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我在德国看新冠(二):起伏的曲线 | 商周专栏

我在德国看新冠(二):起伏的曲线 | 商周专栏

 

截至北京时间4月17日7时,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超217万,其中死亡病例数超14万。制图:知识分子(数据来源:worldometers)

- 前言 -

 

在新冠疫情控制上,德国的表现备受关注,一是虽然感染人数众多,但死亡率低,二是其ICU床位充裕,甚至还腾出手来帮助法国和意大利。那么,从1月27日确诊第一例病例到今天,德国做了些什么?旅居德国的《知识分子》专栏作者商周记录了这段时间他的观察。

 

 

我在德国看新冠(一):要严肃对待 | 商周专栏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        ●        ●

 

3月24日,有一则新闻,德国在当天接受了邻近法国和意大利各1例新冠重症病人。疑问也随之而来,这是一个象征性的友好表示,还是真正的帮助?

 

 

 

关于德国帮助意大利和法国治疗第一个病人的报道(图片来源:https://berlinspectator.com/)

 

接受病人的医院位于萨克森州,并不和法国交界,也不是离意大利最近的德国州。接受病人是因为这个州本身的病人还不多,医疗资源还有剩余。所以我想,这样的援助不会只是象征性的表示,在德国医疗资源在应付本国的疫情依然有富裕的情况下,依然还会继续。

 

从后来得新闻得知,德国的确陆陆续续还在接收这两个国家的新冠病人。虽然这对意大利和法国的疫情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对于被救治的病人却生死攸关。

 

 

1 增长,再增长!

 

3月24日,德国累计病例数突破了3万,累计死亡病例159人,粗病死率首次超过了0.5%。

 

累计病例数和死亡人数都不是反映疫情走势的最好指标,要了解疫情的走势要看每日新增病例数。自3月23日再次升级防控措施以来,我更关心的是这个指标的情况:

 

3月24日,星期二,新增病例数3935

3月25日,星期三,新增病例数4332

3月26日,星期四,新增病例数6615

3月27日,星期五,新增病例数6933

 

病例在加速增长,这很正常。病毒有几天的潜伏期,严格的防控措施见效需要时间,而且这样的加速可能还会持续一点时间。

 

也是因为疫情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研究中心为了尽量维持正常运转,部门PI每两周一次的周五会议在停了一次后决定继续,改成网络视频会议的方式进行。

 

在屏幕里看到熟悉的同事,这种感觉很奇特,尤其是绝大多数人都在研究中心各自的办公室里。

 

3月28日,星期六,新增病例6824人,总病例数逼近了6万。

 

早上去附近超市买面包,这也是自23日防控再度升级以来第一次进超市购物。进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保安,猜想是来控制进入超市人数的。

 

超市的人不多,拿了面包就去排队,习惯地和前面一位顾客保持了大概一米的距离。排在前面的是位老太太,她转过身来没有说话,向我伸出手掌做出一个示意推开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地面。才发现这家超市的地上新画了几条相隔2米的标志线。标志线提醒了我这是特殊时期,于是说了声抱歉并退到了线后面。

 

老太太的嘴和鼻子都用丝质的围巾蒙着,我再向周围看看,还有一位中年男子也用棉质的围脖蒙着自己的口鼻,但没有看到戴口罩的人。

 

付款台也和之前有了不同,收银员和顾客之间有了一层透明的塑料隔着,这对于没有戴口罩的收银员是一种保护。另外,收银台也提醒顾客尽量用银行卡付款,避免用现金带来不必要的接触。其实用卡付款也有不好的一面,因为顾客都要去按键输入密码。这时候我就想,手机扫码付款这时候倒是真合适,可惜德国还没有使用。

 

超市的变化还有一点,就是周日也开放。在德国,为了让市民更好的休息以及商业的公平竞争,周日绝大多数店铺都要关门,也包括超市。即使每年偶尔有一两个周天开放购物日,开放的也是商场,而不是超市。这一次超市在周日开放了,为的是平摊客流量,让彼此保持距离。

 

 

2 下降了,是拐点吗?

 

3月29日,星期天,时间在这一天改成了夏令时。

 

第二天早上却下起了大雪,并且积了不薄的一层。我把这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一位国内的医生朋友评论说今年不正常的事情太多了。

 

 

 

3月30日的积雪(拍照:商周)

 

3月底能够积雪本来就不常见,放在新冠疫情的背景里就更容易让人觉得异常。

 

还是继续看德国的的疫情走势:

 

3月29日,星期日,新增病例数4740,比前一日下降了两千多人

3月30日,星期一,新增病例数4450,继续下降

 

距离3月23日的防控措施升级,此刻才过去了7天,难道疫情的拐点难道提前出现了?

 

虽然有点早,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之前也做出了相应的防控,所以效果在这时候开始出现了,但愿是真的!

 

3月31日,星期二,我照例去研究中心上班一天。

 

下班之后看看当天的病例数,新增病例数4923。虽然还在低位,但没有继续下降反而比前一天稍微上升了一些。形势依然不明朗,还得继续观察。

 

4月1日,星期三,新增病例数6173

4月2日,星期四,新增病例数6813

4月3日,星期五,新增病例数6365

 

连续三天超过6千的新增病例,让之前“拐点”成为了泡影。

 

就在4月2日那一天,德国的总病例数超过了中国。

 

4月3日,父亲再次拨通了微信视频和我通话。这一次父亲不再是紧张,而是严肃。他说德国那么小的国家病例数都超过了中国,而且还在不停地涨,问我所在的城市有多少病例,又问我是否考虑过要回国。

 

我告诉父亲小城有了七十几个病例,但让父亲不用担心,因为每周就去上班一次,平时基本上也不出门。为了让他放心,我让他看房子前面的场景:阳光灿烂、车少人稀。

 

 

 

房前的大街上车少人稀(拍照:商周)

 

 

父亲还是不放心,提起现在国家在考虑接留学人员回国的事情。让我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认真想想。

 

我只好说这时候回国反而不安全,因为中间要接触的人比我在这里可是要多多了。可能是听到这句话比较合理,父亲也就没有再坚持,只是叮嘱我一定要戴口罩,千万别因为看到德国人不戴而不好意思。

 

我也说好,让他放心。

 

父亲提醒我的时候可能还不知道,德国已经有人开始戴口罩了。

 

 

3 口罩,口罩!

 

随着新冠疫情在欧美国家失控,鼓励民众戴口罩的大多数亚洲国家却对新冠有着不错的控制,这让普通民众是否需要戴口罩成为热门话题。

 

中国CDC主任高福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的时候认为全民戴口罩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措施,因为能够防止无症状患者把新冠病毒传给他人。

 

这的确是一件有些戏剧化的事情,当初中国要求全民戴上口罩是防止民众吸入病毒,现在却成了防止把病毒传给他人,从而保护了整个群体。

 

但不管怎么说,能够有利于控制疫情才是关键。其实高福院士在肯定戴口罩的好处的时候还可以加上一点:防止手触碰鼻子和嘴巴,从而减少接触传染的机会。

 

上面是题外话,回到德国的疫情。

 

按照原来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为公众提供的防疫指南,普通民众在公共场合并不需要戴口罩,只有病人以及和病人密切接触的人(比如医护人员)才需要。

 

但随着疫情的暴发,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对民众戴口罩这一问题进行了重新评估,并在4月3日在网站上对原来的观点做了一些修改,认为对口鼻的适当遮掩能降低无症状患者对病毒的传播。同时也提到普通民众没有必要戴医用口罩,应该把这些口罩资源留给医院。还有,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再次强调百姓在戴了口罩后一定不要因此就忽略了其它卫生习惯。

 

在关于普通民众是否需要戴口罩的问题上,图林根州的耶拿市和北豪森县率先给出肯定的回应。从4月6日开始,这两个地方的市民在公共室内场合必须用口罩或其它遮掩物将口鼻遮住。

 

 

 

 

耶拿市和北豪森县将在4月6日让百姓在公共场合戴口罩的新闻(图片来源;德国MDR电视台网站)      

 

我所在的石荷州,虽然还没有关于戴口罩的规定,但也有人开始戴口罩了。

 

4月4日,星期六,在我去购物的一家小超市里,一共20来个顾客,有两三个戴了口罩,还有几个用围巾对口鼻进行了遮掩。

 

 

4 再次下降,会是拐点吗?

 

我居住的城市在波罗的海附近,那里的海滩是度假胜地,每年都会吸引无数的游客。往年,四月份的沙滩上已有不少享受阳光的人们。现在因为疫情,沙滩上空空荡荡。

 

 

 

空荡的波罗的海度假胜地(图片来源:ARD电视台网站)

 

接下来的周末天气晴好,温度升到了快20度。有些年轻人已经换上了T恤短裤。对于已经被拘束在室内十多天的老百姓,出门享受暖和的天气和阳光是一种莫大的诱惑。

 

我的邻居是一位独居的老太太,整个冬季基本上都在屋里待着,难得在花园里出现。今天温暖的阳光让她穿着毛衣、系着围裙来到花园清理杂草。我与儿子隔着篱笆和她聊天,自然话题离不开新冠。

 

我们问她是否见过现在这种防疫的形势,她说之前见过的德国最厉害的疫情是二战之后,大量东欧德裔难民涌入德国,出现了一种传染病,但也远远没有现在这样让人恐慌。

 

我们问她是否害怕被新冠病毒感染,她说不怕,因为她身体还好,没有什么基础病;而且即使因为感染死了,她也已经活了88岁了。身形瘦小的老太太说话时不紧不慢,纯白的头发在春风里微微飘动。

 

新冠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4月4月,星期六,新增病例数4933,比前一日下降一千多例

4月5日,星期日,新增病例数4031,再次下降近千例

4月6日,星期一,新增病例数3252,继续下降

 

因为4月3日也比4月2日增加得少,这已经是新增病例数的连续第四天下降。

 

距离23 日防控措施升级也有了两个星期,如果是疫情的拐点,也是一个合理的结果。

 

接下来是否还能稳定下降,将是疫情走势的关键。

 

4月7日,星期二,新增病例数4288

4月8日,星期三,新增病例数5633

4月9日,星期四,新增病例数4939

 

遗憾的是,每日新增病例又上升了起来,曲线变得起伏不定。

 

 

 

德国每日新冠新增病例情况,绿色圆圈代表周末 (数据来源: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

 

值得让人注意的是,在上述示意图中,新增病例较低的日期基本上都和周末有关。难道那些较低的数字,主要是因为周末的检测量减少?

 

在德国,这不是没有可能。

 

接下来的4月10日到13日,是复活节连续四天的假期。因为复活节是传统的节日,大家庭团聚是一个重要的主题。石荷州为此放宽了防疫措施,特意允许了在这几天走访亲友,可以进行不超过10人的聚会。

 

这个规定一出来,百姓们议论纷纷,褒贬不一。

 

那么,复活节的新冠病例会减少吗?

 

 

5 抗体普查:复活节的彩蛋?

 

4月10日,复活节假期的第一天,读到了一则新闻:德国波恩大学的科学家对北威州海因斯贝格县的 Gangelt 乡进行了新冠抗体普查,他们对1000名当地居民进行新冠抗体检测,结果发现其中大约有14%的人已经有了抗体。

 

 

 

 

关于德国新冠抗体普查的新闻(图片来源:Spectator网页截图)

 

Gangelt 乡面积48平方公里,有1.2万人口,大概相当于中国小一些的乡镇,或者大一些的行政村。北威州是德国的新冠重灾区,而北威州新冠疫情的暴发就源于Gangelt乡,一对不知道自己得了新冠肺炎的夫妇参加当地的一个小型狂欢节,随后新冠就在北威州失控。

 

这个规模并不大的检测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新冠病毒抗体的普查。检测新冠抗体并不新鲜,中国武汉在3月就在医院里广泛地用来对病人检测,但对民众层面的普查德国人走在了前面。

 

检测新冠病毒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通过检测病毒的基因来判断病毒的存在,也就是通常说的PCR检测方法;另一种是通过检测血液中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来判断病毒的存在。

 

上面两种方法各有优势,所以在不同的场合使用。

 

基因检测法检测的是病毒本身,所以可以用来作为早期诊断,从而为疾病的治疗提供依据。但如果采集的样本里没有病毒(因为采集时间点和部位的不合适),那么就会导致假阴性结果的发生。

 

抗体检测并不直接检测病毒,而是检测针对病毒的抗体。人在被新冠病毒感染之后,免疫系统会产生针对病毒特异的抗体,这些抗体会出现在血液里,并且能持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检测抗体极少有假阴性的结果出现,更能真实地反映病毒的感染情况。但劣势是免疫系统产生抗体需要时间,所以不能用来做早期诊断,更多是用来做流行病学的调查。

 

那么,德国的这一抗体普查有什么意义呢?

 

研究发现14%的人有了抗体,2%的基因检测阳性,两个合并后总共是15%的人已经被病毒感染。按照这个数字来计算感染死亡率,那就是一个非常低的数字:0.37%。

 

如果这个结论可靠,那么在我们无法得到有效疫苗的情况下,从而不得不靠自然感染而产生群体免疫来结束这场战争,最后的损失很可能会比我们预想的要低得多。

 

这个抗体普查的结果会是复活节的一个彩蛋吗?

 

在德国有着全民知名度的病毒学家 Christian Drosten 教授给予了批评,认为这样的结果可能会产生误导,让民众觉得这个病毒的损害不过如此。主要依据是这个抗体检测可能会有假阳性,因为可能会检测到其它冠状病毒的抗体。

 

不管如何说,这项研究的意义是重大的,它让我们对德国计划进行的10万人新冠抗体普查研究充满期待。一旦结果得到确认,将对世界防疫新冠病毒的策略产生重大影响。

 

正因为抗体的普查对我们了解新冠病毒是如此重要,多个国家都在计划做类似的普查。写到这里说一句题外话,其实最先有条件做普查的是中国武汉,如果武汉在3月就能选取几个社区来做这样的抗体普查,将会是对世界(包括中国)对新冠防疫的莫大贡献。

 

回到德国的新冠疫情,回到每日新增病例的曲线。

 

4月10日,星期五,新增病例数3936, 比前一天下降1000例

4月11日,星期六,新增病例数3281, 继续下降

4月12日,星期日,新增病例数2402, 还在下降

4月13日,星期一,新增病例数2218, 持续下降

 

 

德国每日新增病例曲线(图片来源:https://www.worldometers.info/)

 

复活节期间的确诊人数降低了,而且是持续下降。即使考虑节假日的因素来看,德国新增病例数也在一个下行的通道里。总体来说,大概以4月1日左右为界,之前曲线是在起伏中上升,之后是在起伏中下降。

 

希望如此,相信如此! 

 

 

 

 

截至北京时间4月17日7时,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超217万,其中死亡病例数超14万。制图:知识分子(数据来源:worldometers)

- 前言 -

 

在新冠疫情控制上,德国的表现备受关注,一是虽然感染人数众多,但死亡率低,二是其ICU床位充裕,甚至还腾出手来帮助法国和意大利。那么,从1月27日确诊第一例病例到今天,德国做了些什么?旅居德国的《知识分子》专栏作者商周记录了这段时间他的观察。

 

 

我在德国看新冠(一):要严肃对待 | 商周专栏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        ●        ●

 

3月24日,有一则新闻,德国在当天接受了邻近法国和意大利各1例新冠重症病人。疑问也随之而来,这是一个象征性的友好表示,还是真正的帮助?

 

 

 

关于德国帮助意大利和法国治疗第一个病人的报道(图片来源:https://berlinspectator.com/)

 

接受病人的医院位于萨克森州,并不和法国交界,也不是离意大利最近的德国州。接受病人是因为这个州本身的病人还不多,医疗资源还有剩余。所以我想,这样的援助不会只是象征性的表示,在德国医疗资源在应付本国的疫情依然有富裕的情况下,依然还会继续。

 

从后来得新闻得知,德国的确陆陆续续还在接收这两个国家的新冠病人。虽然这对意大利和法国的疫情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对于被救治的病人却生死攸关。

 

 

1

 

增长,再增长!

 

3月24日,德国累计病例数突破了3万,累计死亡病例159人,粗病死率首次超过了0.5%。

 

累计病例数和死亡人数都不是反映疫情走势的最好指标,要了解疫情的走势要看每日新增病例数。自3月23日再次升级防控措施以来,我更关心的是这个指标的情况:

 

3月24日,星期二,新增病例数3935

3月25日,星期三,新增病例数4332

3月26日,星期四,新增病例数6615

3月27日,星期五,新增病例数6933

 

病例在加速增长,这很正常。病毒有几天的潜伏期,严格的防控措施见效需要时间,而且这样的加速可能还会持续一点时间。

 

也是因为疫情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研究中心为了尽量维持正常运转,部门PI每两周一次的周五会议在停了一次后决定继续,改成网络视频会议的方式进行。

 

在屏幕里看到熟悉的同事,这种感觉很奇特,尤其是绝大多数人都在研究中心各自的办公室里。

 

3月28日,星期六,新增病例6824人,总病例数逼近了6万。

 

早上去附近超市买面包,这也是自23日防控再度升级以来第一次进超市购物。进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保安,猜想是来控制进入超市人数的。

 

超市的人不多,拿了面包就去排队,习惯地和前面一位顾客保持了大概一米的距离。排在前面的是位老太太,她转过身来没有说话,向我伸出手掌做出一个示意推开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地面。才发现这家超市的地上新画了几条相隔2米的标志线。标志线提醒了我这是特殊时期,于是说了声抱歉并退到了线后面。

 

老太太的嘴和鼻子都用丝质的围巾蒙着,我再向周围看看,还有一位中年男子也用棉质的围脖蒙着自己的口鼻,但没有看到戴口罩的人。

 

付款台也和之前有了不同,收银员和顾客之间有了一层透明的塑料隔着,这对于没有戴口罩的收银员是一种保护。另外,收银台也提醒顾客尽量用银行卡付款,避免用现金带来不必要的接触。其实用卡付款也有不好的一面,因为顾客都要去按键输入密码。这时候我就想,手机扫码付款这时候倒是真合适,可惜德国还没有使用。

 

超市的变化还有一点,就是周日也开放。在德国,为了让市民更好的休息以及商业的公平竞争,周日绝大多数店铺都要关门,也包括超市。即使每年偶尔有一两个周天开放购物日,开放的也是商场,而不是超市。这一次超市在周日开放了,为的是平摊客流量,让彼此保持距离。

 

 

2

 

下降了,是拐点吗?

 

3月29日,星期天,时间在这一天改成了夏令时。

 

第二天早上却下起了大雪,并且积了不薄的一层。我把这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一位国内的医生朋友评论说今年不正常的事情太多了。

 

 

 

3月30日的积雪(拍照:商周)

 

3月底能够积雪本来就不常见,放在新冠疫情的背景里就更容易让人觉得异常。

 

还是继续看德国的的疫情走势:

 

3月29日,星期日,新增病例数4740,比前一日下降了两千多人

3月30日,星期一,新增病例数4450,继续下降

 

距离3月23日的防控措施升级,此刻才过去了7天,难道疫情的拐点难道提前出现了?

 

虽然有点早,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之前也做出了相应的防控,所以效果在这时候开始出现了,但愿是真的!

 

3月31日,星期二,我照例去研究中心上班一天。

 

下班之后看看当天的病例数,新增病例数4923。虽然还在低位,但没有继续下降反而比前一天稍微上升了一些。形势依然不明朗,还得继续观察。

 

4月1日,星期三,新增病例数6173

4月2日,星期四,新增病例数6813

4月3日,星期五,新增病例数6365

 

连续三天超过6千的新增病例,让之前“拐点”成为了泡影。

 

就在4月2日那一天,德国的总病例数超过了中国。

 

4月3日,父亲再次拨通了微信视频和我通话。这一次父亲不再是紧张,而是严肃。他说德国那么小的国家病例数都超过了中国,而且还在不停地涨,问我所在的城市有多少病例,又问我是否考虑过要回国。

 

我告诉父亲小城有了七十几个病例,但让父亲不用担心,因为每周就去上班一次,平时基本上也不出门。为了让他放心,我让他看房子前面的场景:阳光灿烂、车少人稀。

 

 

 

房前的大街上车少人稀(拍照:商周)

 

 

父亲还是不放心,提起现在国家在考虑接留学人员回国的事情。让我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认真想想。

 

我只好说这时候回国反而不安全,因为中间要接触的人比我在这里可是要多多了。可能是听到这句话比较合理,父亲也就没有再坚持,只是叮嘱我一定要戴口罩,千万别因为看到德国人不戴而不好意思。

 

我也说好,让他放心。

 

父亲提醒我的时候可能还不知道,德国已经有人开始戴口罩了。

 

 

3

 

口罩,口罩!

 

随着新冠疫情在欧美国家失控,鼓励民众戴口罩的大多数亚洲国家却对新冠有着不错的控制,这让普通民众是否需要戴口罩成为热门话题。

 

中国CDC主任高福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的时候认为全民戴口罩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措施,因为能够防止无症状患者把新冠病毒传给他人。

 

这的确是一件有些戏剧化的事情,当初中国要求全民戴上口罩是防止民众吸入病毒,现在却成了防止把病毒传给他人,从而保护了整个群体。

 

但不管怎么说,能够有利于控制疫情才是关键。其实高福院士在肯定戴口罩的好处的时候还可以加上一点:防止手触碰鼻子和嘴巴,从而减少接触传染的机会。

 

上面是题外话,回到德国的疫情。

 

按照原来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为公众提供的防疫指南,普通民众在公共场合并不需要戴口罩,只有病人以及和病人密切接触的人(比如医护人员)才需要。

 

但随着疫情的暴发,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对民众戴口罩这一问题进行了重新评估,并在4月3日在网站上对原来的观点做了一些修改,认为对口鼻的适当遮掩能降低无症状患者对病毒的传播。同时也提到普通民众没有必要戴医用口罩,应该把这些口罩资源留给医院。还有,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再次强调百姓在戴了口罩后一定不要因此就忽略了其它卫生习惯。

 

在关于普通民众是否需要戴口罩的问题上,图林根州的耶拿市和北豪森县率先给出肯定的回应。从4月6日开始,这两个地方的市民在公共室内场合必须用口罩或其它遮掩物将口鼻遮住。

 

 

 

 

耶拿市和北豪森县将在4月6日让百姓在公共场合戴口罩的新闻(图片来源;德国MDR电视台网站)      

 

我所在的石荷州,虽然还没有关于戴口罩的规定,但也有人开始戴口罩了。

 

4月4日,星期六,在我去购物的一家小超市里,一共20来个顾客,有两三个戴了口罩,还有几个用围巾对口鼻进行了遮掩。

 

 

4

 

再次下降,会是拐点吗?

 

我居住的城市在波罗的海附近,那里的海滩是度假胜地,每年都会吸引无数的游客。往年,四月份的沙滩上已有不少享受阳光的人们。现在因为疫情,沙滩上空空荡荡。

 

 

 

空荡的波罗的海度假胜地(图片来源:ARD电视台网站)

 

接下来的周末天气晴好,温度升到了快20度。有些年轻人已经换上了T恤短裤。对于已经被拘束在室内十多天的老百姓,出门享受暖和的天气和阳光是一种莫大的诱惑。

 

我的邻居是一位独居的老太太,整个冬季基本上都在屋里待着,难得在花园里出现。今天温暖的阳光让她穿着毛衣、系着围裙来到花园清理杂草。我与儿子隔着篱笆和她聊天,自然话题离不开新冠。

 

我们问她是否见过现在这种防疫的形势,她说之前见过的德国最厉害的疫情是二战之后,大量东欧德裔难民涌入德国,出现了一种传染病,但也远远没有现在这样让人恐慌。

 

我们问她是否害怕被新冠病毒感染,她说不怕,因为她身体还好,没有什么基础病;而且即使因为感染死了,她也已经活了88岁了。身形瘦小的老太太说话时不紧不慢,纯白的头发在春风里微微飘动。

 

新冠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4月4月,星期六,新增病例数4933,比前一日下降一千多例

4月5日,星期日,新增病例数4031,再次下降近千例

4月6日,星期一,新增病例数3252,继续下降

 

因为4月3日也比4月2日增加得少,这已经是新增病例数的连续第四天下降。

 

距离23 日防控措施升级也有了两个星期,如果是疫情的拐点,也是一个合理的结果。

 

接下来是否还能稳定下降,将是疫情走势的关键。

 

4月7日,星期二,新增病例数4288

4月8日,星期三,新增病例数5633

4月9日,星期四,新增病例数4939

 

遗憾的是,每日新增病例又上升了起来,曲线变得起伏不定。

 

 

 

德国每日新冠新增病例情况,绿色圆圈代表周末 (数据来源: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

 

值得让人注意的是,在上述示意图中,新增病例较低的日期基本上都和周末有关。难道那些较低的数字,主要是因为周末的检测量减少?

 

在德国,这不是没有可能。

 

接下来的4月10日到13日,是复活节连续四天的假期。因为复活节是传统的节日,大家庭团聚是一个重要的主题。石荷州为此放宽了防疫措施,特意允许了在这几天走访亲友,可以进行不超过10人的聚会。

 

这个规定一出来,百姓们议论纷纷,褒贬不一。

 

那么,复活节的新冠病例会减少吗?

 

 

5

 

抗体普查:复活节的彩蛋?

 

4月10日,复活节假期的第一天,读到了一则新闻:德国波恩大学的科学家对北威州海因斯贝格县的 Gangelt 乡进行了新冠抗体普查,他们对1000名当地居民进行新冠抗体检测,结果发现其中大约有14%的人已经有了抗体。

 

 

 

 

关于德国新冠抗体普查的新闻(图片来源:Spectator网页截图)

 

Gangelt 乡面积48平方公里,有1.2万人口,大概相当于中国小一些的乡镇,或者大一些的行政村。北威州是德国的新冠重灾区,而北威州新冠疫情的暴发就源于Gangelt乡,一对不知道自己得了新冠肺炎的夫妇参加当地的一个小型狂欢节,随后新冠就在北威州失控。

 

这个规模并不大的检测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新冠病毒抗体的普查。检测新冠抗体并不新鲜,中国武汉在3月就在医院里广泛地用来对病人检测,但对民众层面的普查德国人走在了前面。

 

检测新冠病毒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通过检测病毒的基因来判断病毒的存在,也就是通常说的PCR检测方法;另一种是通过检测血液中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来判断病毒的存在。

 

上面两种方法各有优势,所以在不同的场合使用。

 

基因检测法检测的是病毒本身,所以可以用来作为早期诊断,从而为疾病的治疗提供依据。但如果采集的样本里没有病毒(因为采集时间点和部位的不合适),那么就会导致假阴性结果的发生。

 

抗体检测并不直接检测病毒,而是检测针对病毒的抗体。人在被新冠病毒感染之后,免疫系统会产生针对病毒特异的抗体,这些抗体会出现在血液里,并且能持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检测抗体极少有假阴性的结果出现,更能真实地反映病毒的感染情况。但劣势是免疫系统产生抗体需要时间,所以不能用来做早期诊断,更多是用来做流行病学的调查。

 

那么,德国的这一抗体普查有什么意义呢?

 

研究发现14%的人有了抗体,2%的基因检测阳性,两个合并后总共是15%的人已经被病毒感染。按照这个数字来计算感染死亡率,那就是一个非常低的数字:0.37%。

 

如果这个结论可靠,那么在我们无法得到有效疫苗的情况下,从而不得不靠自然感染而产生群体免疫来结束这场战争,最后的损失很可能会比我们预想的要低得多。

 

这个抗体普查的结果会是复活节的一个彩蛋吗?

 

在德国有着全民知名度的病毒学家 Christian Drosten 教授给予了批评,认为这样的结果可能会产生误导,让民众觉得这个病毒的损害不过如此。主要依据是这个抗体检测可能会有假阳性,因为可能会检测到其它冠状病毒的抗体。

 

不管如何说,这项研究的意义是重大的,它让我们对德国计划进行的10万人新冠抗体普查研究充满期待。一旦结果得到确认,将对世界防疫新冠病毒的策略产生重大影响。

 

正因为抗体的普查对我们了解新冠病毒是如此重要,多个国家都在计划做类似的普查。写到这里说一句题外话,其实最先有条件做普查的是中国武汉,如果武汉在3月就能选取几个社区来做这样的抗体普查,将会是对世界(包括中国)对新冠防疫的莫大贡献。

 

回到德国的新冠疫情,回到每日新增病例的曲线。

 

4月10日,星期五,新增病例数3936, 比前一天下降1000例

4月11日,星期六,新增病例数3281, 继续下降

4月12日,星期日,新增病例数2402, 还在下降

4月13日,星期一,新增病例数2218, 持续下降

 

 

德国每日新增病例曲线(图片来源:https://www.worldometers.info/)

 

复活节期间的确诊人数降低了,而且是持续下降。即使考虑节假日的因素来看,德国新增病例数也在一个下行的通道里。总体来说,大概以4月1日左右为界,之前曲线是在起伏中上升,之后是在起伏中下降。

 

希望如此,相信如此!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