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全球拉响新冠肺炎警报,大流行来了吗?

全球拉响新冠肺炎警报,大流行来了吗?

撰文 | 叶水送 责编 | 陈晓雪
 
正当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控制逐渐取得成效时,全球其他地区的新冠疫情如同 “野火一样”,四散开来。
 
本周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拉响了警报。《自然》和《科学》杂志分别发文,称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已经全球大流行,但世界卫生组织(WHO)却没有道出“实情”。2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表示,新冠肺炎尚未演变为大流行,但世界应该为 “潜在的大流行” 做准备。
 
 
2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对此进行解释,他认为如果使用全球大流行(pandemic),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并表示世卫组织此前已经宣布冠状肺炎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拉响了全球公共卫生的最高警报,目前正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现在看(新冠肺炎是否)已经全球流行,这周是关键。如进一步发展,世卫估计会作出正式结论。” 2月26日,流行病学家、牛津大学教授陈铮鸣对《知识分子》表示。在他看来,定义全球大流行,不单看是否有病人感染,更主要看是否发生一定规模的社区传染。目前形势极为严峻,估计中东不少国家会受累。
 
 
截至2月26日,新型冠状病毒已在亚洲、欧洲、美洲、非洲等地区近40个国家造成约8万人感染,超过2700人死亡,虽然大多数感染者来自中国,但韩国、日本、伊朗、意大利等国的疫情呈快速增长趋势。
 
 
韩国和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蔓延。截至2月27日,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1595例,死亡病例12人,疫情预警已经上调至最高级别的 “严重”。日本总共确诊862例新冠肺炎,仅 “钻石公主” 号邮轮的乘客和乘务人员就有691名确诊患者,死亡病例为4人。2月24日,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发布赴韩旅游最高级别警告,建议美国人不要前往韩国。
 
 
2月25日,中国开始对从日本和韩国飞往国内的航班加以管控。来自日本、韩国等国家入境威海的人员,需要全部统一接送到宾馆免费集中居住,隔离14天进行观察。当天下午,山东威海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在机场外,对迎接从日韩回来的乘客亲属进行劝返。
 
亚洲其他地区的局势亦不容乐观,阿富汗、伊拉克、柬埔寨、菲律宾的感染人数仍在攀升中。伊朗卫生部副部长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者,目前该国共确诊95人,其中15人死亡。
 
欧美国家也疫情频现。意大利是亚洲之外,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截至2月25日确诊人数为283例,死亡7人。根据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信息,美国已确诊53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大部是从“钻石公主”号邮轮接回来的。
 
“以现在发展的形势看,情况的确令人担忧。如果真成为全球大流行,会对控制蔓延带来巨大的挑战。”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病毒学家刘善虑表示, “中国利用自己特有的优势,能够在武汉及湖北以外的省和地区有效地控制病毒扩散,但在世界其他国家是绝对没法做到的,包括发达的欧美和欠发达的非洲国家。”
 
陈铮鸣也表示, “传播的原因主要是人员接触,另外无症状传染防不胜防。国际上的流行处于初期,希望不要大暴发,若能拖延到天热后,形势会有利些。”
 
新冠肺炎疫情从中国蔓延至全球,带来了恐慌以及不确定性。2月24日,美国股市迎来了 “黑色星期一”,美国三大股指大幅下跌。高盛也下调了美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预期,美国白宫要求国会拨款25亿美元用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欧盟已拨款2.3亿欧元用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哪些因素在推动疫情的快速流行?新冠肺炎疫情是否会在全球大暴发?全球大暴发可能会有哪些后果?我们应如何应对?针对这些问题,《知识分子》采访了美国麻省州立大学医学院教授、病毒疫苗学家卢山。早在1月初,卢山与刘善虑等华人病毒学家发出 “倡议书”,建议对疑似感染、有症状未确诊、无症状的人群进行分层管理、集中分筛。2月2日,通过对疑似病人数的分析,他判断当时是“黎明前的黑暗”,“再坚持几天,湖北形势如果有转机,大局面就会出现改变”,这与2月24日世卫组织专家及国内学者认为国内拐点出现在2月2日前后的观点一致。
 
卢山指出,目前国际上的新冠肺炎疫情同武汉有所不同,但中国的经验可以向世界分享。至于新冠肺炎疫情是否会造成全球大流行,他认为是 “有可能” 的。如果人人易感,且病毒长期与人类共存,那么疫苗的开发就尤为重要了。
 
以下为知识分子对话卢山的主要内容。
 
知识分子:前一两周全球新冠疫情还是零星的报道,为何现在包括韩国、日本、美国的多个国家患者人数不仅激增,疫情还进一步扩散到更多的国家?
 
卢山:病毒的传播有一个培育的过程,从几个人到几十个,再到几百个人。原来的零星被发现、被控制,就没有问题了,如果有些零星的患者如果没人知道,患者有点头疼发热,结果又传给了别人,这是一个迟缓过程,基本上也是非常符合疫情的发展。
 
我觉得这种大规模的流行病,不管是新型冠状肺炎还是其他的疾病,有个别患者时不用害怕,个别患者变成一个集中的群体,压下去也很容易,但如果没有压下去,变成一个更大的、扩散的群体,这就比较令人担忧。所以从时间上以及扩散特征,目前国际上发生的是非常自然的过程,没有什么特别惊讶的。
 
现在美国有50多例感染者,其中不少是从日本的钻石公主号船上回来的。但其他国家的患者溯源会有些难,我们也不知道新冠肺炎患者去过哪里。在这一方面,有的国家防控做得比较好,有的国家做得不太好,导致的结果会有所不同。
 
知识分子:目前,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国的流行,是由哪些因素推动的,导致其在人群中间快速传播?
 
卢山:就现在来看,国际上还没有严重到大流行的程度。实际上,要说是谁推动了疫情在全球传播或者责备谁,是都无意义的,如 “钻石公主号” 游轮从日本横滨出来,也是在疫情早期(第一个感染人不知道自己患病),此外有一些人之前从中国正常出来,也不知道自己是病毒携带者。好在现在从国际上来看,还不是很厉害,希望不要厉害下去。这种世界级的灾难,重要的是需要我们总结经验,以后不要再发生。
 
 
知识分子:国际上正在发生的疫情同武汉市疫情初期有类似之处吗?
 
卢山:这个蛮难说的。我们并不知道一开始武汉是什么样的情况。直到1月20号以后,我们才知道疫情严重了,然后大概知道多少人从武汉出去。现在来看,湖北的疫情最后被压下来了,可武汉很长时间压不住,也就是说武汉的患者大概是湖北省的10倍甚至更高,因为在流行病学里面10倍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武汉当时可能有些人隐性感染,这里的隐形感染,不是说没有症状,没有发病,而是感染了自己不知道,基数就比较大,就像是有好多小火被点燃,突然一下就爆起来,大火就烧起来了。
 
目前,全球其他地方跟武汉还不一样,这些国家不是疫情的源头,病例的输入是直接或间接通过武汉,一两个人甚至更多的人将病毒传递出去。由于大多数西方国家没有隐瞒,虽然个别情况可能会有误诊,至少目前还没有看到几千名患者,所以我觉得这点跟武汉是不太一样的。
 
知识分子:从目前来看,新冠肺炎是从中国出去的,中国在疫情防控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努力,有着丰富的经验。您觉得中国可以向世界分享哪些信息或经验?
 
卢山:我觉得大的方面是中国对世界继续保持信息的开放,同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控中心(CDC)等专业的机构保持信息的畅通,让世界人民知道,中国每天做的工作,疫情控制到了哪一步,虽然有时候做的好,有时候疫情有反弹,这也是正常的现象。
 
其次是技术层面,中国总结了很多诊断的方法,这些经验都值得向世界输送,例如哪种诊断方法有效,哪种不太有效,有治疗的正反经验,中国在这方面已有相当的积累。当其他国家碰到同样的问题时,我们就能够将经验分享给他们。
 
知识分子:目前,全球哪些国家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的措施有可取之处?
 
卢山:美国的做法非常有效,其他国家也做得不错。从美国来看,国家层面非常重视,它的逐步反应非常有节制、有升级,部队空的地方也利用起来了给国外接回来的观察使用。美国还有 NIH 的 NIHAID(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以及美国CDC等专业机构来应对疫情。
 
同时,美国还有一家专门处理突发严重感染的医学研究中心在内布拉斯加的州立医学院,有专门处理生物控制(BioContainment)的病房,历史上治疗过埃博拉(Ebola)等特殊传染病。他们也有一个生物安全生物准备和急性感染病中心(Center for Biosecurity, Biopreparedness &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CBBEID)。这个专门的生物控制急救病房,已开办多年,有病无病,他们的病房就时刻准备着,不断训练,所以医生知道万一有疫情的时候,以及有一些吃不准的病例,就会送到那里去。这里治疗重病患者的摸索出来的经验,再向全国的医院分享。当年这个中心处理过埃博拉患者,最后病人都很好活了下来。
 
事实上,当疫情来临时,是没有特效药的,也不要太看重特效药,应该看重基础治疗水准的提高,让早期的感染者不往严重的方向发展,这是很重要的工作。事实证明,如果支持治疗做得非常好的话,患者是可以减少向重症发展的。
 
知识分子:2月24日,世卫组织说新冠疫情严重但尚未造成“全球大流行”。如何定义“全球大流行”?此前有哪些是全球大流行的疾病?
 
卢山:大流行 “Pandemic” 是从流感里面出来的。判断全球大流行有一定的标准,第一条,它不是限制在一个洲,而是在几个洲同时暴发;第二条,人群比例要比较大;第三条,没有办法控制,像野火一样,到处烧,失去控制了,这种情况我们叫全球大流行。从病毒免疫学角度来讲,人群原来对爆发的病毒没有任何免疫力,是造成这种无法控制的人群因素。最近有人经常以现在美国流行的季节性流感来举例类比,虽然流感病毒每个季节会有些不同的变异,但基本上人群对季节性流感病毒也有一定的免疫力,和这次新冠肺炎病毒很不一样。
 
历史上能感染人类冠状病毒冠状病毒有7种,其中4种不太厉害,人群对它们也有免疫力,它们也一直在我们身边周游,但不太被关注;另外3种β链人类冠状病毒包括上次的非典病毒(SARS-CoV),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CoV),以及这次的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2),如果它们攻击人类,我们毫无招架之力,这才危险,如果不控制好,会有大流行的危险。
 
至于世卫组织为什么没说 “大流行”,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病毒在全球跨洲大人群的爆发。世卫组织总干事说有可能,这句话讲得非常重要,因为现在 “是不是” 不重要,“有可能” 是非常重要的。
 
知识分子:您怎么看待世卫专家此前向全球发布的警报,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新冠肺炎一旦全球暴发,将会有哪些后果?
 
卢山:世界卫生组织1月31日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国内很多人有些担忧,觉得有些敏感,其实他们的宣布是给第三世界或者低中等收入国家发出警报,因为这些国家没有资源,当疫情来了,他们没有办法来对付,所以要给这些国家一个时间来提前准备。
 
事实上,这只是世卫组织是从专业的角度,向世界人民发一个通报。当初他们也不知道疫情究竟会如何发展,但看到这是有可能发生大规模暴发,所以要给全球发个警报,现在回头看,这个警报发得非常好。
 
至于疫情的严重性,严重性的大与小取决于国家或地区应对的措施和能使用的资源。举个例子来说,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可以分成三级,武汉市是一个级别,湖北省又是一个级别,中国其他地方是一个级别。打个比方说,如果上海有100个呼吸道门诊中心,来了100个病人,一下就消耗掉,应对自如。而在武汉,患者的数量已超过了医生,还需要从全国调动几万个医务人员去援助,这就有些严重了,患者的增加会使其压力倍增。
 
从全世界来看,如果像美国这样有优秀条件的国家,每天发生个几十个病例,他们估计也不是很害怕,因为有充足的医疗资源保障,但如果发生在一个发展中国家,可能压力就很大,尤其如果发生在非洲比较贫穷的一个地方,那压力就更大了。所以疫情带来的影响与当地的医疗资源和应对手段和能力有关系。另外,也跟当地人应对疫情的态度有关系。就目前来看,新冠疫情给全球带来的影响以及伤亡,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医疗条件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情况会大不一样。
 
知识分子:新冠肺炎不是传统的流行病,人人易感,全球各国及国际组织应当如何应对?
 
卢山:就目前来看,全球的防御要加紧,提高警戒性,公共的预防和监测最重要,监测要放在第一要位。 另外,中国的经验也要传递给国际,跟国际互相交流也非常重要。目前,除武汉之外,湖北的病亡率也不高,大家也不要太紧张。当然我们也不能把它当成普通流感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各地医疗应对得当的话,它可能比流感的影响也不会大很多。当然糟糕的是,以后我们有可能同新冠病毒长期人类共存下去,这时候疫苗的重要性可能要提高到更为要紧的地步了,要阻止它继续传播,疫苗就更重要了。目前,国内国际在疫苗上采取了很多行动。在积极开发疫苗,大家都在竞赛。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