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正义” 男士惹人爱,但光有正义感还不够……

“正义” 男士惹人爱,但光有正义感还不够……

 

编者按 -
 “5·20” ,我们来谈谈择偶标准。
如果一个男士正义感爆棚,是否更能赢得芳心?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

 

撰文 | 王雨丹

责编 | 张晗

 

●               ●               

 

五月,阳光明媚,生机盎然,空气中弥漫着恋爱的气息。

 

在感受恋爱气息之前,先来做一道测试题吧~ 

小美和朋友们出门踏青,发现有人往护城河里倾倒垃圾,队伍里的三位男生分别做出了如下的反应:

A. 彦祖:当作没看到,继续讲述自己在校篮球比赛夺冠的经历

B. 小王:义愤填膺地谴责这些人缺乏公德,甚至有点喋喋不休

C. 小明:义正辞严上前制止,未果后拨打环保举报热线12369

假如你是小美,你更愿意选谁当自己的男朋友?

 

 

择偶偏好一直是心理学家们关注的话题。今年早些时候,阿肯色大学的研究者发表的一篇论文表明:对于不公正现象的道德义愤行为,可以显著提高在长期关系中对异性的吸引力;但若仅仅是站在道德高地上夸夸其谈,则没有此效果 [1]

 

 

现实生活中,我们会因为一些有违道德的现象而感到愤怒,例如:路人乱扔垃圾、流氓勒索中学生、公司剥削员工等。那么我们为何会 “正义感爆棚”,表现出这种道德上的义愤(moral outrage)呢?

 

在人类的潜意识里,都有想要表达自身美德的愿望。对于 “社会人” 而言,与其他社会成员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和价值观是普遍存在的一种社会交流形式 [2]。过往研究显示,在社会生活中,对类似 “往河里倾倒垃圾” 等不当行为的道德义愤有助于维护道德自我形象,增强自我评价 [3]

 

 

在增强自我道德价值观的同时,道德义愤还具有信号传递的功能:愤怒可以有效地将一个人的亲社会倾向(prosociality)传达给他人 [4]。如果你在其他人面前展示出自己对于某件事的义愤,则会悄悄传达出这样的信号:我善良且值得信赖,适合相处和交往。

 

这种信号传递作用,在两性关系中尤为重要。而人类的择偶偏好,又根据择偶情境是长期还是短期,有所不同。

 

短期关系强调获得多个伴侣来进行非承诺式的性接触,因而更看重外表,例如,处于短期关系中的女性会更喜欢肌肉发达的男性;长期关系则是 “一夫一妻” 式的,虽然处于长期关系中的人仍然偏爱高颜值伴侣,但他们会优先考虑表现出亲社会倾向的伴侣 [5]

 
也就是说,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在求偶市场上都很重要,但若是选择长期(或终生)伴侣,那么一个人的内在显然更重要 (划重点)

既然人们更中意有亲社会倾向的伴侣,而道德义愤又可以传递亲社会倾向,那么,表现出道德义愤是否可以增强对异性的吸引力呢?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阿肯色大学的心理学家米奇·布朗(Mitch Brown)和同事们一起,围绕道德义愤进行了四项研究。他们招募了800余名异性恋参与者,要求其登录一个交友网站,评估网站上约会对象的个人档案所展示出的吸引力。当然,这个交友网站是研究者搭建的,里面的个人档案也是虚构的。

 

研究结果显示,无论男女,都认为道德义愤对长期伴侣而言是可取的;而女性则更看重这一点,因为与男性相比,她们在生殖方面的最低成本(如9个月的妊娠期、哺乳等)要高得多,因此需要采取严格的择偶标准来 “抵消” 这些成本。

 

此外,研究还揭示仅仅表达愤怒并不足以增加自身吸引力。正所谓 “光说不练假把式”,虽然适时表达道德义愤可能是吸引潜在伴侣的一种策略,但单纯的愤怒只是释放了所谓的 “美德信号(virtue signaling)”,反而会加剧人们对当事人不良性格特点的认知(如神经质和难相处等)。这启示我们,要想在两性关系中赢得伴侣的心,在义愤之外还需要采取有效行动解决实际问题。

 

看来,正义感与行动力兼具的男孩子,才更受异性青睐呢。

 

 参考资料(可上下滑动浏览)

[1] Brown, M., Keefer, L. A., Sacco, D. F., & Brown, F. L. (2021). Demonstrate values: Behavioral displays of moral outrage as a cue to long-term mate potential. Emotion.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https://doi.org/10.1037/emo0000955
[2] Batson, C. D., Kennedy, C. L., Nord, L. A., Stocks, E. L., Fleming, D. Y. A., Marzette, C. M., Lishner, D. A., Hayes, R. E., Kolchinsky, L. M., & Zerger, T. (2007). Anger at unfairness: Is it moral outrage?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37(6), 1272–1285. https://doi.org/10.1002/ejsp.434
[3] Rothschild, Z. K., & Keefer, L. A. (2017). A cleansing fire: Moral outrage alleviates guild and buffers threats to one’s moral identity. Motivation and Emotion, 41(2), 209–229. https://doi.org/10.1007/s11031-017-9601-2
[4] Jordan, J. J., Hoffman, M., Bloom, P., & Rand, D. G. (2016). Third-party punishment as a costly signal of trustworthiness. Nature, 530(7591), 473–476. https://doi.org/10.1038/nature16981
[5] Buss, D. M., & Schmitt, D. P. (1993). Sexual Strategies Theory: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on human mating. Psychological Review, 100(2), 204–232.  https://doi.org/10.1037/0033-295X.100.2.204

制版编辑 卢卡斯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