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大学排名提升,真的反映了高校的进步吗?

大学排名提升,真的反映了高校的进步吗?

软科2019年中国最好大学排名已在年前正式发布,榜单一出,议论不断。此次,2019年中国最好大学排行榜是该系列榜单发布的第五年。今年榜单涵盖本科办学层次的大学549所,较去年的601所下降了52所之多。
 
撰文 | 汪    洋
责编 | 罗金苗
 
纵览榜单发现,今年的榜单整体情况是404所大学排名上升,数量占比达到了73.6%;105所大学排名下降,数量占比为19.1%;16所大学持平,数量占比为2.9%;另有24所新进大学,数量占比为4.4%。
 
为了更好的观察上榜高校在两年的软科中国最好大学排行榜上的变化波动情况,本文设置如下规则:
 
1. 排名无变化为稳定型大学
2. 排名上下浮动10位为相对稳定型大学
3. 排名上下浮动11-30位为波动型大学
4. 排名上下浮动31位以上为明显波动型大学
 
由以上规则观察发现:
 
稳定型大学共有16所,占比为2.9%,其中14所大学为前百强高校,11所大学为前二十强高校。名单如下表1:
 
 
相对稳定型大学共有138所,占比为25.1%,其中上升76所,下降62所,名单如下表2所示:
 
 
波动型大学共有111所,占比为20.2%,其中上升86所,下降25所,名单如下表3:
 
 
明显波动型大学共有260所,占比为47.4%,其中上升242所,下降18所,名单如下表4所示:
 
 
除以上四类学校之外,另有24所新进高校,其中表现最为亮眼的非宁波诺丁汉大学莫属。宁波诺丁汉大学于2005年才被教育部正式批准设立,距今只有14年办学时间,此次新入榜单便高居全国百强,位列第55位;除宁波诺丁汉大学之外,北京语言大学也是新进高校,同时也进入全国百强,位列第63位。两所新进高校的的优异表现确实即令人赞许又令人惊叹。24所新进高校如下表5:
 
通过以上学校类型的划分我们可以看出今年的软科中国最好大学排名多数学校是进步的,退步的学校占少数。但是我们也发现,两年间排名变动超过30位的大学有260所之多,所占比例接近一半,这是一个极其诡异的现象。因为一所大学的建设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短短一年发生如此大的变动,并且数量如此庞大,不得不让人产生很多疑问。是什么指标在推动这些大学在软科排行榜上变动?我们不妨来简单看下各所学校的指标变动情况。
 
首先先看第一类:顶尖高校的变动情况。在今年榜单的前20位高校中,排名上升的高校有4所,排名下降的高校有5所,排名持平的高校有11所,在学校稳定性上顶尖高校表现最好。为了观察上下浮动的原因,本文分别选取三所排名下降的高校和三所排名上升的高校,来进一步观测他们的指标变化情况。具体详见下表6和表7:
 
 
由上两表可以看出,各个学校的指标都有或多会少的变动,但是也有其非常明显的共性。观察来看,排名上升的三所学校在顶尖成果(高被引论文·篇)和科技服务(企业科研经费·千元)这两个指标上都有非常明显的进步,对比其余指标的变动情况看,这两个指标也是三所学校排名上升的重要原因。而排名下降的三所学校在生源质量(新生高考成绩得分)上均呈下降趋势,这是三所学校排名下降的一个共性原因。此外,同济大学和南开大学的成果转化(技术转让收入·千元)以及东南大学的科技服务(企业科研经费·千元)这两个指标的下降幅度非常明显,这是三所学校排名下降的个性原因。
 
其次再看第二类:排名变化浮动较大的高校。今年榜单中排名变化幅度较大的学校有很多,尤其是200名之后的高校这种现象非常普遍。为了揭示这种变化幅度的原因,我们分别对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三所大学(分别上升了190位、184位、172位)和排名下降幅度最大的三所大学(分别下降了106位、97位、87位)进行观测,结果如下表8和表9。
 
 
无独有偶,和排名上升的顶尖大学呈现一样的规律,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三所大学也在科技服务(企业科研经费·千元)这一指标上有较为明显的上浮。而排名下降幅度最大的三所大学很多数据都是0或者空着,尤其是培养结果这一栏,三所大学2019年的数据显示为空。拿上海体育学院为例,其除了培养结果这一指标外其余指标相对去年都是上升或者持平,但是总分却少了将近4分,这和缺失的培养结果数据必然有直接的联系。榜单中200名之后的高校很多都面临这个共性问题,就是很多数据是没有的,这就导致了其中某一项指标对该校的整体得分可能产生决定性影响。并且和顶尖大学的指标变化趋势对比就会发现,这些变化幅度较大的高校有些指标变动的幅度也是非常夸张。这些问题都难以避免的会造成对大学评价的偏颇,也会向大众传递错误的信息。 
 
作者简介:汪洋 里瑟琦智库研究员
 
专家锐评
 
H老师:
排名是一种游戏,各种异质指标按照有目的的权重衡量起来的结果。另外,应建立排名基础数据审计机制,确保数据的完整、科学、准确。要避免排名机构主动或甘于被部分学校围猎的现象。
 
Z老师:
排名试图用若干关键指标来描述何为一所好大学。通过高考成绩、社会捐赠、高被引学者等指标具有较强的波动,这也直接导致了高校在榜单上的排位出现大幅波动。同时,部分高校的排名上下波动幅度过大,引发了一些争议。大学排名并非科学评价,而是公关传播手段。据我了解,在既定方法论下,数据大幅波动后并不进行人工干预是软科的一个基本原则。对大学排名而言,争议多才可以引发更多的话题,这是排名机构乐意看到的。
 
W老师:
按照高校正常发展规律,除一些特殊情况外,一年内高校的排名位次不应该有太大的波动。排名异动是对排名指标体系的一种质疑,但是否能构建一个既合理,又稳定的排名指标体系?本人存疑。再言之,一旦排名稳定,小有波动,商业性排名机构的看点在哪?新闻点再哪儿?兴趣点在哪儿?
 
S老师:
近年来商业化排名似乎越来越热,虽然官方提出反对几个“唯”,但是学校似乎与排名机构之间互动更加频繁。多数大学排名机构在采集数据方面似乎有潜在的陷阱,采集某些数据,说是不用于排名,具体用途不甚明了。
 
Y老师:
一年一次的大学排名有些太频繁,除非评价指标或者权重有变化,否则高校的位次不可能在一两年内大起大落。
 
W老师:
高校和排名机构,如何更好地处理相互关系,高校从排名中获取有益信息,排名机构认真为高校发展服务?如果是建立在商业利益基础上的高校排名,必将不能长久持续;如果能够相互受益,才有可能携手共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