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商周:德国记新冠(五)|肉联厂的 “民工 ”

商周:德国记新冠(五)|肉联厂的 “民工 ”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当每日新增病例的曲线进入了稳定的下降通道,德国政府开始逐步放松了疫情防控措施。

  4月20日,“封城” 结束,低于800平米的店铺重新开始营业。

  5月4日,图书馆、博物馆开放,理发店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可以营业,学校也陆续开始逐步复课。

  5月6日,德国政府对防疫工作进行初步总结,总理默克尔认为疫情的第一阶段基本结束。

  5月16日,停摆了两个多月的德甲重启,在没有现场观众的情形下进行。

  5月18日,餐馆被允许接待客人,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谨慎营业。

  6月8日,允许十个人室内会议。

  就连疫情期间基本处于停运状态的汉莎航空公司,也计划在6月逐步复航。

  与此同时,人们的防范意识也在下降。很多人虽然在公共的室内空间里都遵守 “口罩令”,但在室外和私人场所则慢慢回到了疫情之前的状态。

  这一点,可以从下面三张不同防疫时期的照片反映出来。

 

  我所居住的小城的市中心。(拍照:商周)

  当民众开始懈怠,新冠病毒就开始反击,大规模的群体感染事件也随之出现。容易被病毒攻陷的,人多的室内场所是一个,比如宗教聚会场所。

  5月10日,法兰克福附近一家教堂的宗教活动导致新冠暴发,先后有200多人被感染。

  5月29日,不来梅的一家教堂也出现了聚集感染事件,到目前为止受感染的人数达到100多人。

  除了基督教,伊斯兰教的相关活动同样引来了新冠病毒。5月底在中部小城哥廷根,160人参加了穆斯林 “糖节” 的庆祝,之后其中的100多人陆续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而且,这一事件还在蔓延。

  上面说到的几个和宗教活动有关的新冠集聚感染事件,每一件都涉及上百人,但这期间德国最大规模的新冠暴发事件并不是这些,也和宗教无关。

  6月中旬,北威州居斯特罗(Gütersloh )的通尼斯(Tönnies)肉联厂出现了大规模新冠聚集感染事件。截至6月21日,已检测的5899名员工中,确诊感染的人数达1331人。

  德国肉联厂出现大规模的新冠聚集感染事件并非个例。

  5月初,北部石荷州一家肉联厂暴发新冠聚集感染事件,受到感染的员工以及家属人数达到130人。

  也是在5月初,北威州科斯菲尔德(Coesfeld)县的 Westfleisch 肉联厂暴发了新冠聚集感染,到目前为止被感染的员工人数超过200人。

  所以,当德国最大的肉联厂通尼斯出现上千员工确诊新冠,的确不是偶然。

  那么,为什么肉联厂会成为新冠暴发的重灾区呢?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会想起北京新发地或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因为都和肉有关,而且还可能都和低温有关。

  的确,低温容易让病毒在环境里存活更久,从而增加感染人的风险,但这不是德国肉联厂暴发新冠的主要理由。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原因,那就是肉联厂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太差,非常适合新冠病毒传播。

  首先,因为工作的需要,肉联厂的车间一般是封闭的低温空间。而且在德国的肉联厂,工人之间无法保持足够的距离。下面是一家德国肉联厂车间的场景。

  通尼斯肉联厂的包装车间(图片来源:WDR电视台网页截图)

  员工如此密集的场所,无疑不利于新冠的预防。

  其次,肉联厂的员工住集体宿舍,而且相当简陋。

  下面是一个典型的德国肉联厂员工宿舍的场景。一般来说8个人共享一套公寓(比如三室一厅),每个小房间两个人左右。狭窄的居住条件,同样很难阻止病毒在人之间的传播。

  德国肉联厂员工的宿舍 (图片来源:德国ARD电视台视频截图)

  最后,肉联厂的员工一般都是乘公司的巴士上班,乘客密集。

  总之,从工作到生活的场所,以及连接工作生活的巴士,都为新冠传播提供了便利。所以,当这里有一个人患上新冠肺炎,他就很容易把病毒传给自己的同事。

  读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德国。德国人难道会接受那样的工作条件?德国人难道会愿意住集体宿舍?德国人难道不自己开车上班?

  这些员工大多来自东欧。

  在欧洲,西欧国家的经济大都不错,而东欧则贫穷得多。所以,在经济发达的德国,本地人不愿从事一些行业的劳动,比如建筑工人、环卫工人、临时短工,还有肉联厂工人。这些行业的劳动者不少来自同属欧盟的东欧国家,比如波兰、罗马尼亚。他们大多没有举家迁到德国生活的实力,所以一般都是自己在德国打工,然后辛苦攒钱寄到老家。

  如果以上欧洲的情形还难以理解,一个很好的类比就是中国内地农民去发达的沿海地区打工。实际上,这些德国肉联厂的工人,就是来自东欧的 “民工”。

  知道了这个背景,我们就能理解肉联厂的员工为什么过着那样的生活。而且,这还衍生出来另外两个催生新冠暴发的因素。

  第一:这里的劳动强度很高,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员工四点就起来开始工作,一般每天需要工作11个小时左右,每周工作六天,只有星期日休息。

  第二:缺勤不仅没有工资,而且会扣工资,所以只要病得不厉害,很多人会带病上班,包括新冠肺炎。

  那么,德国政府为什么不管呢?

  一方面,这些东欧 “民工” 一般不会德语,也生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所以极少德国人了解这个人群的生活。

  另一方面,应该是更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肉联厂并不违法。虽然让员工过这样的生活很不人道,而且员工的待遇也远没有达到德国劳动法的标准,但肉联厂依然没有违法。因为肉联厂是把工作以代工的方式外包,而工人是与包工公司(一般是德国之外的公司)签合同,与肉联厂无关。

  在这样的情形下,老百姓所能做的只能是从道德层面去谴责肉联厂的老板。在新冠暴发后,当地重新升级防控措施。又一次停课的老师、学生、家长走上街头示威游行,抗议肉联厂的老板通尼斯先生。其中几个儿童打了一条醒目的标语:“通尼斯先生,您能睡得安稳吗?”

  针对通尼斯肉联厂老板的游行 (图片来源:ARD电视台网页截图)

  政府也不能凭借劳动法惩罚肉联厂。关于劳动合同,政府所能做的,就是修改相关的法规和条例,以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从明年开始,肉联厂将不再可以签订外包合同,工人需要和肉联厂直接签约。只有这样,政府才能依法去维护工人的权益。

  相关部门能做的另一方面,是根据《感染保护法》起诉通尼斯公司,理由是他们没有对员工进行恰当的保护;而且,也有证据表明,通尼斯公司在这一问题上有撒谎的行为。由绿党发起的相关诉讼,目前正在进行中。

  新冠正在让这个世界发生改变。具体到德国,正是因为新冠,才使肉联厂这一行业的东欧 “民工” 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让德国政府给予了关注。

  最后用一句德国媒体的话来总结:“这件事告诉了一个道理,如果我们对那些弱势群体的遭遇置之不理,这将会给社会带来什么。”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