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家庭暴力下,她们为什么留下?

家庭暴力下,她们为什么留下?

pixabay.com
 
家庭暴力其实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普遍。学者 Garcia-Monroe 的研究估计,大约三分之一的女性在她们的一生中遭受过亲密关系里不同形式的暴力。
 
撰文 | 钱岳
 
责编 | 李汪洋
 
很多时候,当听说家庭暴力的事件时,很多人会说:“她离开那个混蛋不就好了,她为什么不离开呢?” 甚至很多专业的心理医生和社会工作者在劝说被害者离开暴力关系时会说:“如果你继续留在这段关系里,你的孩子成为下一个被施暴的目标怎么办?” “你难道真的要等自己被打到进医院了,才肯离开这段暴力关系吗?”
 
这样类似的 “问女人为何不离开” 的问题很普遍,但这些问题仅仅只是在过分简化很复杂的情境。更糟糕的是,这些问题其实是在责怪被害者,它们的潜在逻辑是:如果她留在暴力关系里,她被打、被伤害是咎由自取,因为她没有做她应该做的事情——离开这段关系——去结束暴力。今天我们就来更深入地了解被害者的心理挣扎和生活处境,从而理解为什么被家暴的女性继续留在暴力关系里。
 
2014年美国美式橄榄球球员 Ray Rice 在电梯内殴打女友的视频泄露之后,美国女性在推特上开始了#WhyIStayed,#WhyILeft的行动:通过发推文,写为什么自己会留在亲密暴力中,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最终下决心离开的。
 
● Ray Rice 电梯内殴打女友的视频(可复制网址搜索视频,无心理准备勿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c4NzgwMTI0.html?from=s1.8-1-1.2
 
研究者 Jaclyn D. Cravens 和她的合作者们2015年在 Contemporary Family Therapy(《当代家庭治疗》)上发表论文,根据对推特上这些信息的分析,总结了女性留在暴力关系里的八个常见原因。
 
她为什么留下?
 
自我欺骗和曲解
 
在暴力关系里,自我欺骗和曲解是非常常见的。自我欺骗和曲解的表现形式通常是被害者为家庭暴力的发生找借口,从而将它合理化:比如她们相信是自己咎由自取,或者她们错误地低估所经历的暴力的危害。
 
那么被害者为暴力的发生找了哪些借口呢?
 
● “被打是我的错。”
 
● “我觉得家庭暴力会发生,是我的错。如果我更听他的,他就会停止暴力了。”
 
● “我觉得羞耻、尴尬,并且会责怪自己,因为我觉得是我激怒了他。”
 
还有一部分被害者在主观上会将家庭暴力的危害最小化:
 
● “我留下来是因为我从没想过,感情和经济上虐待也是虐待。他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并不会在我的身上留下淤青。”
 
● “我都不知道我男朋友对我的所作所为原来是家暴。”
 
自我价值
 
第二类常见的让被害者留在暴力关系里的理由是:她们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因此她们才遭遇了这样的虐待和诋毁。很多女性说:
 
● “他让我相信,我一无是处,并且孤苦伶仃。”
 
● “我被操控、被洗脑了,以至于我觉得我不可能找到任何不打我或者不出轨的伴侣。”
 
● “他把我洗脑了,让我相信我这辈子只能爱他一个人,我甚至一度都放弃生活了。”
 
施暴者通常是控制欲非常强的人,被害者的这些自我欺骗、曲解、以及极低的自尊心,在暴力关系里都是十分常见的。比如,具有暴力倾向的男性会经常告诉他的伴侣:“你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导致的。” “在别的男人眼里,你根本毫无吸引力。” “能跟我在一起,你已经很幸运了。”
 
心理上的虐待和言语上的贬损在暴力、胁迫的关系里,是非常常见的,这往往让被害者变得自我怀疑、自我责怪、甚至感到自己一无是处,从而患上抑郁症。这些日积月累逐渐根深蒂固的心理机制,通常让被害者越来越难离开暴力关系。
 
恐惧
 
被害者提出的 “为什么留下” 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她们很害怕她们的暴力伴侣,她们担心如果她们试图离开他、离开这段关系,相比她们留下,更糟糕的事情会发生。
 
在暴力关系里,施暴者往往会威胁被害者,他们会在身体和情感上伤害她们。这些威胁具有非常强大的震慑力,以至于施暴者可以控制被害者,然后让她们产生从身体上到心灵上被 “禁足” 的感觉。有的女性说,她觉得自己被困住了,因为她的丈夫威胁她说,如果她要离开的话:“我会天涯海角地找到你,然后当着你的面伤害所有你爱的人,甚至包括我们的孩子,然后再把你杀死。”
 
救世主
 
很多人留下,是希望可以帮助她们的伴侣,她们爱他们的伴侣,所以希望可以改变他们。有些人也表达了自己对婚姻或者伴侣的承诺。也有人很可怜她们的伴侣,甚至将伴侣的需求置于自己的需求之上。比如有人说:
 
● “我觉得我会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不会离开他,我要向他表示我的忠贞。我要治愈他,然后教会他如何去爱。”
 
● “他的爸爸死了之后,他变成了一个酗酒者,他说上帝不想让我离开他,因为他需要我来让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除了上面提到的个人内在因素,还有一些很有力的外部因素也成为了被害者离开暴力关系的障碍:比如物质资源(如就业和收入等)、支持体系、以及保护自己或孩子的动机。
 
孩子
 
阻止被害者离开暴力关系的一个常见障碍是被害者的孩子。很多女性将孩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安全。她们说:
 
● “我很害怕,如果他不打我,他会打他的孩子。我珍惜孩子的生命多过我自己的生命。”
 
● “我被虐待了20年,我也保护了我的孩子20年。”
 
● “我希望我的孩子有个爸爸。”
 
家庭期待和经历
 
很多人讲述了她们过去经历的暴力体验,扭曲了她们的自我认知,或者对健康的亲密关系的认知。亲密关系的相处模式和处理方式的代际传递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很多被害者模仿了她们父母的决定。还有人提到了来自家庭或宗教的期待,带给了她们离开亲密关系的压力。
 
● “我看着我的爸爸打我的妈妈。然后我找了一个人,他就像我的爸爸一样。”
 
● “因为我妈妈留下了。”
 
● “我妈妈告诉我,如果我破坏了我的婚姻,上帝会唾弃我的。”
 
在美国这个 “个人主义盛行” 的社会,尚且有人因为家庭期待而留在暴力关系里。在中国这个离婚仍在被污名化并且家丑不可外扬的社会,经历家庭暴力的女性应该有更大的压力寻求帮助或者走出暴力关系吧。
 
经济原因
 
女性无法离开暴力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经济匮乏,而这一点又和养育孩子紧密相关,因为很多的被害者说,她们没有办法保持足够的经济能力去抚养孩子。有人说:
 
● “为什么我留在暴力关系里?是孩子。我觉得我没法一个人养活4个孩子。”
 
● “我没有家人,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我没钱。”
 
● “我希望我的孩子生活在收入稳定的家庭里。”
 
● “这是真实存在的事情——经济约束。我经历过它,我的前任用我的名字借了无数的钱。”
 
孤立、缺乏社会支持
 
最后一个导致被害者留在暴力关系里的原因是与家人和朋友的隔离以及缺乏社会支持。甚至有施暴者刻意地将被害者与外部世界隔离起来。也有人提到,并没有相应的社区支持,让她们有 “离开暴力关系” 的选项。
 
● “我留下了,因为我跨越了半个国家,远离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且,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
 
● “我觉得自己和生命中重要的人都失去联系了。他曾跟我说‘你要么选朋友、家人,要么选我’、‘你必须二选一:他们还是我’。这就是我暴力伴侣给我下的最后通牒。”
 
● “他将我和我的家人、朋友完全地隔离了。我都想不到一个可以安全住着的地方。”
 
● “当暴力发生时,我们这里没有避难所。甚至没有一条求助热线。”
 
以上所说的八个原因,是被害者留在暴力关系里的常见原因,但是这些原因也并没有囊括所有被害者的情况或处境。在《你所不知道的家庭暴力:家暴中的性别不对等》的推送中,我们提到,女性也可以是施暴者,并且家庭暴力包括心理、生理、性、财务等多个维度,有多种表现形式。但是,这些推特上的信息还是很生动地展现了被害者的亲身体验和感受,以及她们自己所表达的为什么离开一段暴力关系会这么困难。听听来自被害者的声音,让没有经历过家庭暴力的人,对被害者的处境有了更直观的了解。很多被害者害怕说出她们的经历,因为她们害怕来自朋友、家人、甚至专业心理医生和社会工作者的压力和负面评价。
 
如果更多的人对被害者讲述的暴力关系里的故事表达关心、体谅和理解,甚至伸出援手,而不是指责 “你不离开他,所以你咎由自取”,那么被害者更可能寻求帮助,从而活在免于暴力的人生里。
 
作者简介
 
钱岳,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
 
参考文献:
 
Eight Reasons Women Stay in Abusive Relationship: http://family-studies.org/eight-reasons-women-stay-in-abusive-relationships-2/
 
Cravens,J. D., Whiting, J. B., &Aamar, R. O. (2015). Why I Stayed/Left: An Analysisof Voices of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on Social Media.Contemporary FamilyTherapy, 37(4), 372-385.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