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埃默里大学风波又起,另一华人学者或已离开

埃默里大学风波又起,另一华人学者或已离开

撰文 | 叶水送 责编 | 夏志坚
美国埃默里大学里的华人学者正在经历 “艰难时刻”。在该校不到30名的华人教授中,最近两个月先后有3名华人学者已离开或打算离开,另有一名遭到学校 “排挤”。
 
从去年年底,埃默里大学就开始响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政策,对该校的国外势力进行调查。今年3月17日,来自埃默里大学的9名华人学者针对当下美国华裔学者处于不利环境的情况,联合写信给该校校长 Claire Sterk,希望她能重申支持国际合作和在校华裔学者的权益。3月19日,校长首席代表对联名信予以回复,表示埃默里大学的相关声明正在制定中,将在不久后公布。
 
与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凯斯西储大学、莱斯大学、特拉华大学等做法不同的是,埃默里大学即使在华人教授集体敦促下,至今还没有发表公开声明。
 
而且事态也以相反的方向发展。截至目前,这封联名信的9位学者中已有3位离开或打算离开,一名学者被迫让出自己的实验室。
 
“此举意在撵人”,埃默里大学医学院麻醉科终身教授于山平对《知识分子》表示。他是被学校要求让出自己实验室的学者,也是这封联名信的发起人和执笔人。
 
华人学者被迫让出实验室
 
 
根据《科学》在当地时间6月12日的报道,埃默里大学认为于山平的科研能力下降,须将他的实验室让给一位刚来的初级教员,而且不安排新的实验室,在其一再要求下,才将其安排在离校园4公里外的美国退伍军人事务医学中心。
 
于山平亦对《知识分子》表示,“学校方面是突然要求我搬出办公室,理由是给一个新来的助理教授腾地方,同时明确说没有其他办公室给我用,显然是在撵我走。” 于山平为埃默里大学的终身教授,也是该校医学院的 Asa Griggs Candler 荣誉教授。
 
于山平早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1990年获得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博士学位,2008年进入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部门麻醉系工作,已在埃默里大学工作了11年。
 
于山平的科研能力是否下降?2018年,于山平申请了150万美元的NIH研究经费。尽管这两笔保证他研究工作的经费分别将在2019年和2020年底到期,但于山平表示他已经向NIH提交了新的项目经费申请。有学者对《知识分子》表示,“他的科研项目2019年至2020年到期,现在正在申请也是很正常的。” 埃默里大学给出科研能力下降的理由有些牵强。
 
于山平为何被校方调整实验室,并且没有安排新的实验室?一位在埃默里大学工作的华人学者给出另一个解释,“埃默里大学是私立大学里第一个可以以经费情况给教授降级的大学。此前该校医学工程某实验室主任的一位白人教授也被降级。”
 
对于这一说法,于山平并不认同,他对《知识分子》表示,“所谓的重新计算我的基金来分配实验室,根本就没有和我讨论过。唯一的目的是,(让我)搬出办公室,这样我在校园里将无办公之地。”
 
联名信“惹祸上身”?
 
今年3月,于山平、李晓江以及李世华等9位华人写联名信给埃默里大学校长 Claire Sterk,希望她能够像加州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一样发出公开声明,以支持学校里的华人学者。
 
 
此次联名信由于山平发起并执笔。他们在信中写到,“对于当下偏倚的政治环境,我们对最近加州伯克利分校校长 Carol Christ 以及斯坦福大学校长 Marc Tessier-Lavigne 和教务长 Persis Drell 重申支持大学所有教员和国际合作,不问他们出生的国籍表示赞赏。”
 
在联名信中,9位学者还表示已经感受到了埃默里大学正在发生对华人学者、访问学者的偏见,这些有意图的行为会破坏教学活动,并 “希望埃默里大学能重申国际科研群体的贡献,这样的声明对埃默里大学不同背景的国际合作有益”。
 
联名信虽然获得了校长代表的回复,但是埃默里大学随后的做法并没有满足他们的主张,多名华人学者先后被解雇或离开。
 
在于山平看来,自己遭埃默里大学“排挤”的原因就在于此前发起并执笔了这封联名信。于山平对科技媒体《Deeptech》表示,“学校这么对待我,我们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理由。”
 
此前埃默里大学两位华人学者因未充分披露同国内的关系而被解雇,于山平是否也存在这样的问题?
 
“我同国内的合作并不算密切,主要是培养研究生。我没有全职工作,也谈不上违反规定。”于山平对《知识分子》表示。目前,他的实验室还在运转,不过,他需要在6月底离开现在的实验室。
 
埃默里大学第三名学者已离开?
 
 
今年5月底,埃默里大学医学院以未充分公开来自国外的研究经费以及在中国研究机构和大学工作的范围为由解雇了李晓江和李世华,李晓江的实验室也被解散。
 
根据《科学》介绍,另有一名华人学者业已离开。据《知识分子》了解,这名华人学者为董金堂博士,他是埃默里大学医学院血液学和医学肿瘤学系教授,也是联名信9位学者中的一员。目前,还不确定他是否完全离开埃默里大学。《知识分子》尝试与之联系,未获得回复。
 
董金堂1984年于南开大学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1989年获得北京协和医学院病理生理学博士学位。2002年加入埃默里大学,曾获美国 NIH 院长奖等奖项。2006年开始回国工作,在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任职,并获得 “长江学者” 特聘教授称号,2009年入选为“千人”学者。目前,董金堂是南方科技大学的讲席教授。今年5月底,董金堂在南方科技大学的实验室开始招聘人员,了解董金堂的人表示,其目前主要在国内的时间较多。
 
华人学者是否遭受不公正的待遇?
 
对于埃默里大学先后对数名华人学者的处理事件,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一名仍在埃默里大学工作的华人学者对《知识分子》表示,这些事件 “只是时机敏感,触发了国内媒体报道。事情本身很简单,不必过分解读。”
 
华人学者被解聘一事,有无对埃默里大学的其他教员带来恐慌或疑惑?这名华人学者表示 “没有任何恐慌或疑惑”。他还表示,埃默里大学内部包括所有华人教授员工对此事平静以待,学术科研群体理性客观。
 
在埃默里大学近200年的发展历史中,曾出现不少种族歧视事件,如埃默里大学的创建者和早期领导者曾是奴隶制的支持者;二战结束后(1949年至1961年),该校教员仍歧视牙科学院里的犹太裔学生,故意让他们不及格以及重复补修课程。此类事件成为该校的黑历史。
 
2011年,埃默里大学校董事会主席专门就当年埃默里大学支持奴隶制发表声明表示歉意,并认为大学应当帮助学生寻找分辨是非的智慧,支持不同族裔的学生,使其成为埃默里大学的一部分。
 
这些历史已被埃默里大学放在学校官网的显著位置上。学校正视历史的态度值得称赞,但类似的事件是否正在发生?  
 
 参考资料:
1. 李晓江夫妇昨日被埃默里大学解雇,正考虑回国工作. 知识分子。
2. 埃默里大学风波再起,华人科学家称“遭到史无前例的对待”丨独家对话旋涡中心于山平. Deeptech.
3. Emory scientist was told to vacate his office. He says move is reprisal for activism on Asian ties. AAA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