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院士评选:能不能把握标准,会不会重蹈覆辙?

院士评选:能不能把握标准,会不会重蹈覆辙?

编者按:
同是院士,各自的声誉却大不相同。作为中国学术界最高荣誉性称号,如果遭遇利益的侵蚀,则荣誉距离丧失标准、进而贬值的日子就不远了。
 
撰文 | 赵一木
责编 | 青蘋末
 
2019年4月30日,中国工程院在其官网上公布了《中国工程院2019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名单中有效候选人531名,其中包括多位来自知名民营企业的科研人员以及管理人员——
 
· 百度创始人 李彦宏
· 比亚迪创始人 王传福
·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 沈向洋
· 百度高级副总裁 王海峰
·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 王坚
· 微众银行(腾讯牵头发起设立的互联网银行)首席人工智能官 杨强
 
不过略有区别:李彦宏、王传福与王坚均为工程管理学部院士候选人,而沈向洋、王海峰以及杨强则位列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部院士候选人名单。
 
这一院士候选人名单一定程度上体现了1月1日发布的《中国工程院关于提名2019年院士候选人的通知》中的要求:
 
提名候选人时,在坚持标准条件的前提下,要注意对长期工作在工程技术第一线及在民营企业技术创新中做出重大成就和贡献的工程科技专家的提名。
 
1月14日,《中国科协办公厅关于组织推选2019年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的通知》中提出:
 
有关全国学会 “在推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中要特别关注在企业特别是基层和民营企业技术创新中做出重大成就和贡献的工程科技专家”,省级科协“要特别关注、发现和推选出在基层和民营企业技术创新中做出重大成就和贡献的工程科技专家。”
 
院士大门为民企科技人员敞开,一定程度上被视为有利于引导科研人员向企业流动、推动技术创新的举措,而且这在其他国家的院士遴选过程中也并不罕见。比如在2018年英国皇家学会(世界上历史最长而又从未中断过的科学学会)的当选会士名单中就有SpaceX的创始人马斯克,以及Deepmind的创始人哈萨比斯。
 
但同样是 “院士”,这顶帽子的含金量却很不相同。与其他国家院士大多为荣誉称号不同,在中国,院士头衔有着不一样的内涵且包含着众多潜在的福利。《南方周末》在2011年的一篇报道就明确指出“一些熟悉政界的人士常常开玩笑称,两院(中科院、工程院)是’中国部级官员最多的单位’——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人们几乎公认,院士们均享受相当于副省/部级待遇。” 这种说法虽有不当之处——中科院院士葛均波曾经辟谣,“这是社会对院士的一个误解。所谓副部级待遇,就是生病时,可以去看干部保健门诊。其他的,院士没有任何行政权力或待遇”——但是,一些院士在科技项目决策、经费评审、各类评奖中的隐形权力,却不容小觑。
 
近年来,一些地方和高校为引进院士不断开出“天价”,动辄千万元项目经费,数百万元人才津贴和各类生活补助等等,不一而足,便是看上了院士这块金字招牌的潜在价值。
 
而李彦宏、王传福与王坚作为候选人的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也因为众多高官、高管当选而备受诟病,被人戏称为“高官、高管俱乐部”。
 
因此,这份候选人名单一经公布,就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议,其中最受大家关注的还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之前因“魏则西事件”李彦宏备受指责,这一次他又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不少评论均提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办法》,其中明确指出—— “在工程科学技术方面做出重大的、创造性的成就和贡献,热爱祖国,学风正派,品行端正,具有中国国籍的高级工程师、研究员、教授或具有同等职称的专家,可被提名为院士候选人并当选为院士。“ 
 
“品行端正”主要是指院士应具备优良的科学道德与学风,良好的行为品德和端正的生活作风。
 
而对照鲜明的事实却是,百度近年来因为医疗搜索的“竞价排名”而误导了众多患者、耽误了他们进行正规治疗,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批评和指责。《人民日报》旗下公众号《侠客岛》在“魏则西事件”爆发之后就直接批评 “百度和资本悄声无息地构建了一个庞大的蜘蛛网,在谎言和欺骗中,完成了对普通百姓最无情的围猎。而这其中,因为走投无路,很多人把身家性命都赌在了这一个小小的搜索窗口中。”
 
而就在今年4月26日,深圳公安局龙岗分局也在其发布的案情披露中直接表示“看病靠百度?等于作死!3家医院1家公司被查”,揭露了 “莆田系野鸡医院” & “臭名昭著网络医托” & “屡教不改的百度竞价”,三方如何联手,一步步榨干病患的血汗钱。
 
在此背景下,百度的创始人李彦宏是否满足院士候选人“品行端正”的条件成为各方热议的问题。
 
中国工程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工程科学技术界的最高荣誉性、咨询性学术机构,不拘一格嘉奖人才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能不能把握标准,会不会重蹈覆辙,可能仍是疑问。
 
2011年当选的“烟草院士”谢剑平就是例证。在科学界已经达成了香烟降焦不能减害的共识的前提下,谢剑平仍凭借着有中国特色的卷烟“减害降焦”法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就如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副主任杨功焕所言:“这是中国科学界的耻辱!这是中国工程院的耻辱!”
 
在谢剑平当选一年之后,这样的争议都没有减退。《新京报》在2013年年初报道,近百位院士、专家达成共识:谢剑平作为烟草业的研究人员,其所谓“降焦减害”研究成果为烟草业利益服务,刻意隐瞒低焦卷烟对公众的健康危害,其所言所行,违背了科学伦理和科学道德,强烈呼吁中国工程院尽快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敦请科技部再审查谢剑平既往所获的3个国家科技进步奖,是否存在方向、伦理、学术造假问题。
 
正如《知识分子》特约评论员李晗冰所言:
 
毕竟,“院士”这块金字招牌太值钱了。 尽管近些年上面一再强调“院士要去行政化、利益化,回归学术性和荣誉性”,并高调推进院士制度改革,但现实情况却是:包括“院士退休”在内的制度改革几近停滞,少数院士在科技界一言九鼎的做派似乎没有改变多少,而从民到官、弥漫全社会的院士迷信也似乎依然如故。 在这种情况下,鼓励民企科技人员参选院士到底是福是祸、相关部门能否把好事办好,也只有”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关于本期的院士评选话题,欢迎各位读者来稿讨论。投稿邮箱:editor@zhishifenzi.com
 
 参考文献:
1.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1/422123.shtm
2.https://www.cae.cn/cae/html/main/col323/.../20181227180506857821443_1.html
3.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1/6/247999-1.shtm
4.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4/425837.shtm
5.http://wap.huanqiu.com/r/MV8wXzg4NDU2MDdfMTI2NF8xNDYyMTg2NTAw
6.http://paper.sciencenet.cn/htmlnews/2011/12/256825-1.shtm
7.http://m.sohu.com/n/363607181/
8.http://www.zhishifenzi.com/depth/depth/5553.html
9.https://finance.sina.cn/2019-04-26/detail-ihvhiewr8456104.d.html?from=wap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