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初进美利坚 | “点滴”专栏

夏志宏:初进美利坚 | “点滴”专栏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1983年10月30日,我乘坐中国民航(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班机从上海虹桥机场飞往美国旧金山。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穿着一件在上海新买的牛仔裤,怀里揣着200美元,充满兴奋与期待。
 
十个小时的飞行并没有觉得漫长和不适,到旧金山降落时反觉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下飞机时已是旧金山的清晨。出了海关后真正到了美国,出于好奇到处张望。一中年同胞见状问我,“是刚下飞机的?”
我回答说,“是啊。”
他接着问,“刚才中国民航航班来的?”
“是的。”
“要去哪儿?”
“美国中部的Champaign-Urbana, 伊利诺大学。”
“买机票了吗?”
“没有。”
“我是中国驻美领事馆来接机的。想去旧金山领事馆吗?”
 “好啊。”
 
于是,我上了领事馆到机场接机的车,车上坐了十几个人,都是公事来美国的。在国内由于种种原因,旅行社买不到从旧金山去Champaign的机票,最后只好给了我一张购买机票的旅行支票。我原先打算到旧金山后买当天的票去伊利诺大学。现在既然有人接我,我想不妨在旧金山呆几天。反正学校早已开学,而下学期还早,不用急着赶过去。
 
从机场到领馆的一路上,我没看到一个人,这和中国的城市形成一个很大的反差。记得当时特别惊讶,原来美国大城市人口如此稀少。
 
到领馆后,工作人员安排了房间,这时才觉得累了。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儿,没想到因为时差,一觉睡到了傍晚。晚上在领馆吃了晚饭后,就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以前听了不少关于美国的安全警示,就没敢走太远。什么都很新鲜,感觉晚上的旧金山很安静,没有中国城市那么热闹。
 
晚饭时认识了一位在美国某大学访问的张老师,来领事馆办一些手续。张老师告诉我第二天是美国的“万圣节”(Halloween),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出去看看。尽管不知道什么是万圣节,我欣然答应。第二天在一公园里看到众多大人小孩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特别惊奇,一度认为美国人可能平常就喜欢这么穿。另外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公园里看到的几棵日本红枫,觉得特别别致。若干年后买了房子,我在院子里都一直种有日本红枫。
 
万圣节的下午,领馆教育组的领事热情地帮我买了去Champaign的机票,并在第二天中午派车送我去了机场。旧金山去Champaign没有直航班机,得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转。转乘的是螺旋桨小飞机,噪音巨大,晃晃悠悠。不到一小时后,降落到Champaign机场。下飞机时天色已晚,机场上看到的第一个标志是“欢迎来到伊利诺大学”。有点小激动,大学竟然有机场。
 
我一生中遇到过很多很多好人,他们在明中或暗中帮过我很多忙。我在伊利诺大学无亲无故,不认识任何人,当然也没指望有人来接机。原先的打算是,到达后随便找个旅馆住一夜,第二天去数学系再说。但取了行李出机场时却发现一美国人举一牌子,上面赫然写着我的名字。问了才知道是伊利诺大学国际学生办公室的老师,前来接我。我问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航班的,他说是一个姓张的老师打电话告诉他们的。原来张老师听领事说我一个人走了,很不放心,给学校打了电话。
 
接我的老师问我要去哪儿,我说不知道。他略显惊讶,在机场用公用电话打了一个电话,走过来和我说,有一家庭很乐意今天接待你,接着开车把我送到一美国人家里。这一家四口,爸妈加俩上中学的小孩。全家特别热情,问长问短。当时来美留学的大陆学生非常少,大家都很好奇。这时,小男孩不小心碰倒了水杯,说了声“Oops(糟糕,口语)!”, 转身问我:
 
“How do you say `Oops` in Chinese(怎么用中文说`Oops`)?”
 
第二天早餐吃了煎鸡蛋、烤面包和果汁。国际学生办公室老师过来把我接到了学校,叫来了几个中国同学,算是找到了组织,安顿了下来。
 
我申请美国学校时,根本不知道大学还有排名一说。我读了不少专业论文,基本上是喜欢谁的文章就申请哪儿。当时最想去的是西北大学,但西北两字在国人看来确实很土、很落后,着实给一位想去阿拉巴马大学的同学嘲笑了一番。
 
结果是我TOEFL考得太晚,没赶上西北大学录取,而伊利诺大学可以随时入学,因此先去了伊利诺大学半年,84年如愿转入西北。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