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美国司法部昨日撤回对陈刚的起诉,“中国行动计划”何时休?

美国司法部昨日撤回对陈刚的起诉,“中国行动计划”何时休?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陈刚在2021年被捕,成为美国司法部“中国行动计划“的又一目标。图源:MIT

导  读

一年前,华人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陈刚在美国被指控涉嫌犯三项重罪,理由是隐瞒与中国的关系。2022年1月20日,美国司法部正式撤回对陈刚的起诉。

撰文 | 陈晓雪 仲英杰  王宗安  

责编 | 刘楚

美国东部时间2022年1月20日上午,美国检察官正式申请撤回对华人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陈刚的所有起诉。尽管案件终结还需法官的批准,但对于陈刚和为本案奔走呼吁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个极大的好消息。[1]。 

一年前,陈刚被美国司法部控三项罪名:电汇欺诈、虚假陈述和未报告外国银行账户,起因是隐瞒与中国的关系。 

MIT校长拉斐尔·莱夫(L. Rafael Reif)第一时间发出公开信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达了对陈刚一年来所遭受的困扰感同身受,欢迎他早日回归校园。

陈刚案件的撤诉,是美国司法部发起“中国行动计划”以来至少第七次案件撤回。(详见:接连撤诉,美国的 “中国行动计划” 为何错漏百出?)在此之前,前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副教授胡安明,“中国行动计划”以来第一位出庭受审的科学家,在经历了一年半的起诉、庭审等流程之后,被法官宣判无罪。

过去三年多,美国司法部的“中国行动计划”以国家安全为名,接连将正常的学术交流活动当作间谍活动,直接插手学术界的科研规范问题,针对亚裔特别是华裔科学家、研究人员和学者展开了大规模的调查。美国许多学者和民权组织多番以联名信等形式要求调查“中国行动计划”是否存在种族定性等不当行为,敦促美国司法部终止“中国行动计划”。

 

1、撤  诉 

58岁的陈刚是麻省理工学院(MIT)机械工程系教授、美国工程院院士。2009年,他以打破 “黑体辐射定律” 的研究闻名学界,2013年至2018年间担任MIT机械工程系主任。 

2021年1月14日,陈刚遭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逮捕,理由是未能披露与中国的关系,指控涉嫌三项罪名:电汇欺诈、虚假陈述和未报告外国银行账户。

2022年1月20日,美国检察官蕾切尔·罗林斯(Rachael S. Rollins)、美国司法部的庭审检察官大卫·艾伦(David C. Aaron)和三名美国助理检察官向麻萨诸塞联邦地区法院提交了起诉书撤回申请 [1]。

美国司法部为何决定撤回对陈刚的起诉?

根据美国检察官提交给法院的撤诉申请文件,经过持续调查,美国政府获得了更多涉及被告省略未提的实质信息。“在对于这些信息所能呈现的证据经过总的研判后,政府(检方认为)无法在庭审中能够达到所应负的举证责任。因此将起诉撤销符合正义的要求。”

实际上,美国司法部撤回对陈刚的起诉是预料之中的事,至少从上周开始,美国多家媒体报道披露美国检察官已经向美国司法部提交了一份撤销针对陈刚指控的备忘录,预测美国司法部会在未来几周签署该备忘录 [2-4]。

在美国司法部对陈刚的指控中,尤为重要的一项陈刚在2017年申请美国能源部的一项研究经费时隐瞒了他在中国的诸多任职,例如为中国政府提供咨询服务,在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咨询委员会任职,在一家与北京市政府相关的公司担任 “海外战略科学家”,为中国国家科学基金担任评审专家,为中国留学基金委员会担任顾问等。[2]

《华尔街日报》在1月14日的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美国司法部官员决定撤销对陈刚的起诉,部分原因是联邦检察官最近从美国能源部一官员处获得了新信息,能源部不认为陈刚在2017年申请研究经费时有义务披露自己在中国所担任的职位,而且即使能源部当时知道陈刚与中国的联系,他们不认为能源部会不发放研究资金。而且,自陈刚被捕之后,能源部才开始要求申请资金的研究者披露是否与外国有联系。[2]

当时,陈刚的辩护律师 Rob Fisher 回应表示,“陈教授是一年前的今天(2021年1月14日)被拘捕的。这是一段相当长的历程,但我们仍然在争取洗清他的冤屈,让他重回MIT校园,继续他在MIT的科研和教学工作。” [2]

对于陈刚案的最新进展,暨南大学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教授李晓江评论认为,学校的态度很重要。 

“MIT校长与教授们对陈刚的支持及保留工资与提供律师费,使(美国)政府很难继续执行这个有明显错误的案件。”李晓江向《知识分子》表示。“另一个原因是能源部也不提供利于检方的证词。而美国NIH(国立卫生研究院)紧跟‘中国行动计划’。” 

李晓江是亨廷顿病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此前曾在美国埃默里大学工作20余年,2019年5月突遭埃默里大学解雇,理由是未充分披露来自国外的基金以及与中国科研机构合作的范围,当年11月被美国司法部指控未能如实披露个人税收。[5]

彼时,李晓江的团队已被暨南大学接收,实验室建设正处于关键时刻。为了不影响科研进展,他选择协议认罪,以缓刑一年的判决换回尽快回国和团队一起工作。

正如李晓江所说,陈刚被捕之后,MIT校长拉斐尔·莱夫第一时间表达了对陈刚的支持,称 “陈教授是一位在科研界长期服务、广受尊重的成员,这使得政府对他的指控更加令人沮丧。” [6] 

在之后的公开信中,莱夫还澄清了美国司法部起诉书中的一些 “错误”。 

例如,美国司法部对陈刚的起诉书称,陈刚接受了2900万美元的海外经费资助,其中1900万美元来自南方科技大学。莱夫回应称,麻省理工学院与南方科技大学合作涉及到的2500万美元并没有进陈刚的口袋,而是用于MIT与南方科技大学的合作研究、教学活动,以及MIT的建筑翻新与研究生奖学金的发放;而且,陈刚是代表MIT与南方科技大学合作,是得到了学校支持的。[7]

此外,陈刚在MIT的170名同事,也在2021年1月26日给校长拉斐尔·莱夫发联名信,表达了教员将与校长一起坚定支持陈刚的信念,认为针对陈刚的控诉是对正常科研行为和学术自由的诋毁,“为陈刚辩护,就是为我们所珍视的科学事业辩护。我们都是陈刚。” 该联名信写道。[8]

 

2、中国行动计划,何时终止?

无论是陈刚案,还是李晓江案,都是美国司法部 “中国行动计划” 的一部分。 

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以 “反制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 为由发起 “中国行动计划”,原声称打击偷窃知识产权或商业秘密的谍报活动,但很快渗入到学术领域,调查的方向也变成了对学术合规性的审查。

据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在2021年12月发布的不完全统计,“中国行动计划” 涉及的77个案件中,88%的被告是华裔或华人,其中30%的案件所涉及到的问题是科研诚信问题。这些问题大多数是指科研人员在各式各样的表格中未能完全披露与中国的关系或收入的来源,但底是故意隐瞒还是规则不明确造成的,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9]

2021年12月,国际知名纳米科学家、哈佛大学教授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因在中国机构兼职的问题上做出虚假陈述和报税不实被判有罪。

检方的一个关键证据来自美国FBI探员2020年1月逮捕利伯后三个小时的审讯内容,当时利伯承认自己没有就在中国获得的收入进行税务申报。[10]

据财新报道,就是否参加中国高级人才计划,利伯曾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接受美国国防部和哈佛大学的讯问。2018年时,利伯对美国国防部表示 “不确定中国是如何定义自己身份的”;2019年时,据哈佛大学合规的工作人员称,利伯否认了参加中国高级人才计划,并针对哈佛大学给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信函提出了修改意见,但哈佛大学在发给NIH的最终信函中,未满足利伯提出的所有修改要求。[11] 

到了2020年1月的审讯中,FBI再次问到利伯是否为中国高级人才计划成员的问题,利伯表示可能算是参与了该计划,但又表示自己没达到该计划的要求,比如在中国的工作时间应多于三个月等。

上述这些证据使得陪审团认定,利伯曾两次否认参加中国的高级人才计划为虚假陈述。

耶鲁大学一华人学者对《知识分子》评论说,查尔斯·利伯的庭审完全脱离了 “中国行动计划” 的方向,“FBI居然查起他的隐瞒兼职和逃税漏税,这些本应属于学校和国税局的权限什么时候也归FBI啦?”

2020年1月,当看到查尔斯·利伯被捕的新闻时,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副教授胡安明大为震惊,还甚至打电话告诉太太这个消息,“一位哈佛教授被捕了…… 这可是哈佛教授,就要被审了。他太有名了。” 

然而几周之后,胡安明自己就同样遭遇FBI拘捕,与查尔斯·利伯被捕的理由相似:隐瞒与中国的关系。

胡安明为加拿大籍华裔,纳米材料高温钎焊领域专家,也是 “中国行动计划” 以来第一位出庭受审的科学家。

2020年2月,美国司法部指控胡安明隐瞒与北京一所大学的关系,以及在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获得研究资金时欺骗政府。

庭审资料显示,在逮捕胡安明之前,美国FBI探员监视和跟踪了胡安明及及其孩子们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却没有发现胡安明任何经济间谍或其他犯罪活动的证据;FBI探员还通过谷歌搜索并翻译胡安明在某次学术研讨会上的文件,并试图以此将其定罪。

2021年9月,在经历了一年半的起诉、庭审流程后,胡安明被当庭宣判无罪。

但这段经历让胡安明饱受痛苦。“被捕软禁后,我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都在挣扎。我患有II型糖尿病,需要定期就医。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被允许看医生,甚至不被允许去自己家的阳台上呼吸新鲜空气。我被当作囚犯对待,我的房子就像牢房一样。失去工作以及与家人分离也影响了我的心理健康。我变得抑郁,经常质疑自己的决定——离开加拿大,搬到美国,并在这个国家献身于科学研究…… 这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但我不想放弃。我必须与不公抗争、为我的清白而战。” 2021年12月18日,恢复自由身之后,胡安明在 “亚裔学者论坛”(AASF)主办的主题为“中国行动计划和胡安明案”的网络研讨会上讲到 [12]。

胡安明说,他的遭遇是 “中国行动计划” 广泛的以种族歧视为目标的部分体现,很多亚裔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正面临大规模的调查、监视和刑事诉讼。“‘中国行动计划’ 最初的目的是抓捕经济和商业间谍,但却把很多亚裔科学家当作嫌疑人对待,制造了很多恐慌。” 

胡安明的律师菲利普·洛莫纳科(Philip Lomonaco)在这一网络研讨会上介绍,使他印象深刻的是,在经过对胡安明一年半的秘密调查后,FBI探员们一无所获,于是转向审查学校内部文件,试图找到定罪的 “依据”。[12]

“胡安明被捕,就是他人生颠覆的开始。” 从事法治报道33年的美国调查记者杰米·萨特菲尔德(Jamie Satterfield)在前述网络研讨会上说。她全程报道了胡安明案件的审理过程。[12]

萨特菲尔德介绍,在胡安明被捕后,田纳西大学立刻解雇了胡安明,而美国司法部的新闻稿,也给人们留下了 “胡安明是间谍” 的印象。

“胡安明的案件也可以很容易地通过 ‘认罪协议’ 得到解决,有了 ‘认罪协议’,被告可能不会被判入狱,但他会被当成有这种背景的人,然后政府会发布另一份关于 ‘中国行动计划’ 有多成功的新闻稿。”萨特菲尔德说,媒体会从司法部那里得到信息,然后撰写发布新闻稿。[12]

“要么是( 媒体)无法接触到被告,要么是被告无法发声,这些都导致他们无法讲述自己的故事。” The Intercept 的调查记者玛拉·赫弗斯坦托尔(Mara Hvistendahl)补充道。[12]

玛拉·赫弗斯坦托尔在研讨会上还指出,田纳西大学在此案中将胡安明教授 “推下了车”,但不幸的是,类似的情况屡见不鲜。

她指出,美国一些主要部门人员普遍认为,中国通过窃取商业机密来发展自己的技术,但在面向中国的政策文件中,近几十年来许多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又与中国建立了合作关系,并且经常派华裔教授、与中国有家庭或文化联系的人作为项目的前线人员与中国建立联系,而且很多确实是普通的学术合作。赫弗斯坦托尔还观察到很多美国机构试图进入中国以获取巨大的商业利润,然而一旦出了问题,“这些案例的审查,总是落在个人身上,而且几乎总是落在有华裔血统的人身上。”[12]

2021年7月29日,以美国国会众议员刘云平(Ted W. Lieu)为首的近100名国会议员致函总检察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B. Garland),表达对胡安明一案中可能存在的不当行为表示关注,并敦促对美国司法部对 “以从事间谍活动为由展开亚裔个人的错误攻击” 进行调查,呼吁停止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定性。

“陈刚和胡安明两个案件,是司法部的中国行动计划近年来针对学术界进行的一系列不公正且有害的调查中的典型代表。” 斯坦福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教授祁晓亮对《知识分子》说,“陈刚案中存在着大量明显站不住脚的指控,从最初的起诉书就可以看出检方对学术活动的深刻误解。这也让这个案件成为唤起学术界对中国行动计划的广泛抗议的一个重要起点。”

在陈刚被捕后, 2021年2月1日,祁晓亮和斯坦福的98名同事致信斯坦福校长和教务长,表示对陈刚教授的指控中,有几项所涉及的活动完全符合学术界对学术和教育工作的公认规范,在刑事诉讼中将这些活动作为 “不当行为” 的证据,对学术自由构成了严重威胁,并敦促校长和教务长发表公开声明,重申斯坦福大学对国际合作的坚持。[13]

七天后,斯坦福校长马克·特榭·勒温(Marc Tessier-Lavigne)发表公开声明,明确表示正常的学术交流行为不应受到惩罚 。[13]

不仅如此,2021年9月8日,斯坦福的177名教职员工还进一步联名致信美国司法部部长梅里克·加兰,强烈表达对 “中国行动计划” 的顾虑,指出“中国行动计划”中有极大比例的指控完全是由于当事人的族裔背景而发生,依据的不是他们究竟从事了何种不法行为,只因为他们和中国具有某种牵连 ,而且“中国行动计划”的寒蝉效应使许多学者不愿来美或留在美国。他们建议终止该项目,改以其他更为适当的方案。[14]

数日前(2022年1月10日),美国耶鲁大学192名教职工借鉴斯坦福的做法,亦联名致信梅里克·加兰,表示 “中国行动计划” 是一个存在偏见的政策,助长了反亚裔的情绪或仇外心理,敦促司法部终止中国行动计划,或者代之以适当的举措。

联名信指出,中国行动计划中与学界相关的大部分案件,被起诉的罪名与科研间谍活动或知识产权窃取没有任何关系,“大多数起诉只是因为被告人未能披露在国外任职或获得资助。这些问题当然应该得到解决,但不应与国家安全威胁问题混在一起。” [15]

前述匿名耶鲁华人教授也签署了给加兰的公开信。他告诉《知识分子》,“各种公开信已经有不少,但效果似乎不明显。‘中国行动计划’ 仍然在继续,颇有些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味道。知识阶层现在应该看明白了,知识分子和所谓的 ‘精英’,在政治面前就是弱势群体!”

“我们做的是有关科学和工程的工作,我们不是政治家。” 胡安明在前述研讨会上说,“我对政治对东西没有任何兴趣。”

他说,从自己的案件经验看,“最大的教训是,政治没有在我们的生活之外,它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联系(紧密)。此刻,我们感到担任美国大学教授职位是一项危险的工作,你必须要非常小心。”

近来,美国政府也逐渐意识到了中国行动计划所带来的问题的严重性。

2021年10月,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曾表示,他将要求司法部的国家安全首席检察官助理Matt Olsen重新审查司法部应对由中国政府带来的威胁的方法 [2]。 

据《华尔街日报》,美国司法部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审查结果将在未来几周公布。[2]

“虽然胡安明被宣布无罪,陈刚的案件被撤回,是非常好的消息,但另一方面,要改变美国联邦政府对涉及中国学者和与中国合作的学术活动的态度,需要继续长期努力。” 祁晓亮对《知识分子》说。

 

参考文献:

1.https://storage.courtlistener.com/recap/gov.uscourts.mad.229665/gov.uscourts.mad.229665.93.0_1.pdf2.Prosecutors Recommend Dropping Case Over China Ties Against MIT Scientist https://www.wsj.com/articles/prosecutors-recommend-dropping-case-over-china-ties-against-mit-scientist-116421771233.https://apnews.com/article/technology-science-china-education-united-states-24f283c5311a3f3d2779ccd3f96cbdd34.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gang-chen-charges-drop-china/2022/01/14/51bae1e2-6f59-11ec-b9fc-b394d592a7a6_story.html5. http://www.zhishifenzi.com/depth/depth/6059.html6. http://zhishifenzi.com/news/other/10748.html7. http://www.zhishifenzi.com/news/other/10789.html8. https://fnl.mit.edu/january-february-2021/faculty-letter-to-president-reif-in-support-of-professor-gang-chen/9.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1/12/02/1040656/china-initative-us-justice-department/10.https://zhishifenzi.blog.caixin.com/archives/25306111. https://science.caixin.com/2021-12-23/101821233.html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B0pyn-VgLw13.https://zhishifenzi.blog.caixin.com/archives/24232914.https://sites.google.com/view/winds-of-freedom15.https://www.apajustice.org/uploads/1/1/5/7/115708039/yale_open_letter_to_attorney_general_jan_10_2022.pdf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