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学术评议”韩春雨,我们能“静候”结果吗?

“学术评议”韩春雨,我们能“静候”结果吗?

撰文 | 李晗冰(《知识分子》特约作者)
责编 | 李晓明
 
● ● ●
 
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声明启动“学术评议”韩春雨研究成果已经过去了一周,至今未见任何动静。
 
8月3日,河北科技大学在其官网发布的“声明”称:
 
“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验证NgAgo-gDNA基因编辑的有效性,并将实验结果公布,以回应社会关切。
 
鉴于该论文已撤稿,学校决定启动对韩春雨该项研究成果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
 
看到这里,人们似乎可以松一口气、“静候结果”了。
 
且慢。
 
尽管我们不知道河北科技大学何时、怎样“学术评议”韩春雨的研究成果,也不知道启动什么“相关程序”,但“鉴往可以知来”,大致梳理韩春雨事件发生至今韩春雨本人及河北科技大学的所言所行,善意的人们似乎还不能“静候结果”。
 
原因有三。
 
第一,韩春雨的表现毫无“诚信”可言。
 
诚信是科研的生命线,也是一个科研人员起码的应有品质。但是,反观迄今为止韩春雨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诚信”。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国内外同行质疑,自称“愿意按照正规的学术规范回应质疑”的韩春雨出尔反尔、自相矛盾:他多次坚称“论文发表之前按要求重复过实验,论文发表后也重复过”,同时又不愿意公开原始数据、自证清白:“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他认为不能重复的实验室“80%是因为实验被污染,剩下的是实验者的操作技术不过关”,但又不愿意去其他实验室指导,认为“不太现实”;他多次说已有多家实验室重复出他的实验结果,但又不公开实验室的名称;他先是信誓旦旦“他们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但当魏文胜等13位科学家实名公开“不能重复”后,他又自食其言,并称:不公布声称可重复者的名单是“保护他们也保护自己”——他们倒成了可怜兮兮的受害者了!
 
关于撤稿的原因,《自然—生物技术》的社论虽然长篇累牍、措辞委婉,但意思再明确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我们给你的时间够长了,不能重复韩春雨论文结果的实验室拿出的证据非常确凿,而当初曾报告说初步成功重复出实验结果的独立研究小组不能自圆其说,韩春雨及同事提供的最新数据不能证明其初始发现。一言以蔽之:韩春雨的论文结果不是真的。
 
正因为如此,《自然—生物技术》的社论采用了这样的标题:是该数据说话的时候了。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别再忽悠了,请拿出原始数据来!
 
而韩春雨在撤稿声明中,不但不思己过,还把撤稿归罪于“科研界一直无法根据我们论文提供的实验方案重复出论文图4所示的关键结果”。不仅如此,他还继续忽悠:“不过,我们会继续调查该研究缺乏可重复性的原因,以提供一个优化的实验方案。”
 
“言而无信,不知其可”——韩春雨还值得信任吗?
 
第二,河北科技大学压根儿就没把科学当回事儿,他们满脑子想的是“学校的建设与发展”。
 
面对从私下到公开、从个别到集体、从国内到国外的科技同行的质疑,河北科技大学是怎么做的呢?
 
请看——
 
2016年7月7日,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公示,拟推荐韩春雨为2016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人选候选人。
7月13日,韩春雨当选为河北省科协副主席。
8月18日,韩春雨获评“美丽河北·最美教师”荣誉称号。
9月6日,在韩春雨备受国内外多个实验室无法重复其实验结果的巨大争议声中,河北科技大学非但没有兑现一个月前“公开验证”的结果,孙鹤旭校长还在新生开学典礼上为韩春雨点赞:“(学校)拥有一批在教学上认真负责、在科研上勇于创新的教师队伍,特别是一批像韩春雨一样的年轻老师。”
9月30日,河北科技大学推荐韩春雨为“万人计划”“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不难看出,对国内外科学同行的质疑,河北科技大学根本就没当回事儿,你们说你们的,我们该干啥干啥。他们无视科技界的质疑和社会公众的关切,一拖二赖三狡辩,千方百计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其目的无非是:想方设法保住韩春雨这棵摇钱树,并借此要钱要项目,加快推进“学校的建设与发展”。
 
道不同不相为谋——让一心谋求“学校健身与发展”大计的河北科技大学“学术评议”韩春雨,与缘木求鱼何异?
 
第三,韩春雨和河北科技大学已成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利益捆绑之下,何求真相?
 
截至目前,河北科技大学已如愿以偿:2016年8月31日,河北省发改委批复同意投资2.24亿建设河北科大基因编辑研究中心;9月初,韩春雨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拿到100万科学基金,进行“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的完善与应用探究”;11月16日,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与诺维信公司签署合作协议……
 
如今,不仅韩春雨名利双收,河北科技大学也借韩春雨这棵摇钱树获得了巨大的资金和项目支持——两者已成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毫无悬念的是,一旦调查证明韩春雨论文造假,无论是他本人还是河北科技大学,都将“竹篮打水一场空”——把好不容易吞下去的肥肉吐出来,他们情愿吗?
 
论文被撤,“学术评议”的结果无非两种:无心犯错和有意造假。要知道,无心犯错还是有意造假的性质截然不同,其结果也是天壤之别。更何况,无心犯错和有意造假之间有很大的操控空间,除非秉公断案,否则很容易得出违背事实的结论。
 
是保住既得利益还是查明科学真相?是实事求是、据实处置还是上下其手、抱团取暖?你懂的。
 
况且,河北科技大学是否有能力展开负责任的“评议”,也是个大大的“?”。
 
更值得警惕的是,继8月3日河北科技大官网在发布第一份声明后不久,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又以“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韩春雨研究团队”的名义,别有用心地发布了一份“特此声明”。这份内容更“丰富”的“特此声明”,除了重复“主动将该论文撤回”和同意“验证”,还增添了“新内容”——韩春雨团队一直在进行深入的实验研究工作。在近期的实验中已经发现,将ssDNA guide 成功导入细胞以结合NgAgo是NgAgo进行有效基因编辑的关键。在满足一些关键条件的情况下,NgAgo-gDNA系统可以进行有效的基因编辑。
 
不仅如此,韩春雨还一反常态,破天荒地对“社会各界”和“专家学者”示好:对论文发表以来社会各界给予的关切、鼓励和支持,我们表示衷心感谢!对积极关注论文相关工作,并提出学术质疑和批评意见,促进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不断进步和完善的专家学者,深表敬意!
 
其实,论文被撤后,调查的重点,是能否根据原始数据推导出论文结果;如果不能,就要调查是无心犯错还是有意造假——根本不是一年之后“在满足一些关键条件的情况下,NgAgo-gDNA系统可以进行有效的基因编辑”。又是“关键条件”,又是“衷心感谢”、又是“深表敬意”——韩春雨这份“特此声明”里卖的什么药?
 
有道是“事不过三”。一年多来,科学同行和社会各界已经被韩春雨和河北科技大学忽悠了岂止三回?我们还能相信:与韩春雨“荣辱与共”、满脑子“学校建设与发展”、无视科学同行质疑和社会各界关切的河北科技大学,会对出尔反尔的韩春雨做出客观公正的“学术评议”吗?
 
科学允许失误、宽容失败、鼓励探索,但不允许耍赖,更不能宽容造假、鼓励投机;论文撤稿不可怕,可怕的是撤稿之后还继续拖赖、浑水摸鱼、编造谎言、掩盖真相。
 
韩春雨可以耍赖、河北科技大学可以无视科学尊严,但这已不是一个人、一个学校的事。在国际期刊撤稿后,代表国家形象的行政主管部门不能再装聋作哑、听之任之、坐视不管了!吃瓜群众在此强烈呼吁:科技部与教育部尽快成立联合调查组,聘请有学术水平和公信力的专家调查韩春雨的原始实验记录和数据处理过程,监督在实验条件下的重复实验过程,以还原事实真相,并据此做出科学的结论和公正的裁处。
 
唯有如此,才能体现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才能有力震慑学术骗子和投机者,才能维护科学的基本规范,才能给科学同行和社会公众一个应有的交代,也才能最终赢得国际同行的尊重。
 
要知道,韩春雨拖了一年多的“主动撤稿”,根本不是什么“自净”的结果,而是坚持真理、维护科学诚信的中外科学家不懈努力的结果,是有良心的媒体和渴求真相的社会公众执拗监督的结果。
 
说实在的,不光是我,估计大家对韩春雨事件也都烦得想吐了——但这,不正是某些人盼望已久的结果吗?
 
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