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为孩子定期主动提供学习机会,有多重要?

为孩子定期主动提供学习机会,有多重要?

pixabay.com
 
- 导 读 -
 
科学家们发现,刚果古阿卢戈三角地区的黑猩猩在捕食白蚁时,会使用两个以上的不同工具,比坦桑尼亚贝地区的黑猩猩使用的工具更复杂。这是为什么呢?
 
撰文|李 爽
 
责编|杨 枭
 
寒暑假过后,学生的成绩会相对有所下降,在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大部分人都会放松学习。与人类相似,在野生黑猩猩中,向幼年黑猩猩定期主动地提供学习机会,对于复杂技能的文化传播同样至关重要。
 
2020年1月14日,来自迈阿密大学人类学系的 Stephanie Musgrave 等人在《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 )发表了一项有关野生黑猩猩技能学习的研究,题为“野生黑猩猩的教学因任务复杂性而异”[1]。这项研究观察了位于刚果共和国的古阿卢戈三角地区(Goualougo)与坦桑尼亚贡贝地区(Gombe)的黑猩猩群落,并比较了两地黑猩猩在猎取白蚁期间的不同技术与工具转移行为。
 
01 古阿卢戈与贡贝:两种不同捕猎技术复杂度的黑猩猩群体
 
在贡贝,黑猩猩通过将一个柔性的 “探针” 插入白蚁窝中来猎取白蚁,这个“探针”可以由不同的材料制作,例如草茎,树皮或树枝。
 
相比之下,古阿卢戈的黑猩猩猎取白蚁(或其他无脊椎动物资源)的工具制造与使用更为复杂,它们会依次使用两个以上的不同工具。
图A 一只黑猩猩在利用工具猎取白蚁
 
那么,古阿卢戈的黑猩猩是怎样获取白蚁的呢?
 
首先,黑猩猩会带着一根特定的粗壮棍棒到达猎取点。这根长约一米的棍子被向下插入地面,通常是用脚抓住下部以助力,类似人用铁锹挖掘的样子(图A)。这根木棍可以被称为 “探针”,其在插入洞穴的过程中间歇地缩回,这可能是黑猩猩在利用木棍试探白蚁的存在。
 
随后,黑猩猩开始使用“刺针”,这可能是途中采摘并叼在嘴里的新鲜叶茎。黑猩猩选择一根较长的叶茎进行修剪,比如剥掉叶子,然后通过牙齿把顶端的表皮拉脱,形成一个刷状的顶端(图1B)。实验表明,这种刷头对蘸取巢穴中的白蚁特别有效——黑猩猩用唾液湿润刷头,使茎中的纤维被压缩在一起形成一个整齐的末端,然后有效地穿过此前插入木棍而形成的隧道,这样白蚁就可以被顺利地沾在 “刺针” 上了。
图B 黑猩猩通过牙齿剥开来茎的表皮,以制作一个带有刷头的捕猎工具——“刺针”
 
不仅如此,古阿卢戈的黑猩猩还会从地上的小土堆中猎取白蚁——如果可以用手来打开一个蚁洞,那么一个工具就足够了。
 
在冈贝和古阿卢戈地区,科学家们记录了黑猩猩使用的20多种不同形式的工具,但古阿卢戈地区的工具制作与技术设计的复杂性更高。因此,在冈贝,5岁的黑猩猩通常都可成为称职的捕蚁能手,而在古阿卢戈,由于更加复杂的技术要求,只有接近成年的黑猩猩才能真正掌握这一技术,进而开启捕猎生涯。
 
02 技术复杂度与社会学习的关联:观察性学习中技术工具转移的主动性
 
研究者认为,技术复杂性的不同与社会学习过程的本质之间可能存在关联——社会学习过程促进了黑猩猩的技能获取,特别是学习过程中,母亲的行为促进了其后代的技能发展。
 
在两个研究地点录制的视频中:两地的年轻黑猩猩都热切地注视着专业的白蚁捕猎者的行动(图C),尤其是他们的母亲。这种密切的观察为观察性学习提供了充足的机会。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种观察性学习遍及黑猩猩的生活。
图C 贡贝的一只幼年黑猩猩在观看白蚁的捕捉
 
尽管幼年黑猩猩观看了成年黑猩猩的捕猎全程,但制作好的探针似乎比捕猎本身更具挑战性。因此,如果幼年黑猩猩能弄到好的猎取工具,他们就可以开始练习捕猎。作者发现,在这两个地区,母亲在这一方面起到的作用不同,因此导致了两者的差异。在古阿卢戈,将制造的工具从母亲传递到后代的速度是冈贝的3倍以上,而如果幼年黑猩猩主动要求使用工具的话(如图D),这一工具转移的速度将提高至5到8倍。
图D 在古阿卢戈,一名母猩猩将工具转移给幼年猩猩
 
此外,研究者还发现了主动转移的行为,而这种行为仅发生在古阿卢戈。在古阿卢戈,这是最常见的响应类型。根据后代的要求,母亲会主动提供她的工具,有时候母猩猩也会将自己使用的探针整齐地从中间分开,为自己的后代创造一个可行的工具,而另一个则可以继续使用。相比之下,在贡贝,母黑猩猩在收到孩子请求后拒绝转移工具的情况要比古阿卢戈高出3倍。
 
由上可以看出,在古阿卢戈的黑猩猩群体中,母亲将工具主动交给孩子的现象更为常见,而这与古阿卢戈黑猩猩群体捕猎技术复杂性的提高相关。因此,作者在文章的开头表示,“与人类一样,在野生黑猩猩中,定期主动地提供学习机会对于复杂技能的文化传播至关重要”。
 
03 基因进化抑或文化进化:技术与教学相关性的诱因
 
根据这一研究,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心理和神经科学学院社会学习和认知进化中心的 Andrew Whiten 于同日(2020年1月14日)在 PNAS 发表了一篇评论。[2]
 
古阿卢戈的母亲的行为似乎符合 “教学” 的功能标准,因为这增加了后代发展技能的机会,同时也给她自己带来了明显的成本。
 
两地母亲为何表现出这种差异?
 
一个明显的原因是两地母亲具有遗传差异,这可能是由于两地的技术要求不同而造成的。另一个原因与之相反,即认为母亲对后代的技能促进可能是通过文化进化而产生的,并通过社会学习的过程代代相传。有专家认为这就是 “认知装置” 的一个动物案例——一种由文化而非基因塑造的认知现象。或者,也可能是由于基因-文化共同进化所导致的,就像人类一样,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在非人类物种中也存在着基因-文化共同进化。
 
无论这一现象是如何进化而来,研究都还需要更多的案例。然而可悲的是,最近的证据表明,人类导致的环境恶化对黑猩猩行为的多样性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影响,而黑猩猩行为的多样性正是这些调查的基础,这导致人们呼吁在保护工作中考虑文化现象及其产生的多样性。Andrew Whiten 认为,对这一文化过程的研究,对维持黑猩猩的文化和行为多样性有着积极意义。
 
从这一研究中我们得到的关键信息是,在古阿卢戈,黑猩猩母亲主动将工具交给孩子、主动为孩子创造学习机会,这一行为与当地黑猩猩捕猎技术复杂度的提升密切相关。黑猩猩主动提供学习机会提升了其科技水平,这似乎与人类的科技进程不谋而合。高科技社会的形成离不开学习与教育,黑猩猩是这样,人类也如此。
 
相关文献:
 
[1] S. Musgrave et al., Teaching varies with task complexity in wild chimpanzee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7, 969–976 (2020).
 
[2] Andrew Whiten,Wild chimpanzees scaffold youngsters’ learning in a high-tech community,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Jan 2020, 117 (2) 802-804;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