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现代家庭的力量:帝王蝶与人类的相似之处

现代家庭的力量:帝王蝶与人类的相似之处

帝王蝶
 
撰文|娜塔莉·迪恩(Natalie Deane)
 
译者|邹萍秀
 
帝王蝶(学名黑脉金斑蝶,Monarch butterfly)花五个月时间,用3~4代的力量完成了从墨西哥向北出发、穿越美国,最终抵达加拿大。然后 “超级帝王蝶” 一代降生,它们会从加拿大向南返回墨西哥过冬。等到次年3月,漫长的旅途重新开始。这是一种令科学家们十分敬畏的自然现象。
帝王蝶的迁徙时间和路径
 
在北上迁徙过程中,第一代帝王蝶竭尽所能往北飞,途中产下下一代,然后死亡。下一代帝王蝶将继续旅程,到3~4代后 “超级帝王蝶” 降世。它们体形更大,身体更强壮结实,寿命是后代的8~10倍,正是这一代会飞回南部过冬。那么,是什么让 “超级帝王蝶” 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的呢?
 
这是前几代帝王蝶的努力和付出给予了它们一双 “超级翅膀”。
 
人类家庭与此十分相似。每一代人都在不辞辛劳地工作着,为的就是让下一代人的人生路走得轻松一些,让他们在生活中飞得更远。
 
家族史的影响
 
俗话说得好:“家就是生命。” 每个家庭都十分重要,无论这个家是大是小、背景如何、社会地位如何。
 
家是我们生活中许多行为和信念的来源。
 
归属感被认为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对大多数人来说,家庭让他们拥有了归属感。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传统家庭的结构和规模都发生了变化,但人们对归属感的需求丝毫未变。
 
不管你是跟亲生父母住在一起,还是跟养父母住在一起,抑或是跟亲戚或者祖父母住在一起——于幸福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感觉到融洽、被爱和有安全感。《欧洲社会心理学杂志》(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不管你的家庭现在如何,了解家族史对你的人生都有着重大影响。
 
2010年的研究包含四个独立的研究,涉及两组人群。其中一组人先默想5分钟有关他们的血统根源,而另一组则不做此默想。默想时间过后,他们要解答许多问题以及进行智力测试。研究结果十分有意思。报告显示,事先默想过家族史的组员对自己的生活着有更强的掌控感,他们的自尊提升,且在所有的智力测试中获得了更高的分数。
 
开展此项研究的彼得·费舍尔(Peter Fischer)博士和他来自格拉茨大学、柏林大学以及慕尼黑大学的同事称此为“祖先效应”。更有意思的是,当学生被要求回顾祖先不好的地方,甚至他们自己并不喜欢祖先时,“祖先效应”依然发挥着效用。
 
费舍尔认为:“通常,我们的祖先设法克服了许多个人和社会问题,如重疾、战争、失去爱人或严重的经济损失。因此,当我们想起他们的时候,我们就会想到,那些与我们有着相似基因的人们都能成功克服许多问题,渡过许多难关。”
 
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杜克博士和菲伍什博士的研究也表明,越了解家族史的孩子越拥有更多有益的家庭生活、更强的自我价值感以及更少的抑郁或焦虑迹象。
 
根据杜克博士的观点,了解家族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就是分享故事。分享血统根源和家族经历给家庭带来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故事——一个充满尝试和成功、艰难和喜悦的时刻和人生意义的 “家族故事”。杜克博士认为:“那些越了解自己家族史的孩子被证明越具有适应能力。”
 
不光家族故事十分重要,杜克博士还倡议定期聚餐加强联系。“考虑到现代家庭生活的复杂性,家人也可以在放学后或者上班前坐一坐,聊一会儿。这些聚会——不管长短——是这个过程的核心,那些祖辈的故事在讲述与聆听中传播,会帮助孩子成长得更快、更健康。”
 
因此,不管你是否听了一遍又一遍祖父的故事或者妈妈的青春趣闻,它实际上都在为我们的人生指明方向,给予家庭生活更深的意义。
 
家庭的变化
 
全球统计表明,传统的家庭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双亲家庭仍然是全球尤其是亚洲和中东最常见的家庭模式。但是,美洲、欧洲、大洋洲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单亲家庭或无父母家庭的比率却较高。
 
世界上许多地区的结婚率正在下降。亚洲和中东地区仍然是结婚率最高的地区。然而,报道称,中国在2017年上半年有近200万对夫妇离婚,离婚率较上一年度增长了11%。同时,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晚婚或者不婚。
 
未婚同居现象在中南美洲最为常见,同时在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也很普遍。与核心家庭之外的父母和亲属生活在一起的大家庭在亚洲、中东、拉美地区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十分常见,但在欧洲和美国则不常见。
随着世界范围内家庭结构的变化,在现代社会中,家庭将何去何从?家庭能否在结构快速变化的过程中依然具有自身的力量?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来看看婚姻的现状。
 
现代婚姻
 
家庭始于夫妻,而夫妻的组合方式不再只是传统的结构。很多夫妻在结婚之前就住在一起,而有些人选择不婚。根据复旦大学2013年对在中国社会转型期出生的80后的研究,4%的24~27岁的年轻人不打算要孩子,80后和90后将事业看得比婚姻更重。
 
随着全球离婚率的显著变化,家庭动力结构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了变化。自1960年以来,离婚率增长了251.8%。许多社会科学家表示,社会对于婚姻的态度正在快速变化着,很多年轻人与父母或祖父母并不持有相同的观点。
 
婚嫁从传统意义上来讲,更多的是出于某种目的、理由,被认为是为社会的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然而,随着世界的演变,年轻一代开始质疑自己是否真的想要因为和他们父母一样的原因而结婚。
 
密歇根大学和北京大学教授谢宇等人对最新的变化并不到感到惊讶。他们指出:“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中国就已经在经历一场迅疾、大规模、不可逆转的社会转型。” 他们进一步指出,与诸如14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以及历史上其他剧烈的世界性变革等历史变迁相比,这是一场 “前所未有的社会转型”。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在2014年时发表了一篇文章,基于“中国家庭追踪调查”多年来的数据,文章指出:“我们发现,现代化和人口转变的节奏加快正在衍生一种 ‘过渡’ 家庭,在这种家庭中,新的趋势与充满力量的老旧模式并存着。”
 
这些 “过渡” 关系和趋势遍布全球各地。结婚、离婚、再婚、同性恋以及各种类型的混合家庭正在开拓未知领域。生活在这种新旧更替的过渡关系之中是一种全球性的范式转变。当下,新的家庭模式如单系家庭和空巢老人家庭已更加普遍。
 
在这些 “过渡家庭” 和现代婚姻中,是否还有幸福可言呢?似乎两者中都存在着幸福。事实上,幸福生活的先决条件已不再是结婚生子,而是个人选择的结果。对一些人而言,婚姻和家庭仍然非常重要,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却没那么重要。不管他们的人生选择是什么,这两类人都能过上一个有价值、有意义的生活。
 
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的一项调查表明,人们在他们首次婚姻中幸福指数为(满分为10分的)6.65。而有趣的是,未婚人士的幸福指数约6.35,离婚人士的幸福指数为6.12。看起来已婚人士也只是稍微幸福一点点而已。
 
不过,哈佛大学的一项长期研究显示,和家庭、朋友、社区保持更亲密、更有质量的关系的人比感觉孤独的人更幸福、更健康。同时,那些结婚人士比起离婚、分居的精神状态存在严重问题的人要好。他们在50岁的时候接受一项记忆力测验,前者的表现要比后者好。这项研究在1938年启动,接受调查的对象包括一组哈佛大学的本科生和一组在波士顿贫困区长大的12至16岁的年轻人。
 
发表在PLOS ONE 上的一份2013年的调查也支持这一结论。结婚者患轻微认知障碍和痴呆的风险要更低。不过,哈佛的研究也强调了婚姻质量。曾作为《非诚勿扰》嘉宾的社会心理学教授黄菡在《南华早报》上说:“人们总是想要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有些人认为一个幸福的人生来自工作中所取得的成就,更高的收入,财务自由。我很怀疑这种观点。我认为,决定你生活质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你的人际关系,尤其是那些重要的关系,如父子关系、夫妻关系、朋友关系和同事关系。这些人际关系中的变化以及你对这些变化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如果有人认为婚姻是幸福生活的基础,而其他人认为婚姻不是实现幸福生活的唯一途径,那么,如何才能弥合这种差异呢?首先,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明白,这个时代是前所未有的。这显然是现代文艺复兴时代,一个高速变化的时代;我们无法立刻给出如何迎接这个时代的答案,只能通过生活在这个时代里慢慢地发现答案。
 
北京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人们的态度应该与社会发展的巨大变化保持一致。“人们应该改变他们的思想,与时俱进,给晚婚、事实婚姻以及不婚给予更多的包容。”
根据2010-2014年美国社区调查的数据统计的家庭类型,前50种按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排序。图中大圆点是成年人,小圆点是儿童;深绿色表示家庭的核心成员,浅绿色为祖父母,灰色为非直系亲属;连线表示婚姻和亲子关系 | 图源:FlowingData
 
价值和意义
 
虽然家庭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但好消息是:家庭的价值并未改变。北京大学一项研究表明:尽管特定的传统家庭价值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化,但是家庭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性并没有改变。我们可以从父母对子女的大量投资、基于家庭的社会关系以及对家庭成员非正式的财产资源转移的依赖上看到这种重要性。
 
价值通常是无形的,但能将家庭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爱、和睦、尊重、善良和团结就像黏合剂一样将我们融合在一起。这些价值特征并不受家庭结构的束缚。
 
父亲、母亲、兄弟、姐妹、祖父母、叔叔、婶婶、堂表亲以及其他的亲戚,他们虽然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没有家庭是完美的,但家是形成你个人内在价值如包容、耐心、忠诚和同情心的完美场所。
 
一句谚语说:“没有谁的家可以贴上这个标签:‘这里没有任何问题’。” 但每个人都能利用家庭的差异性来培养自己的内在美德。
 
2015年一项关于家庭结构复杂性的研究表明,虽然家庭结构的确变得更复杂了,但其复杂性并不仅仅与再婚、单亲或者离婚同义。在所有家庭结构中,家庭的复杂性都很明显。事实上,研究表明,父母分离对于在高冲突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是有益的,但是当家庭冲突较低的时候,父母分离更有可能产生负面影响。这正如 “家和万事兴” 所喻。
 
2010年的五项研究显示,68%的参与者认为他们的家庭是赋予他们个人意义的最重要的来源,而且,往往是家庭中一些常规性的小事情启发他们思考出了最深的人生意义。
 
小事就是大事
 
以下是一些 “小事情”,经科学验证,它们能给各种类型的家庭带来温暖、快乐和力量。
 
仪式与日常活动:一起庆祝一起吃喝
 
根据《家庭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上发表的 50 年定量研究回顾,家庭仪式与日常活动能够培养强烈的家庭认同感,并有助于家庭繁荣昌盛。研究显示出持续不断的家庭聚餐与节日活动、生日分享会和新年庆祝活动都对家庭力量和幸福感的提升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请保持和家人一起吃饭、一起庆祝的习惯吧。
 
爱与情感:经常拥抱和握手
 
家庭结构不是孩子幸福的主要决定因素,如果孩子能得到健康的关注和爱护,他们更有可能茁壮成长。
 
47% 的人觉得,相对于较少表达爱意的家庭成员,他们与经常向自己表达爱意的家庭成员更加亲近。
 
通过情感表达爱意会给孩子带来受益终生的积极影响,包括更高的自尊、更畅通的亲子交流以及较少的心理和行为问题。
 
少点压力,多点能量:孩子真正想从父母那得到的东西
 
家庭与工作研究所的负责人艾伦·佳林斯基(Ellen Galinsky)研究员问孩子:“如果让你们许一个关于自己父母的愿望,你们会许什么愿呢?”大部分的家长都预测他们的孩子会说希望父母多花时间陪陪他们,但很少有孩子说那样的话。相反,孩子最多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他们的父母不要那么累,不要有那么多的压力。
 
研究表明,父母的压力会削弱孩子的大脑并耗损他们的免疫系统。较少的压力对所有家庭成员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一起玩音乐
 
2018年5月,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传播系主任杰克·哈伍德(Jake Harwood)教授和他的研究小组发现,从小和父母一起听音乐长大的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更融洽。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桑迪·华莱士(Sandi Wallace)说:“若是年幼的孩子,父母与他们一起进行音乐活动便相当常见,比如唱摇篮曲、唱儿歌;但若是青年人,便不那么常见了。而当事情变得不那么常见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产生的效用更大,因为当父母与他们已是青年人的孩子一起玩音乐时,对孩子们来说就变得超级重要了。”
 
哈伍德将音乐的力量归于两大主要因素:“当人们一起唱歌或听歌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做出同步或配合的动作。如果你和你的父母一起唱歌或听歌,你可能会做出同步动作,如一起跳舞或者一起歌唱。数据显示,这会使你们更加喜欢彼此。”
 
“音乐还能通过同理心拉近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华莱士说道,“最近的许多研究都聚焦于如何通过音乐唤起情感,以及如何通过音乐固化你对倾听者的同理心。”
 
精神团结
 
强大的家庭也会一起分享信念,把生活看得比自身更重要,他们信仰着一种更伟大的力量。
 
就像帝王蝶一样,它们努力追求着更好的未来,思虑之物早已超越自身生命周期,因此凝聚了一种远比分享共同的结构或者共享一个家庭更伟大的遗产。它们为了一个早已超越自身生命周期的更伟大的目标而活着,因此才诞生了拥有一双 “超级翅膀” 的帝王蝶。
 
正如帝王蝶,你独特的旅程可能有别于你的父母和祖父母,但在你这一生中尽你所能地飞远就是对你下一代的所有贡献。
 
本文转自《少年时45:幸福牵着我的手》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