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商周:德国记新冠|缓慢回归

商周:德国记新冠|缓慢回归

pixabay.com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4月13日,复活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傍晚在居所附近的湖边散步。湖边浓密的树林已经长出了树叶,四季常青的草坪欣欣向荣。一处草坪上,几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正在聚会,喝着啤酒,听着音乐,吸着电子烟。见到我们这样的东方面孔,他们友好地微笑打招呼。
 
这样没有距离限制的多人聚会是不允许的。德国从3月23日进入 “封城” 状态,不允许超过两个以上的非家庭成员的聚集。这一规定在刚开始被执行得很好,百姓大多规规矩矩地尽量待在家里,但随着时间延长,便出现了躁动不安的苗头。最先难以忍受这种 “封城” 的,便是喜欢社交的年轻人。有新闻报道,根据手机接受信号的地点变化的观察,与两三个星期前的 “封城” 初期相比,现在人们移动的范围和频率都有了明显的增加。
 
我家附近有个回收玻璃的垃圾桶(在德国玻璃专门回收,不能扔到自家的几种不同的垃圾桶里),之前从来没有满过,但在疫情期间经常满得装不了。葡萄酒瓶放在垃圾桶的盖上,成为疫情期间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只是不知道是百姓增加了酒精的消费,还是环卫工人减少了出勤?
 
疫情下回收玻璃的垃圾桶 (拍照:商周)
 
 
在疫情里乱了节奏的不仅是人,更有社会活动:球赛停摆、店铺关门、学校休学、饭馆停业,就连千年不变的教堂礼拜活动,也改成了网上视频的形式,神父面对空空的教堂,通过网络传播福音。
 
疫情里的教堂 (图片来源:ARD电视台)
 
 
这次新冠防疫,德国政府计划投入1000亿欧元。除了直接投入到医疗卫生系统外,剩下的主要是用来补贴受新冠防疫政策影响的企业和个人。另外,德国作为欧盟最大的经济体,还要出资去帮助受灾更加严重的其他欧洲伙伴。
 
这些资金对于政府来说是额外的支出。德国政府必须为这笔巨大的资金找到来源。所以,最着急让社会秩序返回正常状态的还是政府,只有那样才能得到更多的税收。
 
不正常的生活越长,带来的后遗症也就会越大。但是,人们也知道,疫情一旦失控,带来的伤害也是难以想象的。如何在其中找一个适合国情的平衡点,以默克尔为首的德国政府需要作出决定。
 
“封城” 原定计划为期四周, 从3月23日到4月20日,之后的防疫措施将在4月14日视情况而定。
 
在4月14日之前的两天,德国每日新增病例虽在一个下行的通道中运行,但依然维持在每天2500例左右。
 
德国政坛几位关键人物在讨论新冠防疫 (图片来源:ARD电视台)
 
 
4月14日,德国政府公布了关于新冠防疫的进一步方案。
 
先说复学。
 
在 “封城” 期间,德国从小学到大学全部停课,幼儿园也只有少数在小规模地运行。好在期间本来就含有一个为期三周的复活节假期,所以到4月20日如果能如期开学,对教学进度的影响还不算太大。
 
与学校复学直接相关的不仅仅是学生的学业,还有家长的工作。在德国,孩子大多由父母自己看护,很少隔代抚养。所以,当学生(尤其是小学生)不能去上学的时候,家长的工作也难免受到影响。
 
在德国,教育主要归州政府管理,所以各州在学习时间、教学内容以及考核方式上都有所不同。在疫情期间,学校是否停课的决定都是由各州政府做出的。为了让各州在教育上保持一定的共性,国家层面有一个文化教育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各州的教科文部长(一个职位,主管教育、文化和科技)组成,共同给出一些指导性意见。
 
就这次新冠疫情中的复学事宜,文化教育委员会给的指导性意见是:1. 4月20日不能开学,学校继续关闭到5月4日,5月4日之后是否能正常开学需要到4月30日再次评估后决定。2.  正在进行毕业考试的毕业班,各州可以按情况在4月20日之后在做好充分防护的前提下妥善安排进行。
 
4月17日,儿子就读的中学也发来邮件,说只有12年级(毕业班)的学生将在4月20日后开始毕业考试。其它年级学生不能去学校,只在家里网上学习。这里的网上学习并不是网课,只是老师在网上给学生布置一点作业。
 
至于复学的时间,最早也只能是5月4日,具体开学时间需要等州里的通知。也就是说,从3月16日就开始停课的学生,至少还要再待上两个星期。
 
再说复工。
 
在 “封城” 期间,几乎每个行业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旅游、体育和文化产业。不需要外人到场参与的行业,比如工业、还有我所在的科研界, 也同样因为要 “保持社交距离” 的规定而不能完全正常运行。
 
4月14日德国政府规定:从4月20日开始,营业面积小于800平方米的店铺可以开业,但要对顾客的人数给予限制,而且顾客之间要严格保持距离。饭馆和小吃店可以营业但顾客不能进店,只能提供外卖服务。大型的体育比赛、会议、展览、音乐会,开业则至少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
 
商家在准备4月20日的重新开业 (图片来源:ARD电视台)
 
 
随着4月20日的临近,很多小店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重新开业做准备。就是一些营业面积大于800平方米的商场,也有些在通过缩小营业面积的方法争取在4月20日开业。
 
同样盼着4月20日能正常去上班的我,却不得不继续待在家里,因为病了。没有鼻塞,没有发烧,也没有全身的酸痛反应,就是干咳得厉害,尤其是在晚上。
 
要是放在平时,我应该会继续去上班,但这是疫情期间,一切变得有些不同。因为之前一个多月基本上在家,而且除了咳嗽没有其它症状,所以觉得自己不太可能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但又因不能排除那微小的可能,不出门呆在家里观察是最好的选择。
 
之后的两天咳嗽变得更加厉害,而且喉咙出现了疼痛。那时候我想,如果再出现发烧、浑身无力、或者呼吸困难等症状,我就要打电话给医生了。好在之后没有发烧,也没有出现新的症状,喉咙痛在几天后痊愈,咳嗽在一个星期之后慢慢停了下来。等到4月29日,终于可以再次去上班了。
 
此时的德国疫情已经放缓,每日新增病例数的曲线在一个稳定的下行通道里运行,连续几天的新增病例都维持在1000左右。
 
为了防止因逐步解禁而导致疫情再度紧张,德国各州先后出台了 “口罩令”, 规定民众在室内的公共空间,比如超市、公交车、商铺等必须将自己的口鼻遮住。各州在这一口罩令开始实行的时间有点差别,对于违反的处罚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我所在的石荷州市是全德国最晚实行的州,4月29日才开始,而且和其它大多数州不一样,违反 “口罩令” 在这里不用被罚款。
 
早上六点半的公交巴士上有二三十个人的样子,每人都戴上了口罩。口罩各式各样,有简单的围巾围脖,也有复杂高级的N95,比前两者多一些的是一次性口罩,最多的则是用布缝制的简单口罩。
 
各种各样的口罩并不是偶然。自一月份中国疫情紧张以来,德国市场上的口罩一直就处于紧张状态。“口罩令” 强制执行时,药店出售的一次性口罩不仅不能满足普遍的需求,而且价格也贵到有些离谱。所以能够反复使用的手工布口罩受到欢迎。
 
小商店里卖的手工缝制的布口罩,一般售价8到10欧元 (拍照:商周)
 
大概一个月前,德国疫情最厉害的时候,每天新增病例高达近七千人,在同时间点这趟公交车上也有二三十个人,没有一个人戴口罩;而现在每日新增病例下降到了一千,没有一个人不带口罩。其中的关键区别,就是一纸口罩令。
 
和车内截然不同的是,在车外的街道上,骑着自行车赶路的人,还有步行的市民,却要么没有戴口罩,要么把口罩拉到了下巴的下面。
 
你可以说德国人呆板,也可以说他们遵守规矩。
 
下了公交车,看到公交公司的服务中心门前摆出了告示牌,提示顾客进门要将自己的嘴巴和鼻子遮起来,而且每次只能允许两个顾客进门(下图)。
 
公交公司服务中心的告示牌 (拍照:商周)
 
限制进入室内公共空间的人数,是另一个预防因解禁而导致疫情反弹的措施。
 
我家附近的一家土耳其肉夹馍(Döner)店,在4月20日如期开张,服务员在门口摆了一张桌子接受点餐,顾客则在门外隔着两米的距离排队。我一位中国朋友在市里开的中餐馆,也只能提供外卖服务。
 
到了单位,研究中心的停车场依旧停满了车。科研工作还在进行,只是缓慢一些。研究中心关于疫情下的工作指导方案最近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疫情看来在短期内不可能完全被扑灭,研究中心的工作却要进行下去。所以,在做好必要防护的同时,工作要慢慢恢复到之前的正常状态。
 
一方面,会议全部恢复,只是采取视频会议的形式。中断了一个多月的研究中心的学术报告也即将重新开始。另一方面,单位准备好了大量的口罩,方便员工需要的时候(比如多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工作)使用。另外,之前强调的个人卫生习惯以及社交距离的保持继续有效。
 
4月30日,又到了德国政府做出新的防疫措施决定的日子。
 
此前的两三天,每日新增病例已经下降到了1000左右。一方面,1000依然是个不小的数字,超过中国湖北之外很多省份的累计病例数。另一方面,因为解封的第一阶段已经实行了一个星期以上,新增病例依然在稳定下降,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在这次新冠防疫里,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如既往地稳健。相比邻国奥地利,还有疫情更加严重的西班牙,德国的解封步伐显得缓慢一些。因为经济压力的因素,有些联邦州在4月20之后解封的规划有些大。比如石荷州是一个农业州,没有什么工业,但北靠波罗的海,西邻北海,漫长的海岸线就是难得的旅游度假资源,所以在4月20日之后就蠢蠢欲动,谋划着早日恢复旅游经济。这时候默克尔站了出来,4月23日罕见地公开批评了几个州的 “冒进”,要求全国都要谨慎,防止疫情的复燃。
 
那么,默克尔政府会在5月4日之后如何进一步解封呢?在家里待了六七周的学生能复学吗?
 
4月30日,再次接到了儿子学校的来信,通知州教育主管单位关于学校开学事宜的大致决定:“从5月6日开始,六年级开始返校上课;五、七、八年级继续在家里进行网上学习;九、十、十一年级除了在家里网上学习外,老师还在学校提供指导,为少数需要的学生提供指导。”
 
邮件里也提到,进一步的计划将在几天后发出。
 
5月4日,学校的邮件再次发来,方案进行了细化,主要是如何让去学校的六年级学生上课的问题。首先,原本30个学生左右的班级将分到3个教室上课,每个教室只有10个人,以确保学生彼此间的距离。其次,各班级的课间休息时间错开,而且对课间休息所能去的地方做了规定。最后,课程表也安排来出来,可以看到课时明显比平时减少了,只有上午才有课。
 
对于九、十、十一年级,除了在家里网上学习外,学生每周可以在一个下午去学校三个小时,和老师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这种交流也是每个班级分成三组以分批的方式进行的。至于五、七、八年级的学生,只能继续在家里网上学习。
 
和复学的谨慎一样,复工的步伐也同样慎重。
 
和两个星期前相比,5月4日的举措稍微有了些变化:室内得到图书馆、博物馆等场合即将开放,但要限制人数和戴口罩;室外的儿童游乐场所也将开放,同样要限制人数;另外,理发店也将营业,需要在理发师和顾客都戴上口罩的情形下进行。
 
5月4日,星期一,德国的疫情进入了解封的第二阶段。
 
 
德国新冠防疫不同阶段示意图(数据来源:https://www.worldometers.info)
 
店铺的开放让大街上慢慢有了人气,理发店和饭馆开放解决了一些基本的生活问题;游乐场开放则让孩子有了欢乐,学校的缓慢重启让学生不再无聊,图书馆和博物馆的开放则让好学的人有了去处。一切都在谨慎地回归正常,缓慢而有序。
 
3月24日的市中心与5月4日的市中心。人们的生活秩序已在回归。拍摄:商周
 
德国的春天来得晚,总是在三月初才姗姗来迟;德国的春天去得也迟,往往在六月也难觅夏日的踪影。这场新冠疫情,蔓延了一个春天,即将到来的短暂夏季,能把新冠病毒送走吗?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