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中美关系紧张或可间接促进中国发展自己的专长

中美关系紧张或可间接促进中国发展自己的专长

在中美关系紧张的情况下,生物科技创新应如何应对?生物科技风险投资家罗伯特·尼尔森(Robert Nelsen)认为,目前政治局势的变化更要求中国的创新者开发出自己的产品,但政治的因素需要留给政治家去解决,创新者最重要的还是聚焦在科学本身的创新上。
 
撰文 | 黄宇翔 责编 | 陈晓雪
 
罗伯特·尼尔森是何许人也?他是ARCH Venture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三十年来参与创建了100多家初创公司,其中有超过二十家如今超过了10亿美元的市值。这其中不乏一些在生物科技领域为人所熟识的名字:比如以CAR-T细胞治疗闻名的Juno;测序领域的龙头企业Illumina;基于细胞外DNA检测对癌症进行早期筛查的GRAIL等。
 
现年56岁的尼尔森出身于医学家庭,父亲是一名医生,母亲是一名护士。不过,尼尔森并没有追随父母的脚步踏上行医的道路。他毫不掩饰自己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对挣钱发财有着强烈兴趣。在普及桑大学(Universityof Puget Sound)收获生物学和经济学的学士学位之后,尼尔森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管理学硕士学位。随后,怀着对将学术界知识产权商业化的浓厚兴趣,他于1986年加入了时任芝加哥大学Booth商学院的副院长Steve Lazarus创立的ARCH Venture Partners。在生涯早期,他投资兴趣广泛,例如教育领域和社交网络工具是他生涯早期投资的兴趣,后来他的兴趣集中于生物科技公司,并屡屡取得成功,成为生物科技公司风投界的领军人物。
 
2019年6月22日下午,身兼药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的罗伯特·尼尔森与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围绕生物科技创新投资进行了一场精彩的讨论。
 
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当前中美紧张的局势时,尼尔森回答说:“政治的归政治,科技还应该的归科技。中美关系的紧张的确让华盛顿的投资者们感到担心,更倾向于投资美国的科技企业,或者选择暂时按兵不动冷静观察。同时,中国的科研教育在发展,中国需要开发自己的产业结构和配置。紧张的中美关系也许可以间接促进中国发展出自己的专长。”
 
“成功的生物初创公司,一定要有顶尖的科学家团队支撑”
 
谈及自己在生物科技领域屡屡成功的投资经验,尼尔森认为,很重要的一个要素是他所投资的公司总是能够汇集相关领域最顶尖科学家团队的资源。“好的科学对于生物科技公司的成功至关重要。”
 
尼尔森在对话中反复强调。生物药物的研发所耗费的时间漫长、技术复杂度高,因此尤其依赖一流的科学家持续的参与,为新药的研发保驾护航。
 
“我近些年最得意的一笔投资,是对Beam医疗的支持。”尼尔森说,“当大家都认为CRISPR/Cas9是基因编辑用于临床的最佳答案时,领域内最顶尖科学家的敏锐洞察力,帮助我看到了单碱基编辑巨大的潜力。”
 
近些年来,在以利用CRISPR/Cas9进行疾病治疗的一家家基因编辑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浪潮中,Beam医疗是第一家目标定位在利用单碱基编辑技术治疗遗传性疾病的生物科技公司,2018年5月获得8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Beam疫疗的联合创始人当中,刘如谦、张锋、Keith Joung都是基因编辑领域的领军人物。
 
“一些中国生物公司可以将技术从中国输出到美国”
 
生物初创公司具有高风险、高回报的特点。尼尔森将他所投资的生物技术类公司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以短期内应用确定技术实现新疗法开发的公司,其中的代表有基于CRISPR/Cas9技术的基因编辑领域的领军企业Editas;第二类公司更加关注现阶段谈论临床转化还为时尚早的一些复杂疾病。比如,针对以老年痴呆症为代表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治疗的研发,在短时期内无法见到曙光,许多大的药厂纷纷放弃了这方面药物的开发。尼尔森举例称,ARCH Venture Partners所投资的Denali医药公司就选中了这块硬骨头,募集了顶尖的科学家,希望能通过长久的奋斗探索出有效的治疗方法。
 
概括来说,第一类公司目标产品和采用的方法都比较明确,而第二类公司偏向于放长线,钓大鱼。
 
尼尔森在分享中也提到了一些他投资失败的案例,比如抗衰老公司Elixir pharmaceutical就因为临床的失败中途关门。不过,这并没有浇灭他对于抗衰老药物研发的兴趣,他目前所投资的Unity Biotechnology公司就是目前以衰老细胞为靶点寻求代谢疾病新疗法的翘楚。
 
尼尔森对于中国的生物初创公司的发展十分关注。“近十年中国生物初创公司所能得到的资本支持和以前大不相同。事实上,目前我们所投资的一些中国生物公司可以将技术从中国输出到美国。”尼尔森所投资的华领医药,在今年1月开启了对于一款新型治疗二型糖尿病药物——葡糖激酶激活剂Dorzagliatin的一期临床试验。此外,谈到百济神州的CEO欧雷强,他赞不绝口,同时也为自己阴差阳错下没能投资百济神州而感到遗憾。
 
对疾病表型的定量描述将会是“下一个颠覆性创新”
 
被问及对生物医疗领域下一个颠覆性创新的预测时,尼尔森首先表达了他对于目前方兴未艾的基因治疗的发展潜力的乐观态度:“我相信在未来,细胞治疗与基因治疗的结合,可以解决大部分的主要疾病。尽管在技术层面上目前的细胞治疗和基因治疗还存在很大的不足,但是目前相关技术的发展进步势如破竹,我对此充满信心。”
 
“在未来,我会格外关注疾病的早期诊断,这需要研究者对于疾病的表型作长期、定量的分析,”尼尔森说,“只有定量的描述才可以帮助我们对如癌症、神经退行性疾病等复杂疾病有更深刻的认识,进而找到攻克它们的办法。我相信未来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可以更好地为人类的健康服务。”
 
他认为,对疾病表型的定量分析将有益于研究者将基因型和表型相联系,进而推动未来精准医学的发展。
 
参考资料:
2016年《福布斯》杂志对Robert Nelsen的报道。
https://www.forbes.com/sites/matthewherper/2016/05/11/rx-for-success/#c6d185e280b2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