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国际权威机构为新冠病毒改名

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国际权威机构为新冠病毒改名

 
- 编者按 -
 
病毒命名为什么重要?疾病命名为什么重要?1918年,明明是美国起源的病毒,被普遍称为“西班牙病毒”,坑了西班牙上百年,迄今误导公众。而非洲猪瘟、埃博拉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寨卡病毒等与地名相关的命名也都涉嫌污名。
 
2月11日,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病命名为COVID-19,而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将引发该疾病的病毒命名为SARS-CoV-2。
 
撰文 | 仲英杰 叶水送 邸利会 魏玉保 陈晓雪
责编 | 陈晓雪
 
日内瓦时间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内瓦总部召开了 “2019新冠病毒全球研究和创新论坛:制定研究路线图” [1]。在论坛期间,WHO发布了新冠病毒肺炎的疾病名字:COVID-19,其中COVI为冠状病毒的英文缩写,D为 Disease(疾病)的首字母,中文可翻译为 “2019年冠状病毒病”。
 
而对于引发这一疾病的病毒,当天,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 (ICTV) 将其命名为 SARS-CoV-2(编者注:可译为SARS冠状病毒2号),原病毒名字2019-nCoV不再使用 [2]。ICTV独立于世界卫生组织,是一个对病毒进行生物学分类和命名并制定相关标准的国际组织,此前命名2003年的SARS冠状病毒和2012年MERS冠状病毒。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新冠疫情 “吹哨人” 之一李文亮在微信群发信息表示,初步认定为SARS病毒,但具体分型未知。
 
有人赞同,有人反对
 
2月11日,在预印本论文平台 BioRxiv,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提议病毒名为 SARS-CoV-2 的论文上线。该论文称,基于种系分析、分类学和已有的实践,CSG正式将这一病毒识别为SARS冠状病毒的一个姊妹病毒,属于SARS-CoV相关冠状病毒种,并将其病名为SARS-CoV-2。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绘制的13种冠状病毒代表和4个SARS相关冠状病毒代表的 IQ‑Tree ML tree。
 
“我比较赞同他们的命名 SARS-CoV-2。”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副研究员李懿泽告诉《知识分子》,“这个遵循了登革热病毒的命名原则,Dengue 1,2,3,4 四种病毒,他们这几个病毒宿主相似,传播相似,导致的症状相似,序列相似度也高。命名为 SARS-CoV-2 容易让人很好的理解这个病毒是跟 SARS-CoV 很相似。"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金冬雁也告诉《知识分子》,他完全同意这一命名,虽然他没有正式向命名委员会提出,但在上月初、中及后期先后在病毒界及华人病毒学家群中建议过。“两个病毒太相似,相似远多于不同。类似 HIV-1 与 HIV-2,或者 HTLV-1 与 HTLV-2。”
 
值得注意的是,李文亮医生曾在2019年12月30日的班级群中提到,“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北京脑科学中心研究员赵非告诉《知识分子》, “我的理解是,这只是ICTV 国际病毒命名委员会给出的一个官方正式名字,不是说这个病毒是SARS,但是可以算是 SARS 相关或类似的病毒,所以叫 XXX-2。”
 
对于此次将病毒命名为SARS冠状病毒2号,金冬雁说,其实这是民间智慧,或是常理心,即 common sense,打脸那些过分强调不是SARS及与 SARS 不同的所谓专家。
 
也有病毒学家告诉《知识分子》,目前看来,很多中国病毒学家都不是很满意这个名字,“有国外的中国病毒病毒学家认为该名字有点误导”,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组织申诉“。
 
对于将疾病命名为COVID-19,但病毒(virus)名称为SARS-CoV-2(SARS冠状病毒2号),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告诉《知识分子》,她都不认同,并表示 “我们正提建议”。
 
俄亥俄州立大学病毒与新发病原学中心主任、美国华人病毒学家协会主席刘善虑表示,新病毒和新病毒引起的疾病名称最开始都有些争议,可以理解。从目前的情况看,2019新型冠状病毒与2003年发现的冠状病毒有诸多相似之处,包括使用的受体和传播能力等,“所以我认为国际病毒命名委员会(ICTV)把新型冠状病毒称为萨斯病毒2型并不过分;就像HIV 有1型 (HIV-1)和2型(HIV-2)一样:一般地讲,1型致病性更强一些。"
 
刘善虑同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名称应该与病毒名称及致病特征关联起来。“显然,在这一点上,WHO 对疾病的命名 ‘COVID-2019’,没有太注意这一点,不过将来有改的可能。”
 
WHO是疾病命名权威,ICTV-CSG是病毒分类的权威。上图为为历史上三次冠状病毒疾病与病毒分类的情况。
 
多个病毒命名提议,国内外叫法不一
 
自2019年12月源起武汉的不明病毒性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国内外对此疫情叫法不一。
 
此前,该病毒被世卫组织暂命名为2019-nCoV,国家卫健委将该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命名为NCP,国内学者提出过将该病毒命名为PARS-CoV、TARS-CoV。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官网通报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确诊病例27例。2020年1月9日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1月31日世卫组织在官方推特上将此病毒暂命名为2019-nCoV。
 
2月8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统一称谓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简称NCP),病毒名沿用此前的2019-nCoV称谓。
 
此前,国内也有学者认为,因为新型肺炎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主要临床征状是肺炎,而其呼吸道综合征的严重性和致死率明显低于 SARS-CoV感染者。所以,建议将名称改成 “肺炎相关的呼吸道综合征”(pneumonia-associated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PARS)。2019-nCoV可改名为 “PARS-CoV”,中文为帕斯冠状病毒。但由于无法区分其他原因引起的肺炎以及部分新冠病毒感染者并不出现肺炎,因此这一名称被学界迅速否决。
 
2月9日,来自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分子病毒学实验室的姜世勃教授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研究员,在 Virologica Sinica 杂志上发表文章,建议将2019-nCoV改名为 “传染性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Ttransmissibl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简称TARS-CoV)。他们认为,2019-nCoV 类似于 SARS-CoV,因此建议将其改名为传染性急性呼吸综合征(TARS),并建议将 2019-nCoV 改名为 TARS- CoV。
 
李懿泽表示, “这个名字(TARS-CoV)不如 SARS-CoV-2 好,SARS-CoV-2 更直观更符合传统,可能以后还有 SARS-CoV-3,SARS-CoV-4。”
 
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著名病毒学专家、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团队,也在1月5日上午,该中心就从标本中检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一种新型冠状病毒),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在1月25日发表的在线论文中,称这是一种新的RNA病毒,来自冠状病毒家族,称为 WH-Human-1 coronavirus (WHCV),其中WH代表武汉。
 
赵非介绍,之前已经发现的6中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分别命名为HCoV-229E、HCoV-OC43、HCoV-NL63、HCoV-HKU1、SARS-CoV和MERS-CoV,但是其中部分命名包括地名,即病毒/疾病的发生或发现地,比如MERS中的ME就是 “中东”。“为了减少可能因为疾病或病毒名称引发的偏见,后来都尽量避免在出现地名、人名、或者动物名了。” 赵非说。
 
SARS-CoV-2是否为最终的命名?
 
这是否会是最终的名称?有学者表示,随着对新病毒以及其引发的疾病特征的进一步认识,未来该病毒可能还会换名。“未来也有可能会换名称”。复旦大学病毒学家姜世勃教授告诉《知识分子》。
 
“中国学者提出了多种命名建议,包括TARS-CoV(Transmissibl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很多国内学者支持这个名字),HARS-CoV(Human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CARS-CoV (Contagious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PARS-CoV(pneumonia-associated respiratory syndrome)等,但是讨论之后,不知道是否通过有效的途径把自己的声音和建议提交给病毒分类委员会作为参考。” 赵非告诉《知识分子》。
 
根据世卫组织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之间的准则,病毒命名必须便于发音且与疾病相关联,命名要做到与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人群无关,从而防止对特定国家地区或种族人群的歧视。
 
参考资料:
 
1. 2019 novel Coronavirus Global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forum: towards a research roadmap.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global-research-forum-draft-agenda-feb-6.pdf
 
2. Alexander E. Gorbalenya.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related coronavirus: The species and its viruses – a statement of the Coronavirus Study Group. bioRxiv. February 11, 2020.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07.937862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