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研究:手机玩得久的人,更喜欢小而即时的奖励

研究:手机玩得久的人,更喜欢小而即时的奖励

图源:TIME/MARKHAM HEID
 
撰文丨陈珍珍
 
责编丨戴 威
 
清晨起床后,第一个动作打开手机;夜晚休息前,前一个动作打开手机;在吃饭,去聚餐,去购物,甚至去卫生间,都带着手机。“手机” 和我们的生活紧紧地拴在了一起。
 
在发达经济体中,超过80%的青少年都拥有一部手机,而人们平均每天手机使用的时间能达到4.7~8.8小时。疫情期间,有国内调查显示,有88.5%的受访者坦言最近手机使用时长增加了,89.9%的受访者认为有必要在使用手机方面养成自律的意识和习惯。[1]
 
放下手机成为了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话题,然而为什么放下手机这么难?
 
最新的研究表明,手机使用时间长短和人们跨时期选择的偏好有关。11月18日《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刊登了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的蒂姆·恩德特(Tim Van Endert)团队的一项研究,显示手机使用时间较长的人,相比于较大却延迟的奖励,更喜欢小而即时的奖励,而这种奖励机制与 “游戏和社交媒体” 软件设置密切相关 [1]。
 
该研究涉及了101位有效参与者(平均年龄22岁),统计了他们在过去7~9天手机使用时间的数据。
 
研究的独特之处便在于数据收集方式。团队不仅利用了问卷调查,还收集了苹果手机自带的 “电池使用”(Battery Usage)功能中自动储存的数据。这不仅降低了回忆偏倚,还减少了研究非自然干预的影响。
 
1 手机玩得越久,更喜欢小而即时的奖励
 
大量证据表明,社交媒体、短信和游戏等活动能激活与奖励相关的大脑区域,给使用者带来即时的幸福感。然而,过度使用手机对睡眠质量、压力水平、学业成绩或整体幸福感等方面均会产生负面影响。
 
目前,手机过度使用未列入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并没有 “成瘾” 一说。因此,手机过度使用只能被认为是冲动行为,并常常用冲动决策理论进行解释,而延迟折扣(delay discounting)便是其中一个衡量指标。
 
“今天100元和13天后300元,你会选择哪一个?”
 
对上述问题做判断时,就牵涉到 “延迟折扣” 概念。“延迟折扣” 最初在行为经济学中描述人类行为决策过程,而在这里,通常指人们对事物的主观价值感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减少的心理现象。今天的100元是能立即到手的小奖励,300元比100元多得多,但13天的等待及不确定性可能会让人感觉它没那么有价值了。
 
该研究便是利用上述类似问题,让参与者重复进行选择,并以选择较大延迟奖励(LDR)的比例来作为冲动性的量度。这个比例越低,个人的冲动就越大,即选择小而即时奖励比例越高,个人冲动越大。
 
本次研究中,在控制无关变量和心理变量后,结果显示选择更大延迟奖励(LDR)的比例与净屏幕时间(net screen time,iOS系统 “电池使用”提供的屏幕使用数据,并减去听音乐、打电话、运动应用等使用时长)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也就是说,人们在看手机上花的时间越多,等待更大延迟奖励的可能性就越小。
 
那么,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相关性呢?
 
2 哪些应用影响大?社交媒体和游戏
 
手机上频繁的通知、即时的信息,都让我们无法拒绝手机,而社交媒体和游戏更是占据了手机使用时间的一大部分。该研究中,87%参与者的手机上具有社交媒体应用,而40%具有游戏应用,而人们在社交媒体和游戏上平均花费时间可达到每天46分钟和35分钟。
 
多变量回归分析得出,手机社交媒体和游戏这两大类应用使用时长是选择“延迟折扣”奖励的负相关的预测因素。(注意,这里的预测因素并非决定因素,而是对于相关性而言的。)为何如此呢?研究者指出,这主要源自于社交媒体和游戏应用都是以点赞、娱乐内容、奖励等形式进行即时快速的反馈,进而短时间内持续吸引使用者。有趣的是,虽然购物也让人快乐,但使用购物应用的时长与延迟折扣的倾向间并没有显著关联。
 
此前,已有对社交网络与冲动决策相关性的研究。2020年4月,美国罗德岛大学与东伊利诺伊大学的学者发现,相比于不痴迷Facebook的人,Facebook成瘾者更冲动、延迟折扣现象更明显 [3]。这与本次研究的结果一致。
以较大延迟奖励(LDR)为因变量,不同应用程序的手机使用时间为独立变量而进行的多元回归结果显示;在控制人口统计学变量和心理变量后,其中社交媒体应用β=-0.27,p=0.009;游戏应用β=-0.25,p=0.024,表明LDR与社交媒体和游戏软件使用时间呈显著负相关;图源:[2]
 
3 自控能力好,能降低手机使用时间
 
行为改变一般会受到个人控制能力和行为预期的影响。研究者用问卷统计了参与者的自控能力与预期。结果显示,在控制手机使用时间长短时,自控能力较好的人,能自如地缩短手机使用时间,而该研究数据也得出类似结果:自控能力与净屏幕使用时间呈负相关(r=-0.32,p=0.001)。
 
那么,想象一件事在未来的影响,即对于一个行为的预期,会改变手机使用行为吗?
 
为了衡量参与者个人想象未来后果的能力,研究者利用未来结果考量表(Consideration of future consequences scale)来测算参与者对事物的即时影响或远期影响是如何评估的。结果显示,未来预期与净屏幕使用时间无关。这意味着在手机使用过程中,对于不同程度的手机依赖用户而言,未来不同预期对当下行为的改变是无差异的。
 
然而,自控能力、反应抑制和未来预期在手机使用时间和延迟折扣之间均没有起到中介作用。因此,作者指出,手机使用时间和延迟折扣之间的相关性机制仍需要探讨。
 
“我们的研究为手机使用和冲动决策理论之间关系研究提供了更准确的实证数据。” 该研究者如此评论 [4]。手机使用时间与延迟折扣之间的密切关系,也进一步说明了手机过度使用就像是酗酒、强迫性赌博、吸毒等现象一样,影响不容忽视。
 
值得注意地是,该研究所得出的都是相关关系,而非因果关系。因此,无法了解究竟是长期使用手机使人变得更加冲动,还是本身偏好 “小而即时奖励” 的个体更喜欢花更多时间在手机上。
 
参考资料:
 
[1]https://www.fda.gov/advisory-committees/advisory-committee-calendar
 
[2]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9323
 
[3]https://www.fda.gov/media/143502/download
 
[4]https://www.statnews.com/2020/11/06/fda-expert-panel-is-set-to-convene-a-high-stakes-meeting-on-biogens-alzheimers-treatment/
 
[5]https://alz-journal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alz.12068
 
[6]https://www.statnews.com/2020/11/13/an-fda-adviser-on-why-his-panel-took-a-skeptical-view-on-biogens-alzheimers-drug/
 
[7]https://www.nytimes.com/2020/11/06/health/aducanumab-alzheimers-drug-fda-panel.html
 
[8]https://www.statnews.com/2020/11/06/fda-expert-panel-is-set-to-convene-a-high-stakes-meeting-on-biogens-alzheimers-treatment/
 
[9]https://www.fda.gov/media/143504/download
 
[10]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biogen-alzheimers-idUSKCN1R213G
 
[11]https://www.fiercebiotech.com/special-report/pipeline-report-alzheimer-s-disease-anti-inflammatories
 
[12]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3084-9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