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收入由基因决定?英国新研究引争议

收入由基因决定?英国新研究引争议

撰文 | 夏志坚 责编 | 陈晓雪
作为遗传的基本单位,没有人会怀疑基因在决定生物体生理性状上的能力:身高、肤色、胖瘦、智力乃至疾病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基因的作用。而在单纯的生理性状之外,对于人这种具有复杂社会性的物种来说,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一个人的社会性特征(比如收入)是否也会受到基因的影响?
 
12月16日《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刊发的一个研究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个体收入差距受到了基因的影响[1]。
 
英国爱丁堡大学的统计遗传学家大卫·希尔(David Hill)领导的研究团队,对英国生物样本库(UK Biobank)中286301位受试者的基因样本及其对应的家庭收入进行了全基因组关联研究(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GWAS)分析,结果发现了30个独立的位点与收入有关。
 
在遗传学领域,GWAS 通过比较不同个体全基因组的遗传变异,以发现是否存在与某一性状相关的变异。简言之,GWAS 研究将某一性状的不同表型,例如身高正常和身高偏矮,与受试者的基因变异进行关联比较,如果在身高偏矮的人群中发现某一种变异出现的频率显著地增高,那么该变异就被认为与身高偏矮有关[2]。
 
在该研究中,研究人员将家庭收入作为一种表型,通过分析超过28万名英国受试者的DNA和这些受试者的家庭收入情况,发现有30个独立的位点与收入有关,其中29个位点是首次被发现。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分布在这30个位点中的基因里有24个值得重点关注,而且其中的18个基因与智力发育有关。希尔等人据此认为与智力有关的基因可能是收入差距的分子遗传基础,并认为在当代的英国,遗传效应促成了一些可观测的社会经济的不平等。换句话说,基因并非直接决定收入,而是通过影响智力这一生理性状,进而影响了收入这一社会特征,而且这样的影响在整个社会层面已经达到了可以感知的程度。
 
这并不是首次利用GWAS研究人群收入的遗传基础。希尔等人于2016年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上的一项研究,同样利用英国生物样本库的数据分析了英国近10万名个体的基因和家庭收入的关系,结果发现单核苷酸多态性(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SNPs)带来的遗传效应对家庭收入差距的影响最高能到11%[3]。作为比较,最新的这项研究发现家庭收入的遗传度为7.39%,也即人群中“家庭收入”这一性状受遗传的影响为7.39%。
 
希尔等人的这篇论文一经发表,就在社交媒体上激起了非常多的争论。在《自然·通讯》介绍这篇论文的推特下,几乎所有的留言都在表达对这项研究的质疑和反对,甚至要求撤稿[4]。
 
有用户留言:“请停止发表这些不科学的GWAS研究!研究的假设是什么?接下来的研究难道是关于在塔吉特(Target,美国仅次于沃尔玛的第二大百货公司)购物的基因吗?这些为了研究而研究的行为(fishing expeditions)败坏了科学的名声。”
 
其他用户跟随留言说:“我知道人群中一定有沃尔玛基因……”
 
一个用户的评论或许道出了这项研究可能存在的问题:“钱会生钱,会在家庭中保值和增值。而且,真正的有钱人很少会和真正的穷人结婚并生下(正式的)小孩。”——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收入基因”会存在:“收入基因”可能是当代英国社会阶层固化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在其他流动性更高或收入差距更小的社会里,这项研究的结论可能并不适用。
 
希尔等人在论文中也写道:“尽管我们发现那些拥有更多与智力相关的遗传变异的人的收入往往更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其他社会或者时代里也是如此。”
 
对于这种最初用于研究疾病基因基础的研究方法,社交媒体上的留言反映了当前GWAS研究在转换应用场景时的困境:是否所有人类的特征都能作为一种表型而用GWAS研究,尤其是当这些特征与一个社会的运行规则紧密联系的时候?
 
“哪些性状适合用GWAS这个工具去研究?首先这个性状要有一定的遗传度,比如复杂性状如身高,复杂疾病如糖尿病,都有较高的遗传度(50-80%)。有明显环境和行为诱因的疾病和性状很难找到易感基因,比如性传播疾病。”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特聘研究员郑厚峰博士在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表示。他指出,”该研究中的性状是家庭收入,估计的遗传度是7.39%。家庭收入是否可以直接作为一个性状来做GWAS值得磋商,家庭收入是个客观指标,不受基因直接调控,受环境因素的影响大,也受偶然因素影响。”
 
德国Borstel研究中心研究员余新华向《知识分子》表示:“从科学层面来说,用严谨的方法去研究基因和社会学形状的关系是可以的。一般来说,基因的变异能够直接影响生物学性状,然后这些生物学性状的差异进一步影响了社会学性状。以‘收入’这一社会学性状来说,基因的变异可能会影响智力、体力、健康,然后它们进一步影响到了个人的收入水平。”
 
他进一步指出,“正是因为这种间接的影响方式,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区与收入相关的基因会有所不同,而且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这些和收入相关的基因称为‘收入基因’。”
 
余新华同时强调,在讨论此类研究的结果时,尤其需要注意避免过度解读和滥用。
 
“这样的研究的结果向大众解释的时候可能会有比较大的问题。一方面,基因在社会学性状中的作用容易被夸大。就拿这项关于收入和基因关系的研究来说,它容易给百姓带来‘基因能决定收入’的观点,但实际情况却是:基因对收入的影响很小,环境因素才起到了主导性的作用。”
 
“另一方面,这样的研究容易被一些人滥用。比如,这样的研究结果可能会被人开发成商业用的‘财富基因评估’,并用这种毫无意义的评估去牟利。再比如,这样的‘基因决定社会学性状’的观点可能被种族主义者拿去当科学证据使用,这才是最让人担心也是最需要防止的东西。”
 
参考资料:
 
[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19-13585-5
 
[2]https://mp.weixin.qq.com/s/MQf4OPYGBTNUCSZuGaC-LQ
 
[3]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7818178
 
[4]https://twitter.com/NatureComms/status/1206537867507445763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