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新冠有后遗症吗?不同政府依据什么调整隔离期

新冠有后遗症吗?不同政府依据什么调整隔离期

新冠有后遗症吗?奥密克戎和德尔塔同时出现怎么办?| 图源:pexels.com

编者按

上周,针对新冠奥密克戎突变株以及疫情发展等关键话题,《知识分子》直播间邀请到公共卫生专家卢洪洲和科普作者周叶斌一同分享目前科学界已有的发现和未知。

近两个小时的直播内容干货满满,除了已发布的文章《奥密克戎“既强又弱”?七大核心问题值得关注!》新冠抗体药物扛得住奥密克戎吗?》,我们又整理了包括 “新冠康复后遗症” “复阳病人传染性” “欧美居家隔离时间变化” 等受关注内容,与读者分享。

 

整理 | 任知微  柴逸涵  何东明  刘楚

责编 | 刘楚

 

1、奥密克戎的传染性非常快,对防疫有什么影响,是否会带来变化?

卢洪洲:无论是哪一种变异的病毒,我们都采取传统的防疫办法。在前年疫情开始不久的时候,中国的疫情就控制得非常成功,这得益于制度和传统文化的优势。

我们中国人比较遵守纪律,让我们两个礼拜不出门、定期核酸检测,我们非常遵守。这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在西方国家,在欧美国家,不可能实行这一点。在印度、非洲一些国家,如果要施行两个礼拜的居家隔离,可能没有后续比如食物的充分供应。

而且我们还有大数据,一旦某地出现了疫情,可以通过大数据找到所有的相关人员。

我们也具有超强的核酸检测能力。对于密接者、次密接者1:1混检,无论有多少人,当天晚上就可以完成;第二天开始的5:1混检、10:1混检,也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找到对应的人群,控制住这一波疫情,这是我们的经验。

我把动态清零描述成:只要有疫情,我们就把它发现,只要发现,就是拐点。天津发现奥密克戎疫情,尽管可能有外溢,但是通过大数据可以找到所有可能的外溢,从而把它完全控制住,在这一点上我们有自信。

图1 对于奥密克戎突变株,我们有超强的核酸检测能力和“控制住”它的自信 | 图源:pexels.com

现在西方国家有一个观点,认为奥密克戎致病性比较弱,全民感染过后,相当于接种了减毒活疫苗,但是这仍然会导致人员死亡。即便致病性弱,但奥密克戎对于有基础疾病、老年人、免疫功能缺陷者、肿瘤患者等人员来说仍可能是致命性的,广泛感染会导致死亡的绝对人数增多。美国有1100万人感染,导致很多人因为感染住院,也容易出现医疗的挤兑。

另外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是,广泛感染之后,病毒有充分的机会变异。因为只要复制病毒就会变异,广泛感染导致病毒有充分的机会再次出现变异。

奥密克戎在美国大量繁殖、变异以后,会再次出现新的变异,那么这种新的变异会导致致病性的增强还是减弱,我们也不得而知。

因为病毒变异没有规律,所以总体措施是采取控制手段,不让病毒变异,不让病毒在人群中广泛流行,不给病毒变异的机会,这才是防止病毒再出现新变异的最根本的办法。

 

2、感染过新冠之后会不会后遗症?复阳是否有传染性?

卢洪洲:其实在疫情一开始,2020年2、3月份的时候,当时我就发现一些小朋友感染过以后告诉我,说没有任何症状,就是感到嗅觉完全丧失了,当时担心嗅觉不能够恢复。那么我当时还做了第一个全球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当时在欧洲如意大利和法国已经开始有疫情,所以我就做了全球第一个多中心的前瞻性的这种临床研究,发现了嗅觉和味觉损伤比例高达41%,但是无论是重症也好,还是轻症也好,都可以康复,绝大部分都可以很快康复。

我们也担心这些重症病人呼吸衰竭,用了人工肺,肺里边当时是实变的,我们也担心这一批患者肺功能不能够恢复。结果我们做了临床研究,患者在出院经过两、三个月回来复查时,本来出院的时候是坐着轮椅出去的,站起来要喘,走两步也喘 ,但是复查时,可以自己走过来、爬楼梯,我们也看了一下患者的肺功能,多数都是可以大大地恢复,极少数会留下一些肺部的病变,还没有完全康复,绝大部分都可以康复。

再有,我们也担心感染过的康复病人会有一些精神方面并发症、后遗症。结合我们在上海,包括在深圳的经验,这种情况非常少见。但是在武汉,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可能一家人有几个人都感染了,甚至是有亲人死亡,那么对患者的心理的创伤是很大的。这批人可能会留下一些心理方面的后遗症,但是多数情况下他的心脏功能、肝脏功能等各个脏器的功能都可以很快康复。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新冠病人后遗症很少,绝大部分都可以完全康复,这是我们得出的结论,到现在我们还在随访这些患者,两年过去了,绝大部分都已经完全康复,总之后遗症的这种发生的概率是比较低,危害比较小。

卢洪洲:其实在国外根本就没有复阳这么一说,因为他们,比如说新加坡,他两周以后根本就不问你了,他认为凡是没有传染性的,无论你是阳性还是阴性;在美国这么多的病人,他重症病人都来不及治疗,还管你出院以后康复的病人是不是还复阳。所以在西方国家,他们也不做这方面研究。

我们国家在第一波武汉疫情的时候,患者出院以后我们每个礼拜要随访,随访的时候,我们还给他做大便、鼻咽部的核酸检测,结果发现,怎么又阳性了?但是这些人,他家人,他接触的所有这些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传染,我们也是经过了这么一两年的研究。

我们是在钟院士的带领下,专门做复阳患者包括德尔塔病毒的研究,这一次在广州、深圳,我们做的一个前瞻性的、非常科学的这种研究。我们把它两个礼拜核酸阴性出院以后,对他做非常严格的相应的随访:发现了阳性标本以后,我们对所有的标本,进行了病毒的相关的研究,比如病毒的培养,病毒的核酸检测。我们都证明了这些所谓的复阳病人体内的都不是活病毒,没有传染性。。所以针对复阳,我想我们国家政策的调整,我想还会很快就会实行。我们也会把我们的建议给到国家相关部门。没有必要去这种消耗,或无谓的这种资源的消耗,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做更多的这些没有科学依据的这些加码。

 

3、欧美近期在防疫措施上的调整有哪些?

周叶斌:最近欧美的防疫政策确实有很多变化,一个加强针即第三针政策上有很多变化,另外一个是隔离即物理防疫的措施有改动。

加强针主要是在国外是更多的人可以允许接种加强针,同时接种加强针的间隔在缩短。

两针mRNA的疫苗对欧奥密克戎有症状的感染有效性是比较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第二针、第三针等待很长时间,相当于他很长时间没有足够的保护,接种第三针它可以增加保护水平,所以欧美把这个时间缩短之后,等于让人提前得到高水平保护。

当然这里面也有疑问。一般来说疫苗接种加强针和第二针间隔的时间长一点,可能比较保险一点,最后的效果也好一些。这有一定的研究支持,之前美国的话,辉瑞疫苗第一针与第二针是间隔三周,默德纳疫苗是间隔四周,加拿大因为之前疫苗的产量不够,这个间隔时间延长到16周,最后发现同样打两针,间隔16周之后有效性比隔三周、四周要高一些,所以可以想象这个规律推广到增强针第二针和第三针你可能也需要延长的时间比较长比较好,至少要等到前一针的免疫反应比较明显下降之后再打第三针。

现在美国是把六个月改成五个月,以色列改成三个月。三个月可能也没有问题,因为很多增强混打的实验也差不多是间隔三、四个月,但是最终的效果可能要比五、六个月要稍微差一点,但是考虑到两针的有效性确实已经不足了,为了让人尽快有一定的保护,一些国家开始把第三针的时间提前。

图2 为了让人尽快有一定的保护,一些国家开始把第三针的时间提前 | 图源:pexels.com

另外一方面就是说第三针的年龄限制原先还是至少要是18岁以上,甚至一开始欧洲很多未来还限制在60岁以上,因为一开始老年人那时候观察到对于德尔塔它的随着防感染的有效性下降之后,重症的风险开始增加,需要给更多保护。

现在随着病毒变异,年轻人如果不打第三针的话,防感染的效果实在是太低了,所以政府就把加强针年龄下调了。像很多国家比如以色列之前就已经把那个年龄最低下调到12岁,美国也是最近刚刚把它下调到12岁,是因为儿童青少年还是会感染,感染之后还是会传播,那么接种第三针希望让更多人有一定的保护。

光看重症的话,英国有一个研究显示,如果是接种两针mRNA的疫苗,比如说辉瑞疫苗接种6个月之后防重症、住院有效性是50%多,如果打完第三针可以把有效性又恢复到88%。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政府也有一个动力,就是想把大家的有效性给提高。这是关于增强针方面的,相对来说是可以说是一个更激进的做法。

另外一方面是隔离的措施改变,包括两种:一种是确诊感染者需要隔离多就去,这个关系到多久时间处于传染期,不能传染给别人;另外是密切接触者,因为有可能感染,需要确认过了潜伏期,明确不感染了再出来,这个就是简易隔离。

这两方面以前欧美主流的做法是10天,英国现在把它改成7天。

什么意思?就是说第六天开始可以用做抗原检测,如果连续24小时做两次,如果两次都是阴性,这种情况下可能就应该不是有传染性。抗原快筛它的灵敏度不如PCR就是不如核酸检测,但是它的好处是就是说当你病毒非常多的时候,检测的灵敏度是足够的,刚好可以排除掉你最感染性最强的时候,连续两次做出来阴性的大概率是没有传染性,那么最早7天就可以出来,如果是阳性的话,继续隔离,最多到10天。

这个依据是英国公卫部门发表过的一个预印本论文,通过模拟结果发现,所有确诊的人,如果都是10天结束隔离,差不多5%的人结束隔离后还是具有传染性的;但是如果加入两次检测阴性要求,最早允许7天出来,最后有传染性的比例差不多是6%,差异不大;但如果只要求7天隔离,那么结果是有15%的人是有传染性的。

政府的原则是在尽量保证不让更多有传染性的人提前解除隔离的情况下,把隔离时间压缩。

美国的做法更加激进一点,美国CDC是直接把允许的时间改到最快5天解除隔离,而且不要求检测阴性,这个引起了很多争议,很多人就说你应该加至少加一次测试阴性,否则的话可能很多有传染性的人提前解除了隔离。

有关部门的解释是说目前看起来病毒感染者传染性最强的时候是在有症状前两天到有症状后三天,所以五天是至少保证在传染性最强的时候在隔离。

为什么不加检测?主要一个原因就是美国的检测试剂不太够,这个检测肯定不能用PCR,因为就是核酸检测非常灵敏,很多时候检测结果仍然是阳性的,得必须要用抗原检测来确认它是不是有个传染性,当然这个规定非常有争议。

后来美国修改了一下,如果隔离人员抗原检测是阳性,那么继续隔离,但即便解除隔离之后,政府也建议不要去人群聚集的地方,不要去餐馆、不要坐飞机,戴口罩也要注意点,希望通过人的行为上的一个补充去减少传播。

很多人疑惑,为什么这么多新增病例的情况,反而有些国家在缩减隔离时间?刚才我们一直讨论奥密克戎,就是它传播速度太快,感染病例太多,你可以想象一下医院里面比如说50%的医生护士都感染了,这个医院还怎么运营?

这就涉及到一个社会的基础服务,必须要有人能够及时地回归社会,如果把人隔离在那里、但他已经没有传染性,因为有少数人他确实病毒清除很快,那么你让他继续隔离,对他来说本身是一种不公平。另外对于社会,如果因为感染有那么多人在隔离,会对社会的运作造成影响。

之前也发生过一些案例,比如很多航班因为机组人员在隔离或者要做简易隔离而无法正常运作,这时候如果减少隔离时间,对维持社会的运作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也是一个比较无奈的做法,但现在可能对于欧美来说是必须要做的。法国的做法也与英国类似,加一些简易的要检测的要求,然后检测阴性之后允许你出来。

还有一个措施,一些政府也在尽量想办法把检测做得更好。像英国提出一个概念,政府列出了一个涉及关键岗位、涉及10万人的清单,包括医院里面的医生护士、食品加工厂工人等对于社会的基础运作非常重要的人群,然后给这10万人每天提供一个抗原的快速检测,主要是为了防止在工作单位里面发生大规模的感染。

美国还在尽量提高检测试剂的产量以及供应量。

无论通过疫苗接种也好,检测也好,包括一些物理防疫措施的一个优化,最后就是希望能够维持一个社会的正常运作,这也是一个不断改进、不断根据新的数据在做改动的过程。

 

4、抗体、抗原检测和核酸检测有什么区别?国内是否会推广快速检测试剂盒?

卢洪洲:这次疫情让我们老百姓都知道了核酸检测,目前都是以核酸检测作为金标准。原因是做抗体检测会滞后,做抗原检测在早期发现敏感性、特异性都有一些问题,所以金标准还是用核酸检测。

但核酸检测也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核酸检测阳性可能是一个活病毒,也可以是已经死掉的部分降解的病毒。

这里边就面临一个问题,国内的感染者要治疗康复,痊愈以后才能够回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给患者治疗,在医院里面两次核酸阴性后不能马上回家,要集中再隔离14天,14天结束过以后让他再回家。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给患者每间隔两三天去做核酸检测,在集中隔离 14天以后还要做核酸检测,我们都用的是核酸检测,结果就发现有非常高的比例,这些人核酸检测又有阳性了。以往的政策是把这些阳性的人再全部转移到医院里面进行隔离,等到转阴以后再送到隔离点,又去重复14天,那么有的人可能这样来来回回3个月、4个月甚至于更长时间。

上海公共卫生中心、深圳三院、广州八院,还有南京二院,我们对这些所谓的复阳的这些病人,对他们给他做病毒的培养,结果发现所有这些标本病毒它都不能够培养出来,那么就证明其实是死病毒。

我们把这些标本再给他做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测序。如果是一个活病毒,那么是一个完整的病毒,应该可以把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可以把它拉出来,但是我们所有的这些标本都不能够把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测出来,也证明了其实是死掉的病毒、没有传染性,病毒它只不过是病毒降解的产物。

这一段序列如果做扩增,也可以核酸检测阳性,但这种病毒的量也是非常低的,而且不同的片段里,有的片段高一些,有的片段占比低一点。但如果是个完整的活病毒,那么它不同的片段的数量应该是一样的。

所以我们现在在钟南山院士的带领下给国家写一个建议,对于这一批复阳的患者,在证明没有传染性的情况下,不需要再转到医院,也不需要去隔离,更不需要再去做流行病学调查,我们认为对我们今后我们国家能够精准的防控、减少资源的浪费,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尤其对患者来说,平均10天到两周左右的治疗之后基本上就康复了,普通患者或者是轻症病人,就可以出院回家了。如果反复隔离,再重新这样集中去隔离,那么对患者心理会造成巨大的压力。

所以今后我们在防控方面要做一些调整。但就目前来看,我们对于这种港口城市,对口岸,对物流这些相关的高危行业的人群,尤其是到了冬天,病毒在冷链、物品上面它也可能会存活时间会更长,会导致通过物流而引起的这种传播。

图3 今后我们在防控方面要做一些调整 | 图源:pexels.com

由于奥密克戎感染以后没有明显的症状,那么怎么去发现呢?

在武汉疫情结束过以后,全国一共出现60多起这种聚集性病例,乃至于像西安这种比较大的疫情,全部由于输入性病例、即由国外导致我们国内输入性病例引起的聚集性病例,所以我们当前政策还是要做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

外防输入方面,我们对口岸等高危人群的的检测,以及更大范围高危人群的核酸检测,能够更早期发现这些疫情。

我在去年3月份我就讲,发现疫情就是拐点。只要我们能够发现疫情,它一定是拐点,我们的防疫措施全部跟上去,就可以把这些疫情传播切断掉,不让火星再继续燃烧,连烟都不让它冒,我们这次疫情就可以把它完全控制住,这是我们国家目前采取这个措施,而这种动态清零的措施还会持续下去。

卢洪洲:其实在疫情开始以后,国内外已经有了很多在家里面可以自我监测的试剂盒。这些试剂的方法也很多,也比较科学。但是对我们国家来说,一旦检测阳性会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会带来非常多的后续问题。

自我检测发现阳性以后,会引发流行病学调查,隔离,传播等等一系列问题,所以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广泛地施行自我检测方法,或者是目前还没有被一些单位所采纳。

但今后我想可能会有一些措施,比如说大规模居家隔离的时候,给居民发一些自检的试剂,一旦发现检测是阳性,然后再到正规的定点医院做核酸检测,可能更加方便一些。

再比如坐国际航班,每个人在下飞机之前先进行自我检测,检测阳性以后,马上集中到一个地方再用我们现有的方法进行核酸检测,这样就可以比较早发现这些可能的感染者,我想今后我们会施行这样的措施。

 

5、上海一直被称为是防疫模范生,为何在疫情发生后能够快速反应?城市如何建立一支优秀的流调队伍?

卢洪洲:最主要的一旦发现疫情,一定不要让它过夜,在最早的时间、在最短的时间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上海有一支非常强大的流行病学队伍,在疫情出现后把所有的可能的疫情的来源,流行病学相关的人员、密切接触者、次密切接触者全部找到。流行病学队伍非常的关键,不能有漏网之鱼,比较精准的找到这些人以后,把有可能导致传播的这些人隔离、核酸检测,那么就可以把这一波疫情控制住。

另外市民素质也很关键,市民非常的配合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的这些政策,所以这两点使得我们当初在上海在疫情的防控上堪称楷模。

说到如何建立一支疾控队伍。我印象中在2014年去非洲,去塞拉利昂帮助对方国家控制埃博拉疫情。回来以后,国家曾经召集我们这些专家开一个会,当时我就讲我们中国的疾病预防控制这批队伍,应该把它从国家战略、国家安全的角度来加强这支队伍的能力建设、队伍建设。

他们是作为特种兵,要有特种兵的精湛的技术,要有特种兵的精良的装备,要有特种兵的丰厚的待遇。我想针对我们国家的这种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这支队伍,要保证整个待遇、能力、数量,如果每个城市我们的疾病预防控制队伍都非常的强大,那么我们就不担心了。

再有这种疫情出现以后,我们这支疾控队伍既是侦察兵又是战斗兵。平时作为一个参谋部可以帮我们预警预测,能够像天气预报一样能够预警预测,可能出现的疫情,能够早期预警,第一时间能够多点触发,发现疫情、紧急反应,这样的话我们的城市就安全了,我们的国家也就安全了。

 

6、西安疫情大家也会谈到病毒并没有造成死亡病例,但是可能会有一些次生伤害, 该怎么去避免这些次生伤害?

卢洪洲:这个里面就面临着一些政策方面的机械的执行的问题。比如说保安,上级给他的任务就是要有核酸阴性证明才能够进来。

我想我们今后其他一些城市应该借鉴,因为医院是以救治患者生命为第一要务,救死扶伤的地方。

对于比较紧急情况,无论它是阳性、阴性,我们的第一要务先是要救患者。西安孕妇事件出来以后,其他各个城市的医疗机构都吸取了教训,都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比如说在我们深圳有绿色通道,假如说患者有急症,我们每家医院都有定点的绿色通道。绿色通道可以在没有核酸阴性证明的情况下,都有一个急诊独立的区域,可以帮你相对隔离。我们的医务人员,我们的护理人员该怎么抢救该怎么护理,甚至于需要做手术,我们都可以精准做手术,就避免了这种悲剧的再次发生。

我想这个才是今后我们各家医疗单位要采取的措施。比如说我们医院有六大绿色通道,这些人符合六大类疾病的像胸痛、卒中、孕产妇、创伤等等,就进入了绿色通道,马上进行抢救,做到不耽误治疗、抢救,这就是我们的医疗回归到我们的根本。既有疫情的防控可以防止疫情蔓延,又第一时间抢救了病人,这才是今后我们的医疗部门应该做的事情。

 

6、出现一个新突变,包括国内的疫情发展变化总会让很多人担忧,在过年这个特殊的节点普通人该怎么应对?

周叶斌:现在在国外我们有句笑话,就是说最近这几天如果你认识的朋友当中没有感染奥密克戎的,那么可能是你没有朋友。

所以疫情确实很严重,在国内又发生新病例的出现情况下,我觉得作为个人可能不用特别的焦虑。

从个人角度来看,很多人已经接种疫苗,甚至加强针都接种过了,哪怕真的遇到奥密克戎,个人感受也就是类似一个重感冒,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威胁到生命的一个问题,所以心理上可以不用那么紧张。

我知道有有些人确实特别惶恐,就说这么多人感染,我感染怎么办?其实不用特别担心,哪怕真的感染,很多人最后康复没有问题,特别是一个没有基础疾病的普通年轻人。

当然不是说你一点都不需要去考虑,虽然感染不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但没必要觉得感染没事,就想着还不如去早点感染,这倒也不是,还是可以通过一些防御的措施比如戴好口罩、注意社交距离这些方式来减少自己感染的风险。

从另外一个角度,因为我们毕竟每个人也都是社会的社会的一份子,也是应该去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当这个病毒、特别是奥密克戎这样传播性特别强的病毒导致感染病例特别高的时候,不说重症,光是导致感染病例特别多就对社会发展、社会整个运作产生很大的冲击。

另外需要注意我们社会还有其他人,有些可能是癌症刚刚做过化疗,有些老年人也有多种基础疾病。那么一个病毒的感染,对他们来说可能就不再是一个轻症的问题,甚至接种完疫苗之后,这些人一旦感染仍然会有重症的风险。

如果我们个人行为上能够有预防措施,让整个社会上面的感染的风险降低,以及配合包括国家的一些防疫措施,可以更好地控制疫情,对他们这些相对比较脆弱的人是有好处的,同时对社会的正常的运作也是有好处的。

图4 个人仍需要戴好口罩、注意社交距离等防疫方式来减少自己感染的风险 | 图源:pexels.com

卢洪洲:我在2020年的春节之前,我当时对一些媒体是这个观点,我今天在今年2022年春节要来临的时候,我还是同样一个观点:生活在我们国家,生活在中国是非常安全,非常幸福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国家的防治策略,我们国家的防治体系都压在我们从事医疗卫生、疾病预防以及我们整个一个管理系统,压在我们这些人身上,而作为普通老百姓的大家不应该这么紧张,大家应该放心,应该生活在非常宽松的这么一个氛围里面。

我今年还是这句话,我们的疾控、港口行业从事物流、医疗,还有我们这些管理人员,我们大家来把压力承担下来,作为普通老百姓,我想大家可以轻松愉快来过节,我还是这么一个建议。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