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儿子的电脑 | “点滴”专栏

夏志宏:儿子的电脑 | “点滴”专栏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整个大学,我们对大儿子Patrick都很“抠”。
 
Patrick上大学前,我们有个约定:他大学期间的官方费用我们全包,而其它费用得自理。大学官方费用包括学费,住宿费和学校食堂的包餐费。当然寒假、暑假回家来回机票我们也全包。其它一切费用包括买手机、手机月费、餐馆吃饭、出去玩的费用等等,我们一概不管。
 
当然,他自己可以打工赚钱,他赚的钱怎么花我们一概不管。Patrick从高中开始就在暑假期间打工,上大学前两个暑假都是被其它中学邀请,教一些培训课,主要关于中学生的辩论比赛。他有自己的银行账号,似乎赚的钱还不少,足够他零花。
 
在约定之外,我们也会请客。我们经常电话里对Patrick说,这个星期辛苦了,找个餐馆好好吃一顿吧,我们买单。或者,今天是你生日,应该和朋友一起玩玩,我们买单。或者,听说滑雪场最近雪不错,这个周末去滑雪吧,我们请客。学期结束回家时,他给我们看账单,凡是我们答应的,加在一起后我开张支票给他。他妈妈会逐项仔细检查,绝对不会多给,有时还为几块钱的事儿计较。
 
送Patrick去大学时,我给他买了一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并叮嘱他,以后电脑坏了,或者你想换新的,你自己花钱,我们不再管你电脑的事儿。
 
大二的时候,有一次他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把电脑放在伯克利锁着的实验室里。没想到门锁被撬,电脑被偷了。他很沮丧地打电话给我,希望我帮他重买一台电脑。要知道他是学计算机的,电脑对他很重要。Patrick说这次电脑丢失不是他的过错,一个劲儿地埋冤伯克利加州大学太烂。
 
我有心给他买,但他妈妈坚决反对。他妈妈拿过电话对他说,这次可能不是你的过错,但更不是我们的过错,怎么就要我们承担后果呢?
 
儿子听了几乎要哭了,但我们还是狠心没买。后来Patrick只好用自己赚的钱买了个比较便宜的,但对我们在此事上的做法上,心里是很委屈的。其实当时我心里也挺难受,但还是坚持没给他买。
 
四年的时间过得很快,儿子转眼就大学毕业了。毕业回到家,我和Patrick好好谈了一次。我告诉他,大学期间,我们不是舍不得给你花钱,我们是不想让你有依靠的想法,培养你的独立精神。在你上大学之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笔你的教育经费。大学毕业,你已经完全成长,我们不再担心。账户里还剩六万美金,现在全部给你,你怎么用都行。 
 
这次儿子真哭了。 
 
Patrick很优秀,知名IT公司诸如Google,Facebook,Microsoft等都给了offer,希望他去工作,而MIT, Carnegie-Mellon(CMU)等计算机强校则全奖希望他去读书,后来他又拿到了竞争非常激烈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博士生全额奖学金。最后,Patrick 选择了去CMU读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