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激辩 | IEEE限制华为事件:是原则问题,还是小事一桩?

激辩 | IEEE限制华为事件:是原则问题,还是小事一桩?

撰文 | 邸利会(《知识分子》主笔) 责编 | 陈晓雪
刚刚,IEEE确认将限制华为员工审稿和做期刊编辑。对华为的围追堵截进一步升级,不过这次是国际学术组织IEEE(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
 
“相关美国政府的法规限制了华为公司及其员工无法参与IEEE一些通常不向公众开放的活动,包括一部分的出版物的同行评议和编辑过程,而IEEE需要合规。”5月30日早上,IEEE官方微信发表声明称。
 
这一声明证实了昨天在网上流传的三封邮件。
 
IEEE也禁华为?
 
5月29日,网络上传出疑似IEEE 802 LAN / MAN标准委员会主席Paul Nikolich于5月26日向该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发布的一份邮件(内有三个附件,包括两份声明和一份问答,见图1),以及两份其他研究者的邮件截屏(见图2,图3),顿时掀起轩然大波,引发公众关于学术自由和独立受到政治因素影响的担忧。
 
这些材料显示,IEEE已经打算将华为的科研人员排除在外,不让他们担任IEEE期刊的编委、审稿人。这一做法激起了中国学界强烈反弹,不少学者明确反对IEEE的做法,有些甚至声明将退出IEEE编委会或不再向IEEE名下期刊投稿。
 
Nikolich的这份邮件里包含了一份关键的IEEE的声明(“IEEE关于会员/志愿者与被BIS列入实体清单的单位接洽的声明”),其核心内容称——
 
由于IEEE是注册在纽约州的法人(as a corporation organized in New York State),必须遵守美国及其司法辖区的法律。美国的《出口管制条例》对于上了名单的实体的限制适用于所有的IEEE的活动,不管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国外。
 
该声明继续说,《出口管制条例》涵盖了物品、软件和技术信息的转移,转移的形式可以是出口商品,人员间的接触转移(不管是发生美国国内还是其它国家),甚至是邮件交流和交谈,而违反该条例可能面临民事或刑事诉讼,处罚包括巨额罚款或者判刑。
 
因此,IEEE准备了这份声明,当被列入清单的实体及其实体雇员(或受该实体资助或领薪水的其它人员)申请参加IEEE活动时,(这份声明)可以为IEEE的志愿者、会员和工作人员提供指导。
 
这份指导意见有10条,这里我们仅列出几项上了清单的实体或者个人不能做的事情——
 
通常情况,可以拥有其IEEE会员资格并继续升级(成高级会员或者会士),但或许“不得下单购买从美国运出的IEEE产品(如IEEE的帽子、运动衫、咖啡杯、或其它非出版性有形物品);
 
不能参与涉及到技术讨论的非公开的会议和交流;
 
收不到或者获取不了其他人提交的出版材料,只有这些出版的材料被IEEE接受之后才行。一旦这些材料被接受准备出版了,上了名单的或许可以作为编辑和同行评审。
 
或许可以继续使用邮件列表用于非技术方面的讨论,或者在邮件列表内容可以公开获取的情况下用于技术讨论。可以继续使用IEEE的邮件,但IEEE会员在和上了清单的实体或个人邮件讨论技术时需要小心,因为有可能受到《出口管制条例》的限制。
 
另外两名疑似邮件截屏如下:第一份邮件疑似某个IEEE专业学会(society)负责出版的VP发给下面学会的期刊主编们的信,强调各个期刊不可以用华为的员工做评审和编辑;而另一份邮件显示由麻省理工学院航空航天系教授Eytan Modiano发出,他目前是“IEEE/ACM Transactions on Networking”这本刊物的主编,强调不要用华为的员工做期刊评审。
 
 
昨日,为了核实这三封流出的邮件的真实性,《知识分子》发邮件给Paul Nikolich、Eytan Modiano以及IEEE,询问这些材料以及声明的真实性,截至发稿,仅收到Nikolich的回复,他称已将相关问题转发给IEEE,但未回应与其相关邮件的真实性的问题。
 
此次IEEE声明,算是确认了禁止华为参与评审论文的消息。
 
IEEE声明表示,“所有IEEE会员,包括华为员工,都可以继续正常保持IEEE个人及企业会员资格,并行使投票权;正常订阅、访问IEEE的数字图书馆并阅读IEEE其他出版资料及文献;正常提交技术论文并正常进入发表审核流程;正常参加并出席IEEE赞助的学术会议及活动,并可以赞助或接受IEEE的奖项。与华为有关的会员还可以正常参加商务、后勤和其他会议,包括参与学术大会的策划。 ”
 
“华为及其员工可以继续成为IEEE标准协会的成员,包括正常获得或行使会员的投票权;正常参加IEEE标准制定会议,提交新的标准提案,参与标准技术提案的公开讨论。”上述声明称。
 
学术自由与独立向走向何方?
 
很多业内专家已经纷纷向《知识分子》表示,谴责IEEE的这种做法。
 
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院长、计算机系教授周志华:
 
IEEE只是在美国注册。建议圈内IEEE各级管理层的专家向IEEE提议改到瑞士之类去注册。更重要的是,大家多支持国内优秀期刊(不仅中文刊,尤其是国内出版的英文国际期刊),例如《中国科学:信息科学》、计算机的《FCS》、综合的《NSR》等。
 
匿名:
 
华为员工不能做期刊编辑,以后估计也不让投稿了,文章也不能审,会议也不让赞助,也不能担任各种协会职务了。看来是时候欧亚两洲起一个自己的IEEE、ACM玩了。你有华为的funding也不能作为审稿人。以后各个国际会议TPC里面的国内老师们可以集体退群了。
 
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金海:
 
今天非常震惊得知像IEEE这种在美国的学术组织也受美国政府出口实体清单管制(见IEEE 5月22号发表的声明)!学术还有中立性吗?庆幸的是CCF(中国计算机学会)的英文学术期刊是跟斯普林格合作出版的,更要鼓励优秀的科研成果在中文期刊上发表。
 
因为实体清单上有高等学校,那就意味着这些高校的老师参加IEEE的活动都有可能受限制,这还有什么学术自由?美国政府的做法没有底线可以理解,不能理解的是学术组织为什么也放弃基本学术道德和学术准则。
 
以前他们(美国)是故意拖慢签证,让你参加不了会议,现在连IEEE都下跪了。中国人每年给IEEE贡献的钱太多了,应该有所行动才是。
 
中科院计算机研究员包云岗:
 
科学家/工程师在内心都希望自己的成果能超越民族、国家、宗教的界限,能为全人类服务。这方面美国的学术组织、大学和学者们,都让我们感到信服、钦佩和敬仰。但是最近的一系列国际组织的举措,不断地让人感到困惑——未来学术还能国际化吗?未来科研又会走向何处?
 
虽然每个人都有民族、国家、宗教等多重属性,但“为全人类服务”依然是大多数科研人员内心的终极目标,也可以说是一种信仰。但在今天看来,这个目标显得有些虚幻,这个信仰显得多么脆弱。最近几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某种程度上会让很多科研人员遭受了一种信仰破灭的失落感。但我相信这种状况终究只是暂时的。
 
这不仅仅是一个正在建立国际经贸、科技新秩序的时代,也是一个需要创立新思想、新理念、新道路的时代了。
 
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龚怡宏:
 
这一招非常狠毒,将会给华为带来以下三方面的负面影响:(1)阻止华为第一时间接触到世界最新研究成果。一篇论文从投稿到公开发表出来需要半年到两年的时间。排除华为专家担任审稿人,使得华为无法最先接触到最新研究成果。(2)阻止华为获得行业顶尖人才。能够成为IEEE的审稿人一般都是学术界及行业顶尖人才。近年来华为出高薪从学术界和行业中挖角了一批顶尖人才。IEEE的这一决定可能会造成华为公司这部分人才的流失,或增加华为进一步招聘顶尖人才的难度。(3)降低华为在学术界及产业界的影响力。把华为排除出学术界,比较影响到华为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匿名:
 
现在还看不清楚,对法律的条款也不清楚。所以我只能非常笼统地说:“这是让人非常吃惊也非常堵心的发展,但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让学术界同仁重现审视框架,为保卫学术无疆界而战。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黄铁军:
 
逆势而动,不会长久。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此外,部分学者表达了更为强烈的抗议。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在5月29日给IEEE主席写了公开信,退出所在的两份IEEE期刊 IEEE NANO 和IEEE JMEMS的编委会,她称“IEEE下令禁止华为专家期刊审稿,这远远超出了一个可以接受的学术人的底线”。
 
张海霞告诉《知识分子》,她目前还没有收到IEEE的回复,但收到很多国内外相关同行的支持。
 
“静观其变。”张海霞说。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袁亚湘也为张海霞教授的行动点赞,他称应建议国家有关部门采取相应措施制裁IEEE,直到其改正错误为止。具体的措施包括:1)禁止IEEE在中国举办会议; 2) 禁止用公款报销IEEE的任何收费,如会员费,会议注册费,期刊订阅费;3)禁止政府资助所取得的成果投稿IEEE系列刊物。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刘奕群在朋友圈表示,他“刚刚跟学生要求不要投稿任何IEEE组织的会议和期刊,我个人承担的IEEE相关学术职务会尽快按流程辞掉。”
 
针对IEEE的可能做法,《知识分子》也曾询问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看法,截稿时未收到回复。
 
欧美学术界“孤立”华为并非孤例
 
IEEE对于华为的所采取的举措,并非欧美学术界对于华为采取相应措施的孤例。
 
从2019年1月起,包括牛津、斯坦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学院在内的多所世界顶级名校都暂停或终止了与华为的合作。
 
2019年1月8日,国际知名学府牛津大学单方面中止了来自华为新的捐款和项目赞助。牛津大学是誉满全球的公立研究型大学,其运转经费一部分来自社会捐助。为何近日会单方面中止来自华为的捐款,令外界多有揣测。牛津大学表示“当下不会再寻求来自华为的资助机会了”。华为相关人员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表示这与间谍威胁无关。
 
2019年2月,斯坦福大学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大学相继宣布暂停与华为的合作。
 
2019年4月4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也宣布,将中止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中兴通讯的合作案,因为美国政府机构正在调查这两家企业涉嫌违反制裁规定。
 
不过,与这些高校不同的是,IEEE被认为是一个国际化的学术组织,在全球160多个国家拥有43万名会员,出版了200种技术期刊和会议纪要,影响力巨大,这也是引发学术界震动的重要原因。
 
注:赵亚杰、余其身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资料:
1.http://www.zhishifenzi.com/innovation/company/5063.html
2.http://www.zhishifenzi.com/news/multiple/5644.html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