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世界还在进步:女性领导欧盟政治与金融

世界还在进步:女性领导欧盟政治与金融

编者按:在进步了一些世纪之后,世界出现很多社会退步,有些地方种族主义借尸还魂,某些社区称呼女性为“美女”,限制女性工作。令人高兴的是,人类并未全面大倒退,而是有继续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欧洲同时出现女性领导欧盟委员会和欧盟金融机构就是两个正面的例子。其中德国的德莱恩博士,这位7个孩子的母亲,先成家后立业,成为世界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后,再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
 
撰文 | 王英俊
责编 | 杨枭
 
7月16日,曾担任德国首位女国防部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当选为欧盟委员会首位女主席。两周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被提名担任下届欧洲央行行长,这是欧盟首次出现两名女性担任关键职位的情况,打破了60多年来男性领导者主导欧盟的局面。
 
 
为什么在欧盟面临层层危机的时候却打破常规选择了两名女性领导人?难道说,在组织面临风险的时候,人们更愿意信任女性领导者吗?
 
美国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已经针对这一现象做了相关研究,他们发现,在组织面临某些特定危机时,人们确实更愿意相信,女性领导者能够带领组织走出危机。[1]
 
此前已经有大量研究表明,女性更适合做领导者,因为相对于男性,女性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有利于团队信任和关系的建立。[2,3,4] 但是在现实中,所谓的“女性领导者优势”似乎并没有体现出来,多数的公司和组织还是以男性领导者为主。这个现象也被诸多的学者所关注。此前,牛津大学学者安德森(Kristin J. Anderson)的研究发现,相对于女性作为领导者拥有的优势,她们面对的阻力更大。因为人们对于性别的固有印象认为女性不适合带领团队,而当女性领导者偏离这一刻板印象时,就容易遭到反对和阻力。这或许可以解释,尽管女性有“领导者优势”,但是却没有实现晋升之路 [5]。
 
但女性领导者并不在所有情况下都受到打压。里海大学的教授康瑞妮·博斯特 (Corinne Post)今年发表在《女性心理学季刊》的研究指出,在组织中出现风险可控,对组织的长期发展影响不大的危机时,相对于男性,女性领导者更容易被人们信任。
 
研究人员雇佣了812名参与者(其中女性412名男性400名)进行了两组实验。
 
第一组实验中,领导者被分为四类,分别是注重团队关系的女性领导者,注重团队关系的男性领导者,不注重团队关系的女性领导者和不注重团队关系的男性领导者。研究人员让参与者阅读不同类型领导者的描述,来评估领导者在面临危机时的可信任程度。结果显示,只有注重团队关系的女性领导者更被信任,不注重团队关系的领导者中并没有出现相关的性别优势,男性与女性持平。
 
为了深入了解在何种危机情况下,女性领导者才会有“信任优势”,研究人员又展开了基于第一组实验结果的第二组实验。这一组对比了男性和女性都是注重团队关系的领导者情况下,在不同的危机程度人们是否仍然更相信女性领导者。这时,情况发生了转变。低风险的危机时,女性领导者仍然被更多人信任,但是当危机的结果变得无法捉摸,人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增大时,男性领导者和女性领导者的信任得分就几乎持平,也就是说,人们只会在危机结果可预测的时候更信任女性领导者。
 
研究者指出,这样的结果或许是因为女性更擅长维持人际关系,在危机来临时,她们会用更积极的态度和利用更多的资源去解决这些危机。
 
 
不过,研究者也指出,这项研究仍然有较大的局限性。因为实验是基于一个模拟组织,参与者的判断是基于他们所给出的假设而不是真实的情况。如果想要更可靠的实验结果,还需要在真实组织(比如公司)中进行验证。
 
如今,冯德莱恩和拉加德将成为欧洲最有权势的两名女性。然而她们也将面临巨大的挑战,欧盟内部矛盾重重,各方利益集团斗争激烈,欧盟的团结与稳定岌岌可危。她们能否胜任?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1] Post, C., Latu, I. M., &Belkin, L. Y. 2019. A Female Leadership Trust Advantage in Times of Crisis:Under What Conditions?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43(2), 215–231.doi.org/10.1177/0361684319828292
[2] Binns, J. 2008. The ethics of relational leading: Gender matters.
Gender, Work & Organization, 15,600–620. doi:10.1111/j.
1468-0432.2008.00418.x
[3] Vongas, J. G., & Al Hajj, R.2015. The evolution of empathy and women’s precarious leadership appointments.Frontiers in Psy- chology, 6, 1751. doi:10.3389/fpsyg.2015.01751
[4] Eagly, A. H., & Carli, L. L.2003. The female leadership advan- tage: An evaluation of the evidence.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14, 807–834. doi:10.1016/j.leaqua.2003.09.004
[5] Anderson, K. J. 2014. Modern misogyny: Anti-feminism in a post- feminist era. Oxford, England: OxfordUniversity Press. doi:10. 1093/acprof:oso/9780199328178.001.000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