机编程中的女性群体。
 
 
说到这里,我其实是有点想继续把她们夸耀成女生们心中的“科学女神”形象:从事高精尖复杂科技的女性科学家。那么,实际上是不是这样呢?是,又不是。从“是”的层面讲,她们在当时经过了美国军事教育学校严格的计算机科学和数学算法课程的培训,可以称得上是该领域的专家。例如,由于当时的计算机庞大无比(约170平米),这帮女性专家主要负责晶体管运行和调配,即现今的程序研发和代码写作。
 
而从“不是”的角度讲,二战期间的计算机领域依旧延续着既有的性别不平等结构,并存在父权制的等级分工。这是什么意思呢?在当时,整个计算机技术团队被划分为男性“科学家”和女性“操作员”。按照规定,男性“科学家”是指挥者,主要负责计算机软件的整体设计和操作体系的建立,而女性“操作员”是命令执行者,要在前者的带领和指挥下进行计算机运作处理工作。这种二维关系之下,男性科学家被认为是“脑力劳动者”和策划者,而女性操作员则仅仅是手工劳作者和负责硬件调配的服从者。非常明显的是,这种性别分工全然忽视了女性对于计算机领域的贡献。詹妮弗·莱特认为,当时“ENIAC女团”所负责的晶体管运行和调配正是现今IT行业最核心的工作之一——编程。
 
计算机业的发展与程序媛的消失
 
而随着二战的结束,大批男性士兵开始退伍复员,对战后安置工作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加之当时在很多国家,女性外出工作仍旧属于违背传统的做法,于是,这种给男性们“让路”的思路使IT领域出现了女性大范围撤退的景象。与此同时,因为战争结束,政府叫停了大量计算机研发相关项目,女性“计算机操作员”就业岗位也开始减少。至此,女性开始在编程领域出现第一次大规模的“消失”。
 
而自20世纪中期开始,软件编程和电子数据处理(electronic data processing,EDP)的重要性在各国发展中日益凸显,其商业化趋势也日渐明显。在此环境下,女性计算机“操作员”重新出现在市场环境中。与此同时,“程序员”一词开始流行。根据以往文献统计,20世纪60到70年代的女性程序员占到了计算机领域就业人口的30%-50%。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女性程序员大规模存在,她们也仅仅被冠以“高级劳动力”的称谓,而非“工程师”或“科学家”。在1969年,美国男性程序员的年均收入为13149美元,而女性则只有7763美元(Hacker, 1989)。同工同酬依旧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女性程序员人数逐渐减少,渐渐被男性取代。个中原因很多,有人归罪于现代社会对男性和女性的预设教育,即在孩提时代,男生被鼓励探索、冒险、尝试编程等新事物,而女性则更多地被给与了芭比娃娃和维尼小熊。
 
也有人问责现代化体制中对编程的“专业主义”建构,而这种建构实际上一种男权预设下的话语不平等,包括对于“死宅”“宅男”“码农”等性别身份的创立。通常来说,技术主业主义的话语建立带有明显的男性主导预设,如超时工作、技术宅、痴迷代码、不善社交等IT男性所表现出来的特征会被组织机构统一化和概括化,化身一变成为“专业精神”的代名词。这种专业精神完全忽略了女性在家庭、婚姻和日常生活中的“表征特征”,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一想到编程,都会联想到男性程序员,而非女性。
 
近些年,根据我的观察,越来越多的女性又开始加入编程,相关的团体和社群不断兴起。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历史的轮回?这一次,女生可否有自己更加独立自主的选择?如果你恰巧是想学编程却又犹豫不决的那个女生,我想说,你身上具备学习编程的良好素质,至少历史上曾经证实。所以,加把劲,你可以! 
 
 参考资料
Ensmenger, N. (2010). Makingprogramming masculine. In T. J. Misa(Ed.), Gender codes: Why womenare leaving computing (pp.115-141). John Wiley & Sons.
Light,J. (1999). When computers were women. Technologyand Culture. 40(3), 455-483.
Abbate, J. (2012). Recodinggender: Women's changing participation in computing. MIT Press.
Griffiths, M., Moore, K., &Richardson, H. (2007). Celebrating Heterogeneity?: A survey of female ICTprofessionals in England.Information, Community and Society, 10(3),338-357.
Hacker, S. (1989). Pleasure,power, and technology: Some tales of gender, engineering, and the cooperativeworkplace. Boston: Unwin Hyman.
Hall, E. J. (1993). Smiling, deferring,and flirting doing gender by giving “good service”. Work andOccupations, 20(4), 452-47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