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足球强身健体伤脑子 头球过多变痴呆?

足球强身健体伤脑子 头球过多变痴呆?

撰文 | 华 夏 责编 | 夏志坚
足球是现今世界上最流行的运动。据 FIFA 官方2012年的估计,全球有超过2.5亿活跃的足球参与者。这项运动虽然对手部触球有 “偏见”,但对身体的其他部分触球却十分宽容,尤其鼓励球员用头去控制球。
 
头球技术因此在足球里非常重要。无论是后场解围、中场争顶,还是前场的头球攻门,头球技术好的球员都非常占优势。一般来说,除了没法把球踢过头顶的小朋友,头球是所有足球运动员训练中都要进行的项目。
 
顶球的时候,通常用眉骨到发际线之间的部分为佳。球员应该用头主动去撞击球,而不是等球来撞头。这要使用很强的腰腹力量,并且需要球员在起跳争顶之前,稍退后几步,迎着来球起跳。撞击时,应该颔首,同时将脖子绷紧。撞击的角度,视进攻或防守而定。此外,球员的眼睛既要盯球,也要保持一定的视野,以便同时掌握时机和对方球员位置。这一系列动作都是为了用头准确地给足球送出一个强大动量。
 
然而,从2015年11月起,美国踢足球的少年们可能会发现他们参与的这项运动和世界其他地方不再完全一样:他们被禁止头球了。
 
美国足球联合会(United States Soccer Federation)在当时颁布了一项禁令,禁止10岁以下儿童在踢足球的时候使用头球技术,而11岁~13岁的青少年,也将在训练中限制头球的次数——每周头球训练时长不得超过30分钟,且每次训练只能顶球15至20次。这项禁令对美国国青队及美国大联盟俱乐部(Major League Soccer)的球队强制生效,而对其他的足球组织则属于建议性规定。
 
为什么被禁?
 
该禁令始于2014年8月加州的一场官司。当时诸多小球员的家长控告美国足球联合会(USSF)和国际足联(FIFA),认为这些组织并未采取足够措施来避免小球员们的头部受伤。诉讼证据中包括如下数据:2010年,美国高中足球比赛中发生了5万起脑震荡,而这个数字比棒球、篮球、垒球和摔跤等同类比赛的总和都多。
 
这项禁令在足球圈引起了很大争议。毕竟,这些小球员可能因为这项禁令,在年幼时无法接受充分的头球训练,从而比他们的欧洲同辈落后好几年的头球功力。作为足球运动中最基本的技能之一,家长们对头球的反应是否有些过度焦虑?
 
最近越来越多的研究结果表明,家长们的担忧不无道理。
 
据BBC报道,杰夫·阿斯特尔(Jeff Astle)在2002年以59岁之龄早逝。这名英格兰西布朗维奇球员,在292场联赛中打入137球,曾5次为英格兰队出场。他死前曾患阿尔茨海默症。验尸报告显示,阿斯特尔的大脑因为长年的顶头球产生了损伤。虽然现代足球使用的球比1960年代的那种容易吸水的、填充羽毛的球要轻,但是足球仍然能够给头部造成相当冲击。
 
普渡大学人类伤病研究与再生技术实验室的主任 Eric Nauman 博士研究发现,大学女子足球运动员在头球瞬间,大脑承受的瞬时加速度可达120-140G,这接近美式足球运动员扑倒对手擒抱(Tackle)时承受的瞬间加速度。对于职业球员来说,平均每场比赛会头球 6 到 12 次,其职业生涯中会头球数千次,这还不包括训练时无数次的头球练习。
 
美式橄榄球运动和慢性创伤性脑病变(CTE)关系的发现者、脑科泰斗 Bennet Omalu 博士(其事迹被拍为电影《脑震荡》(Concussion),在2015年上映)曾呼吁 “应彻底禁止18岁以下足球运动员进行头球,并最终在职业足球竞赛中禁止头球”。
 
“这太危险了…用头去控制一个高速运动的物体实在是毫无道理。” 据 Omalu 博士描述, “人脑很脆弱,像一个气球一样,浮在头颅之中。你头球就会损伤大脑。”
 
事实上,在阿斯特尔之后,越来越多的基金会和研究者开始研究头球过多与大脑永久损伤的关系。目前,关于头球是否会导致职业球员更易患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研究已经取得了进展。
 
证据确凿
 
神经退行性疾病包括阿尔兹海默症、帕金森症和慢性创伤性脑病变(CTE)等。神经元是组成大脑的基本砖块。和身体大部分的细胞不同,神经元细胞无法自我更新:一个神经元细胞受损之后就无法逆转,死掉之后就不会再生。因此,神经退行性疾病在现有技术下是无法治愈的,当一部分神经元失去功能,大脑的认知等能力也会随之受损,常见的症状包括记忆丧失、运动功能失调、推理能力下降等。我们熟悉的 “老年痴呆”(阿尔兹海默症),即为典型的神经退行性疾病。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在今年10月21号刊出格拉斯哥大学公共卫生信息学教授 Mackay 等人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利用流行病学的研究方法,基于大样本量的数据分析,对职业足球运动员更容易得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猜想,作出了肯定回答。不过,这一结论对业余球员是否适用,仍然有待进一步数据的支持。
 
在 Mackay 等人的研究中,研究人员选取了一个多达7676名前苏格兰男性职业足球运动员的实验组,以及一个 23028 名普通人的对照组。实验组的出生日期均在1977年1月1日以前。在选取对照组时,控制了性别、年龄、贫穷程度等变量,使其与实验组一致。两组研究对象中,球员组有15.4%(1180名)的人已经死亡,而对照组则有16.5%(3740名)的人员死亡。
 
研究者在对比了两组人员的死亡证明数据和医疗处方数据后发现:运动员组70岁之前去世的概率要低于普通人组,但70岁之后去世的概率却更高;运动员组死于心血管疾病和肺癌的概率显著低于普通人组,不过这些前足球运动员却更易受到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威胁。以解剖判断的死因来看,前运动员死于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数量为 1.7%,而普通人组只有 0.5 %。
 
医疗处方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个判断。研究人员发现,运动员组成员开据痴呆类药物处方的情况比普通人组更为普遍。此外,研究人员还细致地比较了守门员和外场球员的差异,他们发现,守门员和外场球员在因神经退行性疾病致死的概率上没有显著差异,但守门员开据痴呆类药物的频率确实要显著低于外场球员——这可能是因为守门员通常用手,而不是用头来解围的缘故。
 
事实上,哈佛大学医学院精神疾病神经影像实验室的 Koerte 博士已经基于小样本研究,先后在2012年、2015年和2016年发表的三篇论文中表明头球所致的大脑生理学变化。总的来说,头球和大脑神经化学成分改变、大脑白质结构的完整性受损、皮层增厚等现象相关。
 
证据已很确凿,头球确实会导致职业球员在老年阶段更易患神经退行性疾病。
 
如何减小伤害?
 
立即禁止职业足球中的头球,或许过于激进。不过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减少头球的不利影响,比如适当降低足球的气压,尽量保持足球干燥,避免雨天或草坪潮湿的情况下头球(足球吸水后会变得很重)。
 
此外,一部分头球导致的脑损伤,并不是因为球碰头,而是球员们争抢头球的时候,头部的互相碰撞。在业余比赛中禁止争抢头球时过于激烈的身体接触,应该能显著减少头部受冲击的可能性。
 
职业球员头戴护具上场比赛,在今后或许也应不再成为一件尴尬的事情。事实上,球迷们对职业球员头戴护具出场比赛并不陌生。今年退役的捷克门神切赫,自从2006年头部遭到对手的重击,造成颅骨骨折的重伤之后,从此就留下心理阴影,即便伤愈复出之后,切赫也要带着头盔上场比赛。
 
 
随着原来越多的关于头球和脑损伤的研究出炉,头部护具可能将成为足球运动员未来的常规装备。
 
参考资料:
 
Soccer and Mortality — Good News and BadNews, Robert A. Ster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October 23, 2019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 mortality amongformer professional soccer player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October 21, 2019
 
https://www.nbcsports.com/washington/soccer/us-soccer-bans-headers-children-under-age-10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