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专访 | 一位华人科学家在德国的遭遇

专访 | 一位华人科学家在德国的遭遇

撰文 | 冯可可   陈晓雪 责编 | 陈晓雪
德国顶级学府海德堡大学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学术信任危机。一个多月前,海德堡大学医院高调发布 “HeiScreen” 项目,即用血液检测对乳腺癌进行早期筛查。在宣传资料里,医院称只需几毫升的血液,便可实现准确率高达80%以上的乳腺癌早期检测,并称这项技术将于今年之内进入市场。
 
目前,乳腺癌检测方法主要有影像、超声、核磁共振等,血液筛查若能检测到早期乳腺癌,将大大减轻女性受到的疼痛和辐射。
 
然而,这一新闻发布时,海德堡大学仅称研究者对900多个女性,包括500余名乳腺癌病人和400个健康女性进行了研究,但并未提供详细的实验数据,也没有学术期刊或者会议的同行评审。德国媒体《明镜》报道称,德国七家医学类协会联名反对此项“没有证据支撑”的技术发布,并称是“与医学伦理的原则相悖”。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明镜》的调查显示,乳腺癌血液检测技术的发明人并非来自HeiScreen 项目团队,而是一个叫做杨蓉西的中国人。
 
2017年春天,还是海德堡大学医院职员的杨蓉西,带领着一个叫做 MammaScreen 的团队研究用血液检测筛查早期乳腺癌,并已申请相关专利。
 
然而,在与医院就利益分配谈判的关键时刻,杨蓉西突然被撤职,行动遭到限制,MammaScreen项目被他人接管……
 
在与院方周旋了几个月后,杨蓉西选择离开德国,回到中国。
 
德国一直是杨蓉西向往的学术天堂。在德十一年,她也从一名普通留学生成长为项目带头人,但在德国最后一年的经历,让她深切感受到了玻璃天花板的存在。在与《知识分子》的对话中,她讲述了从科研到创业的艰辛,以及德国学术系统的保守与排外。
 
 
从学术到创业
 
2015年11月,杨蓉西领导的“新一代乳腺癌早期体外分子筛查技术”项目获得了86.6万欧元的创业基金。这笔叫做 EXIST 的基金由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设立,专门支持新技术和医疗产品的创业项目。杨蓉西是第一个作为项目领导获此殊荣的中国学者。
 
海德堡大学官网截图,其中,标蓝的部分表示,杨蓉西是早期乳腺癌检测项目的领导。
 
杨蓉西从2010年开始做乳腺癌体外分子技术的研发,那时她刚刚从德国国家癌症研究中心博士毕业,在海德堡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在过去六年的研究中,杨蓉西成功地确定了血液中与乳腺癌相关的一系列新型的表观分子标志物,以建立筛查早期乳腺癌的检测系统。
 
创业基金的获得标志着一个重要转折:科研成果向商业转化。
 
获得基金后,杨蓉西便建立了 “MammaScreen” 团队。杨蓉西告诉《知识分子》,创业基金大约于2016年5月到账,她建立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四人项目组,其他三人为联合创始人 Hamid Emminger 博士(前罗氏诊断市场部门前全球商务战略发展部门副总裁)和另外两名博士后。海德堡大学医院成为了该“创业公司”的办公场地和挂靠单位。
 
作为创业团队核心,杨蓉西的任务不仅是推动科研进展,还有吸引社会融资。陆陆续续地,多个商业公司和风投机构对此项目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其中包括A股上市公司博爱新开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新开源)。
 
然而,2017年3月底,杨蓉西却从早期乳腺癌检测项目中被 “出局” 了。
 
突然出局
 
2017年4月初的一天,杨蓉西像往常一样,早上9点后到达位于海德堡大学妇科医院一楼的办公室,准备刷卡进门。然而,门卡竟然失效了。
 
她以为自己的门卡出现了问题,询问前台工作人员未果,后发现打不开自己的研究数据了,她意识到 “情况不妙”。
 
在此之前的3月30日,杨蓉西已收到海德堡大学医院法律部门负责人Markus Jones 的邮件,她所主导的 “MammaScreen” 项目将由德国同事 Sarah Schott 接手,而她只有三个选择:终止劳动合同、为项目的新领导打工或调岗。
 
Schott是海德堡大学妇科医院的医生,与主攻科研的杨蓉西不同,Schott 是临床医生,也曾是妇科医院院长 Christof Sohn 的博士生。杨蓉西告诉《知识分子》,Schott 之前除了帮助收集血样等样品外,对 “MammaScreen” 项目知之甚少。
 
在团队成员的建议下,杨蓉西想向工会求救,但工会得知法律部门介入后,表示没有办法。
 
为何会 “出局”?杨蓉西曾想要一个官方解释,但院方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她提供给《知识分子》的邮件记录显示,Markus Jones 称,他代表妇科医院院长 Sohn 宣布她的解职;而Sohn则表示,这是医院董事会、律师和 TTHD 的共同决定。
 
TTHD是个什么机构?
 
与国际主流学界一样,海德堡大学视员工的发明为职务发明,专利的所有权属于学校,发明人仅享有分红权。TTHD(Technology Transfer Heidelberg GmbH)就是海德堡大学医院用来管理旗下专利的公司。
 
杨蓉西和她的博士生导师 Barbara Burwinkel,以及海德堡大学的另一位教授 Andreas Schneeweiss 是乳腺癌血液检测技术的共同发明人。
 
推动乳腺癌血液检测创业项目,非常重要的一环便是与 TTHD 协调利益分配问题。
 
杨蓉西告诉《知识分子》,与TTHD的谈判前后持续了七个月。杨蓉西说,她的律师此前参与过其他创业项目与TTHD股权分配的谈判,因此了解,一般情况下,TTHD 对于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创业项目持股比例通常在5%,而杨蓉西已经答应给 TTHD 高于一般比例的优惠条件。2017年3月,TTHD 突然将要价抬高到30%,“非常不合常规”。对此杨蓉西没有答应。TTHD 宣布“谈判破裂”。
 
杨蓉西回忆道,自院方解除她项目领导的位置后,她被安排到另一间办公室办公,并且受到非常严格的监控。上班下班、午休吃饭……她所有的行动都需要向妇科医院院长Christof Sohn 的秘书或者 Schott 打报告。
 
这种“特殊待遇”整个医院里都是十分罕见的。“这在德国是不寻常的,我认为这样是‘围攻’(mobbing)。我为蓉西感到难过。”海德堡大学医院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对此评论说。
 
在被隔离的那段时间,杨蓉西说,Schott 会每隔一小时联系她,以确认她在办公室里,并且时不时问她项目的数据等细节问题。德国有着严格的用工制度,一旦被发现旷工,雇主就有充分的理由开除员工。对于杨蓉西这样的外国人来说,一旦被开除,将会成为职业生涯的污点。
 
与此同时,杨蓉西说,Schott 以及TTHD还分别与她的两个博士后谈话,询问他们杨蓉西是否隐瞒了数据,但是没有成功。
 
为了不被抓到旷工的把柄,杨蓉西谨慎到不仅按照要求将工作时间进行当面汇报,还将办公室的钟表实时拍照通过邮件发给院方多人。她一边与院方谈判,一边还要与律师商量对策。
 
她也曾考虑过拿起法律的武器。然而,四方打听后,懂行的朋友表示没人敢管这件事,连大学的工会听说法律部门介入后,也表示无能为力。加之遭到类似“软禁”的待遇,杨蓉西告诉《知识分子》,当时的她只想回国,“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后边会干什么事”。
 
2017年夏天,杨蓉西与医院协议离职,回到了中国。
 
新闻稿上的科研
 
今年2月21日,海德堡大学医院高调发布了可以“市场化”(marketable)的 “HeiScreen” 项目,通过检测血液中的15种标志物,有望诊断是否患有乳腺癌,并称该技术预计今年上市并投入临床应用。
 
海德堡大学医院官网的新闻显示,乳腺癌血液检测的主要研发者为海德堡大学妇科医院的 Sarah Schott 和 Christof Sohn,前者为杨蓉西MammaScreen项目的继任者,后者为杨蓉西的前上司。Christof Sohn 提到,这种血液检测法是“革命性的”,对于50岁以下的女性的准确率可达86%,对于50岁以上女性的准确率也能达到60%。
 
 
与此同时,一个叫做HeiScreen GmbH(HeiScreen有限公司)的公司已经成立,以推广这一技术走向市场。
 
据德媒《莱茵-内卡报》(Rhein-Neckar Zeitung)报道,海德堡大学 TTHD 持有HeiScreen 有限公司48.6%的股份(TTHD的两位负责人占有TTHD10%的股份,也因此间接私人持有HeiScreen有限公司4.86%的股份),Sohn 和 Schott分别持有4.9%和7.3%的股份;TTHD 持有另一家项目公司 Heiscreen NKY 有限公司80%的股份(TTHD的两位负责人占有TTHD10%的股份,也因此间接私人持有HeiScreen NKY 8%的股份),而 Sohn 和 Schott分别持有8%和12%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向杨蓉西团队表达过兴趣的A股上市公司新开源也是 HeiScreen 项目的投资方之一。据《莱茵-内卡报》,新开源是 HeiScreen 进入亚洲市场的关键合作伙伴。自海德堡大学医院2月底的高调宣传后,新开源的股价在一周内迅速上涨近20%,一个月内涨幅超过55%。
 
另外,这项技术没有在任何学术期刊或会议上发布,而是通过新闻稿宣传,这在治学严谨的德国实属罕见。
 
“这个研究无法得到尊重……只是单方面增加了‘希望’,我认为这是很不道德的。”德国柏林布赫赫利俄斯综合诊所的首席内科医生 Micheal Untch 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ZDF)采访时评价道,这位教授有着30年的乳腺癌研究经验。
 
上文提到的海德堡大学医院不具名教授告诉《知识分子》,在乳腺癌血液检测研发中,杨蓉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a very important person in developing  this blood test)。与此同时,该教授同时强调,这项技术并非杨蓉西团队独创,目前也尚未经过大样本实验的检验。
 
目前就职于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杨蓉西也表示,乳腺癌血液检测从研究到商业化,中间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杨蓉西正在继续肿瘤早期诊断的研究。
 
看不见的天花板
 
“如果我不是能够回国,如果不是中国还足够空间让我去发展,他们真的是毁了我的职业生涯。” 两年后想起这段经历,杨蓉西忍不住感慨说。
 
杨蓉西是土生土长的四川西昌人,2004年从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本科毕业后,保送进入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化细胞所,师从著名细胞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裴钢。硕士期间,她得到了海德堡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的资格,便开始了与德国的缘分。
 
从研究生一路读博,最后成为项目的领头人,杨蓉西表示非常感激海德堡大学为她提供平等的环境和众多的机会。然而,当她成长地越来越快,身份越来越重要,“去触碰它们顶层资源的时候就非常有敌意的”,杨蓉西说。海德堡大学医院的中国人很多,但做到课题组长的级别,她是当时唯一一个。
 
在德工作期间,她也经历过一些似有似无的排挤。例如,她刚到海德堡大学医院,建立 “MammaScreen” 项目的时候,院方明明知道她还会招三个人,却只提供了一台电脑;院内很多信息都靠纸质信件沟通,但她一开始连信箱也没有;与她平级的同事Sarah Schott 对外介绍她是自己的博士后……
 
同样留德的德国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刘海坤也有类似感受,他告诉《知识分子》,德国医学系统不愿意跟外部进行合作,这个 “圈子里都是知道的”,而且德国的创业环境越来越落后于美国,这是学术界的共识。
 
杨蓉西介绍说,在德国学界,像她这样由学术转型为创业的人少之又少。这是一个“非常规的路径”,除了德国人“保守”外,最关键的是,“德国没有中国这么多的热情和资本”。
 
杨蓉西离开德国后,MammaScreen 项目也解散了,其他三位德国成员也陆续离开。他们未就此事发声。
 
对于杨蓉西在海德堡大学最后这段时间的经历,《知识分子》分别联系了 Sohn,Schott 和 Jones,均未得到回复。
 
3月29日,海德堡大学医院回复《知识分子》称,将认真对待相关的批评,并成立了内部工作组和主要由外部专家组成的独立委员会,以全方面地检查整个事件,但并未回应有关杨蓉西当年职位变动的问题。
 
4月8日,海德堡大学医院监事会称,已任命了一个的独立的外部委员会展开调查,并直接向海德堡大学医院监事会,而不是海德堡大学医院报告。德媒最新消息,当地检察机关也已介入,展开调查。
 
“一个科学界的里程碑事件最终演化成了一场灾难,由此也大大损害了一个杰出研究机构的可信度,” 德国电视二台如是评价。
 
《知识分子》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的后续进展,敬请留意。
 
周瑞对文本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1. https://www.klinikum.uni-heidelberg.de/pressemitteilungen.136514.0.html?&tx_ifabprins_pressmanagement%5Baction%5D=show&tx_ifabprins_pressmanagement%5Bcontroller%5D=PressManagement&tx_ifabprins_pressmanagement%5Bid%5D=5773
2. https://www.heiscreen.de/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kbqZyNL4Dw
4. https://www.faz.net/aktuell/gesellschaft/gesundheit/wird-der-test-zur-krebsfrueherkennung-aus-heidelberg-je-umgesetzt-16131043.html
5. https://www.uni-heidelberg.de/alumni/research-alumni/2016/02/en/exist-funding.html
6. https://www.spiegel.de/plus/brustkrebs-das-maerchen-vom-wundertest-aus-heidelberg-a-00000000-0002-0001-0000-000163155878
http://wap.sciencenet.cn//mobile.php?type=detail&id=424799&mobile=1&mod=news&id=424799
7. https://www.rnz.de/nachrichten/heidelberg_artikel,-brustkrebs-bluttest-die-bluttest-erfinder-fuehlen-sich-ausgebootet-_arid,429404.html
8. https://www.zdf.de/nachrichten/heute-journal/brustkrebsforscher-in-der-kritik-100.html
9. http://www.szse.cn/disclosure/listed/bulletinDetail/index.html?d651f9fe-4a0d-42b6-944b-5d0fe75c4359
10. https://www.rnz.de/nachrichten/heidelberg_artikel,-brustkrebs-bluttest-die-bluttest-erfinder-fuehlen-sich-ausgebootet-_arid,429404.html
11. https://www.rnz.de/nachrichten/heidelberg_artikel,-wieso-der-bluttest-zum-flop-wurde-die-chronologie-des-versagens-am-heidelberger-uniklinikum-_arid,432967.html
12. http://news.cntv.cn/2015/12/14/ARTI1450059136585747.shtml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