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植物学家钟扬:任何生命都会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

植物学家钟扬:任何生命都会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

  ● ● ●
 
昨天下午,著名植物学家钟扬教授本应出现在复旦大学的办公室。
 
只是,他的学生再也没能等到他。
 
9月25日清晨,钟扬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出差途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
 
据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一位老师披露,钟扬教授是在赶往银川的早班飞机路上出的意外。前天下午,钟扬教授还在一个微信群里说,他24日晚上会在鄂多克前旗(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西南部下辖的一个蒙古自治旗)的城川民族干部学院上课,第二天早上就会回来。
 
而据上海观察的消息,钟扬原本计划昨天在城川民族干部学院做一场讲座,在路上不幸遭遇车祸。
 
钟扬教授突然离去?朋友、同事和学生,没人敢相信这一消息,也不愿相信这一消息,“希望最后发现是弄错了”——直到昨天下午4点复旦大学官网发出“沉痛悼念钟扬教授”的公告。
 
“真的难过极了,”钟扬教授指导过的一个博士说。
 
钟扬生前是复旦大学和西藏大学教授,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他脸庞黝黑,身体结实,有着丰富的野外考察的经验。在过去十几年,他不断从上海走到西藏,走遍青藏高原条件艰苦的高海拔地区,只为了收集一些可能上百年后会对人类有用的植物种子,因为这些植物一旦消失,就再也挽救不回来。他说自己是为了种子“末日方舟”而行动,而他帮助西藏培养博士生和植物学研究者则是在“播种未来”。
 
“不是杰出者善梦,而是善梦者杰出”,钟扬曾说过的这句话可能对他一生最好的注释。
 
“任何生命都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钟扬曾这样说,“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而我们采集的种子,也许会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生根、发芽,到那时,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梦想。”
 
Rest in Peace。
 
 
沉痛悼念钟扬教授
 
钟扬,1964年出生于湖北黄冈,1979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1984年毕业于该校无线电电子学系,获无线电电子学工学学士;留学日本国立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The Graduate University for Advanced Studies),获生物系统科学博士。1984-1999年在中科院武汉植物所工作,历任研究实习员、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1992)、研究员(1996)、副所长(1997);1992-1998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和密西根州立大学合作研究4年。
 
2000年起任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植物学和生物信息学博士生导师,并担任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常务副院长,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上海生物信息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任北京大学理论生物学中心教授、西藏大学教授等;兼任中国生物物理学会生物信息学与理论生物物理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植物学会系统与进化植物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2002-2006年两次任日本文部科学省统计数理研究所外国人客员教授。2009年被教育部批准为长江计划特聘教授(西藏大学),曾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是中组部第六、七、八批援藏干部,曾任西藏大学校长助理。
 
钟扬教授曾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上海市自然科学二等奖、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全国对口支援西藏先进个人、国家发明二等奖、全国先进工作者、“上海市精神文明十佳好人好事”奖、上海市教卫系统优秀党员、中央电视台和光明日报社2015“寻找最美教师”大型公益活动“特别关注教师”等荣誉。“钟扬青藏高原生物学研究创新工作室”被上海市总工会命名为“上海市劳模创新工作室”。(来自复旦大学官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