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威胁升级:曾经的“绝症”,如今是最大传染病 | 防治结核病日

威胁升级:曾经的“绝症”,如今是最大传染病 | 防治结核病日

编者按:
1882年3月24日,德国科学家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1843 - 1910)宣布发现结核分枝杆菌(简称结核菌,下同),这也是人类首次在微观层面上发现了肺结核的致病菌。就在1995年,世界卫生组织将每年3月24日,也就是科赫发现结核菌的日子定为世界防治结核病日。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23年,结核病基本上能够得到有效地治疗,但这个威胁人类千百年的传染性疾病,到今天仍未消失,反而逐渐升级。抗击结核病,必须引起世人足够的重视。
 
撰文 | 吕浩然
责编 | 李晓明
 
如果被问及当今世界最可怕的传染病是什么?很多人的答案可能是艾滋病。然而,统计数据给出的答案却否定了大多数人的认知:结核病——这一威胁人类已久的传染病疾病,无论在发现历史、致死人数、传染难易程度、潜伏人数等方面,都要“领先”艾滋病。
 
传染病界的“老大”
 
曾有人将结核病比作“史上最成功的传染病”[1],这并不为过。
 
世界卫生组织(WHO)官网上,“结核病”实况报道专页所列举的信息为此提供了充分佐证[2]:
 
● 结核病与心脑血管疾病、肺癌、肝癌等慢性疾病并列,成为全世界十大死因之一。
● 仅2016年,全世界就有1040万人患有结核病,而其中170万人因该病死亡(包括4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远多于因艾滋病而死亡的人数(100万)[3]。
● 2016年,估计有100万名儿童染上了结核病,25万名儿童死于结核病(包括与艾滋病毒相关的结核病儿童),死亡概率估计达到了1/4。
● 结核病通过空气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当患有肺结核的人咳嗽、打喷嚏或吐痰时,就会把结核菌喷到空气中。人们只需要吸入少数几个这类细菌就会获得感染。
● 世界上大约四分之一的人口患有潜伏性结核,这意味着人们已经感染了结核菌,但(尚)未因病倒下,也不会传播疾病。
● 结核病是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头号杀手:2016年,艾滋病毒引起的死亡中40%是由结核病导致。
 
此外,结核病的病原菌——结核分枝杆菌的杀伤力和生存能力也非常强大。这种细菌生长缓慢,增殖一代需要10 - 20小时(其它常见的细菌增殖一代仅为10 - 20分钟)。不仅如此,结核菌一旦感染,可能并不会像其它病菌一样,马上发作,而是会潜伏在人体内,一旦免疫功能低下,它们就有可能“苏醒”。
 
据央广网报道,结核菌的这种特点使得结核病成为一种慢性疾病,其治疗周期也显著长于其它的细菌感染。结核菌在干燥痰内可以存活6 - 8个月,在- 6℃左右可以存活4 - 5年,粘附在空气尘埃中的结核菌可以保持传染性8 - 10天。这也就意味着,结核菌可以通过空气进行大范围传播,暴露在有结核菌空气中的所有人都可能受到结核菌的侵害,患上结核病。 
 
结核病还有一个“穷人病”的标签。WHO的数据显示,超过95%的结核病死亡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其中,七个国家占到结核病新发病例的64%,印度在数量上居首,随后是印度尼西亚、中国、菲律宾、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和南非。
 
“敌方正在逐渐升级”
 
当然,正是因为结核病“强大”的特性,它也成为现代医疗发展的首要攻坚对象之一。我们在谈论“击败”一项传染病(菌)的时候,最主要的两个手段就是疫苗和抗生素,但在结核病方面,但它们各自都有短板。
 
预防结核菌的疫苗主要是卡介苗,它也是现在新生儿童基本都会注射的一剂疫苗。但是卡介苗的主要作用是增强人体的免疫力,主要预防的是结核性脑膜炎和全身扩散性结核病,却并不会防止成年人罹患肺结核等疾病。
 
而提到抗生素,自上世纪中叶起,链霉素、卷曲霉素、利福平等抗生素的出现确实为对抗结核方面带来了巨大的助益,起初使用抗生素治疗结核病的治愈率也能达到90%。但时至今日,经过几十年的不断“自我升级”,同很多病菌一样,结核病(菌)的耐药性问题已经日益凸显。
 
据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高谦介绍,结核病从耐药性上可以分为单耐药结核病(仅耐一种抗结核药物)、多耐药结核病(耐一种以上的抗结核药物,不包括异烟肼和利福平这两种一线抗结核药物)、耐多药结核病(至少对异烟肼和利福平耐药,Multiple Drug-Resisant, MDR)和广泛耐药结核病(Extensively drug-resistant, XDR)。
 
这其中,前两者因为耐药种类较少,治疗难度并非很大。而MDR病人以及更严重的XDR病人,无论在治疗难度上还是治疗成本上,相较于前两者有着很大的提升。高谦举例说:“普通结核病患者治疗周期约为6 - 9个月,治愈率也比较高,能够达到85%以上,治疗成本(非住院治疗)也就2000元左右。”
 
然而患者一旦感染了耐药菌,并发展成为耐多药结核病,情况就会进步一恶化,“首先在治疗周期上将变得很长,达到18 - 24个月;治愈率一般都会降到50%以下;而在治疗成本上也呈现指数级的增长,由2000元直接增长到5万元以上,例如利奈唑胺,一粒就需要400元,这仅是一种抗生素,综合费用每天可能需要1000元以上,甚至一个治疗周期下来能达到几十万元。”高谦表示。
 
 
世卫组织:发挥领导力,终结结核病
 
在百万级的致死人数的背景下,不断增长的耐药率时刻提醒着各国持续加大防控力度,去进一步控制结核病的蔓延。据WHO估计,全球每年会有48万的MDR新发患者,其中5.4万会在中国。这仅仅是耐药患者的数字,而中国2016年新发结核病就达到近90万人,形势不容乐观。
 
此外,高谦还提到,在这5.4万的新发MDR患者中,传播性耐药(并非本人因治疗不当而产生耐药性,而是直接感染耐药菌)所占比例高达80%以上。也就是说,除却获得性耐药(因治疗不当引起的耐药,仍然是耐药结核病的重要成因之一),传播性耐药已经成为导致我国高耐药结核病疫情的主要原因。
 
“所以,对于耐药结核病的防控应以发现传染源、阻断传播为主”。高谦补充道。
 
好消息是,就在2017年11月16日-17日,包括中国在内的40个国家卫生部长和其他领导人在首届世卫组织终止结核病全球部长级会议上通过并签署了《部长宣言》[4],作出了包括建立多部门协作责任框架、确保充足的和可持续的筹资方式、促进全民健康以及相关科研创新等方面的高级别承诺,以加速终结结核病的进展。这也被誉为是国际社会与结核病作斗争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当然,我国对于结核病的防控由来已久,包括由上世纪九十年代发展而来的《结核病遏制策略》;2017年,中国又出台了《结核病分类标准WS196-2017》、《肺结核诊断标准WS288-2017》两个新的标准,这些都为中国结核病的防控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但是,持续的关注度、充足的资金支持仍是必要的保障,包括国家和各级政府领导者、结核病患者、医务工作者、非政府组织及其他合作伙伴等,所有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工作或领域内发挥领导力,共同为消除结核病而努力。
 
就在今天,让我们再一次为消除结核病——这个曾经的绝症,也是现今最大的传染病——发出警示。
 
参考文献:
[1]《这个杀手有点冷——史上最成功的传染病》,桓世彤,盖茨基金会,http://mp.weixin.qq.com/s/TcCO7_NUO9MlblytOBR24A
[2] 结核病,世界卫生组织,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104/zh/
[3] 艾滋病毒/艾滋病,世界卫生组织,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60/zh/
[4] 第一界世卫组织终止结核病全球部长级会议,WHO,http://www.who.int/tb/endtb-sdg-ministerial-conference/zh/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