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美国高等教育,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

美国高等教育,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

知识分子编者按

现代意义的大学起源于欧洲的基督教会学校和神学院,有近千年的历史。相比之下,建国时间只有200多年的美国,其高等教育的真正大发展也只是近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事,而且直到上世纪中叶,美国大学传道受业的主旋律依然是神学。

随着农业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兴起,美国的高等教育不断变大变强,建立起了庞大而系统的高等教育体系,强力推动了国民经济的繁荣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在培养人才的同,美国也为世界各国各地的高等教育提供了不少的经验。

本文作者龙杰为高等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丁玖为南密西西比大学数学教授,本文中他们从高校区域结构和学科设置等方面介绍了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 “均衡性”,并希望这一 “它山之石” 能对国内的高等教育建设有所启发。

 

撰文 | 龙杰 (高等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

         丁玖 (南密西西比大学数学教授)

责编 | 王雨丹

美国能够持续保持经济实力的强大和科学技术的发达,一方面得益于两百年没有外来侵略的和平环境(除了150多年前历时四年的内战——南北战争),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对它的巨大贡献,另一方面其不断变大变强的高等教育保证了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 

1776年,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独立建国时的美国,已经打下了现代高等教育的基础。除了创立于17世纪的两所大学——1636年建校的哈佛大学和1693年创办的威廉与玛丽学院,进入18世纪后的70年代,在美国独立前,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布朗大学、罗格斯大学、达特茅斯学院等另外七所学校也纷纷成立。

到了19世纪,随着美国最早的两家公立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校区和佐治亚大学的创立和农业革命及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兴起,美国的公立大学(即州立大学)开始在各州迅速出现。在接踵而至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及现代的信息革命中,美国的高等学府为国民经济的发达和繁荣以及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起到了无可替代的先锋作用。

美国高等教育两百多年来的发展,为世界各国各地的高等教育提供了不少的经验。当然,因为社会制度的不同,人们的生存方式、社会人文背景、价值观都会不同,体现在社会教育、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上也会存在一定的差异性。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侧重介绍美国高等学校发展道路上所展现的个别特点,希望为国内高等教育界提供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的一些观察。在此抛砖引玉,就教于大方。

 

美国高等教育概况

相比欧洲最早的大学近千年的历史,建国只有240多年的美国,其高等教育的真正大发展也只是近150年的事。建校历史250年以上的几所常春藤私立名校,在最早的百年发展史上,传授的知识基本上只集中在神学、哲学、伦理学等几个人文学科上。直到19世纪的中叶,它们还不是什么科技的重镇、工业的先锋、人文的楷模。“神学” 依然是整个大学传授知识的主旋律。

1862年,林肯总统签署颁布的《莫雷尔法案》,明确提出联邦政府以划拨土地的方式资助各州创办 “致力于农业和机械技艺相关领域、兼蓄其他科学和古典学习包括军事战略在内的教育机构”,各州 “政府赠地大学” 应运而生。1855年建校的密歇根州农学院,即今天的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是它们中的第一所。这些大学当时的校名大都是所在的州名加上农业和机械学院,如密西西比农业和机械学院,现在发展为密西西比州的主要州立大学之一。后来的校名大都发展为州名加上 “州立大学”(State University)的格式,如俄亥俄州立大学、爱荷华州立大学等。

美国的政体是联邦制,除了极个别外(如军事院校),本质上没有国家兴办的大学。全国有两类高校,一类是私立的,有学术地位极高的,如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等,更多的还是学术研究氛围不太浓厚的教学型学校,如那些所谓的 “文理学院”。不过,最好的文理学院名望也非常高,甚至不低于常春藤盟校,招收的都是各地拔尖的高中毕业生,如位于新英格兰地区的威廉姆斯学院等。

另一类就是公立大学,即州政府所经营的公办大学,一般也分两个系统,一个是州立大学,即 “州名加州立大学” 命名法,如上述的俄亥俄州立大学(The Ohio State Univeristy)、爱荷华州立大学(The Iowa State University)等。另一个是州大学,即 “大学加介词of加州名” 的命名法,如得州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等。

这两类大学一般都是个大学系统,下属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各自独立的校区(分校)不等。有些分校常常用带有一个方向性形容词命名,如笔者之一教书所在的南密西西比大学。有的大州 “东南西北中” 五个字都用到了(或几乎都用到了)州立大学的校名当中,如佐治亚州的东佐治亚大学(Eastern Georgia University)、西佐治亚大学(Western Georgia University)、北佐治亚大学(Northern Georgia University),密歇根州的东密歇根大学(Ea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西密西根大学(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北密歇根大学(Northern Michigan University)、中密歇根大学(Central Michigan University)等。密歇根州的南部也有一所公立大学,但不叫南密歇根大学,而叫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这样从大学的名称中大都就可知道它属于哪个州,并位于州里的哪个方位,简单清楚。

加州的两套公立大学系统,一个叫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有近30万名学生,占据了十个校区,都是研究型大学,其中以伯克利校区最出名,还有一个旧金山校区的只提供研究生及职业教育;另一个叫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有23个校区,主要以教学为主,有将近五十万的学生,构成美国最大的四年制大学系统。

有的州立大学用所在的城市命名再加 “州立大学” 两个英文词,一看就知是个公立大学,并且也自报了所在位置,如芝加哥州立大学(Chicago State University)就是位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的一所公立大学,当然它和位处同一座城市的私立名校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在学术和名声上不可同日而语。

 目前,美国有将近4000所大学与学院,比十年前的最高峰少了一成。它们被卡内基高等教育委员会划分为七大平行种类,分别是博士大学、硕士学院和大学、本科学院、本科/大专学院、大专学院、特殊专业院校及部落学院和大学,其最后一类学校属于美国原住民的少数民族。根据美国教育部教育统计国家中心的数据,在2019-2020学年,全美共有3982所高校,其中四年制的有2679所,二年制的1303所。

 分在不同种类的高校一般不在 “评估排名” 中相互比较,就像人们不会比较波音飞机和奔驰汽车孰优孰劣,这是很有道理的。当然,美国相对成熟的高等教育评价与管理机构对各大学的健康发展起到了有力的作用,此文不做赘述。

 在全美近4000所高校中,只有约百分之八的高校可以称得上是 “有足够多博士授予权的研究型大学”,也被比较权威的高校排名期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s)叫做“国家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ies)”,总数约300所,它们每年至少要授予20个以上的博士。根据博士授予学位的多寡,目前又分为两个档次:第一档的146所 “研究型大学”,有 “非常高活跃度的研究”(very high research activity);第二档的134所 “研究型大学”有 “高活跃度的研究”(high research activity)。还另加了一档包含22所医学院和医学中心的 “博士/专业大学”。这300余所研究型高校,是美国保持科技领域世界领先的火车头。

 

美国高等教育的均衡发展

经过300多年的发展,美国的高等教育经过一次一次地调整和优化,在区域布局、类型结构和学科设置等方面基本实现了协调发展。

首先,从高等教育机构的区域布局和类型结构上趋向均衡。

美国各州都拥有布局相对合理、类型相对完整的高等教育系统。从区域结构上,如前所述,几乎每个州都有根据不同地理方位(东西南北中)建设的大学,如佛罗里达作为教育比较发达的州,有佛罗里达大学、西佛罗里达大学、南佛罗里达大学、北佛罗里达大学、中佛罗里达大学等等。

对一部分中国家长和孩子来说,如果拿着录取通知在著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名不见经传的俄克拉荷马大学(University of Oklahoma)之间进行选择,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当然!毫不犹豫!上伯克利!但是对美国家长和孩子来说,确实会有人因“就近入学”的选择思路和“州内低廉学费”的巨大吸引力从而选择后者。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短视的表现,但这种 “短视” 在美国并不罕见,这或许跟美国的社会人文背景、美国人的生存观、教育观和就业观与我们有所不同相关。

从类型结构上讲,每个州从综合性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专业学院、文理学院、到社区学院、职业学院、技术学校等都一应俱全,以保证高等教育的普及化。尤其专业学院和综合性大学的优势专业,大都是依托当地经济社会和产业资源发展优势设置和发展起来的,就地取材教学资源、实习资源甚至师资的办学特点很明显。

如根据2019-2020学年的数据,美南八州共有可授学位的大学和学院790所,其中经济规模位居美国第二的得克萨斯州有244所,佛罗里达州176所,佐治亚州113所,而经济相对较为落后的亚拉巴马州有62所,阿肯色州54所,路易斯安娜州56所,密西西比州34所。虽然这里的数字看上去有较大的差异性,但这是同各州人口规模与教育消费能力、州政府对教育的经济资助能力的差异相对应的。这样的规模和类型布局基本可以匹配当地高等教育普及化的需求和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要求。

像这样的 “区域结构化” 分布,能有效利用天然的优势、节约办学资源和投资,其好处也是多方面的:除了让全国各州的高等教育、科技和经济逐步趋向均衡发展、让人才密度趋向均匀分布外,还有一个让社会保持稳定与发展的额外好处,在全国各地较难看到教育、经济发展和生活环境远低于全美平均水平的地带。

其次,从学科设置和专业发展上获取均衡。  

如果深入了解一下,可以看到,美国高等教育的一大特点是:任何综合性大学,都有全美甚或全世界最好之一的学科,即使那些总体排名在一二百甚至两三百名的学校也是如此。上节提到的芝加哥大学,是人人都知道的世界名校,杨武之、杨振宁父子分别于上世纪20年代和40年代在那里获得数学、物理学理学博士学位。陈省身50年代在那里任教十年。芝加哥大学是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人数最多的大学。但这是否表明它的所有专业都是美国最好的,或这样说,都在前五名或十名之内?

哈佛大学的数学系每年常与普林斯顿大学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排为第一和第二。前不久全职回国的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在哈佛当了30多年的数学教授,而那里的每一位数学教授都是世界级的数学家,据此是否可以推演出哈佛的一切学科都和芝加哥一样世界前十?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本文第二作者的博士论文导师的一位大学同班同学,多年前在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Mellon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系正教授的位置上被挖到哈佛大学当讲座教授,对老同学笑称自己 “到那里养老去了”。因为计算机科学专业排名全美第一的正是卡内基梅隆大学,出过好几个图灵奖获得者。

曾有人说过,这所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本科生,可能会让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研究生 “不寒而栗”。而在计算机科学系的全美排名榜上,哈佛大概连前20的位置都排不进去。类似的“非高排名”,理科大佬普林斯顿大学的工程学院也存在,因为这一大类应用学科不全都是它的强项。

再举个例子,南密西西比大学在中国国内或许不大为人所知,但它的高分子化学专业在美国就排在前十名。事实上,南密大的高分子化学曾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排名与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并列全美第三。

不要想当然地认为,这个学科排第一的不是哈佛就是麻省理工(或其他类似的牛校)。排名第一的是大多数国内同胞可能从未听说过的阿克伦大学(University of Akron),位于俄亥俄州境内。该校一位来自上海的高分子科学华人教授程正迪是美国国家工程院的院士。本文第二作者几年前作为南密大科技学院的院长顾问委员会成员,参与讨论本学院各系报上来的晋升申请时,读到这位院士为南密大高分子化学副教授申请正教授而写的“校外专家鉴定信”,其高标准的严格措辞令他印象深刻。

此外,南密大也有其他一些相当有名的学科,如化学与生物化学系在过去的十年中共有七名助理教授获得 NSF CAREER Award(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奖),相当于中国的 “杰出青年基金”。其他如英文、大众传播、音乐、教育、心理等学科,在美国的东南部地区也有相当的知名度,有的在本州最强。在美国约300所 “国家型大学” 中,排在第一层次的有146所,南密大跻身其内,但位置靠后。这个例子说明,在美国并不那么有名的大学,也可以找到让人刮目相看的强势专业。而这种情况则是美国大学的常态。

本文第一作者因为工作关系走遍了美国南部的八个州,并和南部地区各州的几所教学与研究并举的大学都有接触与联系,根据自身观察了解到的信息,经过交流与思考后,深深体会到美国高等教育的学科设置一直遵循着 “均衡发展” 的基本原则,并在此原则下,合理布局教育与研究资源,让各地区(包括偏远或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发现人才、培养人才、留住人才,而不是将所有或大部分资金与人才集中在首都及之外的几个大都市。

这类例子举不胜举。比如,美国国家气象中心即设在俄克拉荷马州俄克拉荷马大学,美国农业部牧草实验室也设在该州;得州理工大学(Texas Tech University)地处得克萨斯州的偏远地区,却是美国第一个风能专业的博士点;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园林与景观设计专业全美第一;佛罗里达州名不见经传的艾姆伯里-利德尔航空大学(Embry-Riddle Aeronautical University)号称美国 “空中哈佛”,而它坐落在一个很小的镇子上,教学机场与当地民用机场共建共享;密西西比州立大学(Mississippi State University)的昆虫防治和野生动物保护专业、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的光学专业、迈阿密大学的眼科学专业、休斯敦大学(University of Houston)及佛罗里达国际大学(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酒店管理专业等等,都是在全美非常有名的专业。如此 “四处分散” 的重点学科设置,主要取决于对专业特点、地区特色、因地制宜、管理运行、相辅相成等多种因素的考量。

美国南方大城休斯敦,建立在曾经是美国好莱坞电影牛仔片中主角策马奔腾的得州荒野丛林上,想必100年前应该是片荒芜广袤之地,但这块土地却因石油的发现而迅速崛起。从城市今天的发展,可以看出当初的顶层战略设计非常清晰,就是石油石化产业、航空航天产业和医学产业作为城市生存发展的支柱性产业,各种资源建设和投资都围绕着这三大产业。与之相配套的人才培养和教育方向也十分鲜明:

政府和投资家集中发展石油石化教育、航空航天教育和医学教育。全美大学石油石化专业排名前十的学校,就有七所位于美南八州,尤其是石油资源最为丰富的得州和俄克拉荷马州,在全美处于绝对优势。医学、航天航空亦是如此。现在的大休斯敦地区集中了57家各类医院和医学院,是世界上最大、最有名气的医学中心和石油领域总部所在地、航空航天人才培养基地,有力地提高了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极大地带动了所在城市的经济发展。

为什么美国的 “顶尖大学” 并没有也没有必要 “满堂红” 般地让什么学科都强?为什么美国不那么有名的大学,也有令人肃然起敬的强势专业?

这里既有社会、历史和自然的原因,又有国家、州、城市的管理与发展、人的生存方式等的哲学认识与思辨。

首先,以遵循地区平等、反对行业垄断为基本原则建设和发展高等教育。这是美国自由商业经济成功的基础,也是对教育资源平均分配合理使用的准则,同时也与美国区域生存和社会交往形式差异较小有关。

“机会均等”的一个范例来自全美数学研究机构的创立。美国有几个主要的数学研究所。1982年国家科学基金会通过竞争,在西海岸建立了数学科学研究所(Mathematical Sciences Research Institute),位于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首任所长是陈省身;在中西部建立了数学及其应用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thematics and Its Applications),位于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 at Twin Cities)。此外,历史悠久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Princeto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机构虽小,却是纯粹数学研究的象牙之塔;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柯朗数学科学研究所(Courant Institute of Mathematical Sciences)最早以德国哥廷根大学数学研究所为范本而建,其创建者柯朗(Richard Courant,1888-1972)30年代因受纳粹迫害而逃往美国前,担任哥廷根数学研究所的所长。由此可见,美国最好的数学研究机构并非只集中在一两所 “顶尖” 的大学或位于大都市和首都附近,而是在地理位置上均衡配置,让人才四处散开,到处开花结果。

其次,遵循产业化运作的经济规律建设和发展高等教育。其实国内也有一些非顶尖高校 “因地制宜、因地而生” ,科学打造出部分 “王牌” 专业,但总体而言对科研成果的产业化和商业化重视不够。与我国的高等教育体制不同,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商业化或者说产业化运作很彻底。虽然学费逐渐成为很重要的一个办学经费来源,但办学之初,因势利导、因地制宜,最大化地使用有形或无形的资源财富,使得低成本高收益办教育成为美国人的一种共识。

美国中西部五大湖之一的苏必利尔湖的湖畔有个城市霍顿,历史上它周围的矿产特别丰富。为了卓有成效地开采附近的矿石资源,所在的密歇根理工大学(Michigan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发展出一系列与此有关的工程学科,成了在采矿工程技术方面的领头军之一。这就比舍近求远地让东海岸的麻省理工或西海岸的加州理工花大力气来研究矿山开采更划算更有效,同时也强力地支撑了当地的矿产工业,带动了相关产业链的发展。

俄亥俄州的代顿大学(University of Dayton)也形同此理。它所在的同名城市是 “飞行之父” 莱特兄弟的家乡。莱特兄弟19世纪末的飞行探索自然地让家乡逐步成长为飞机工业的一个发源地和科学研究的中心。而作为城市主要大学的代顿大学,尽管在其他领域不是学术重镇,但在与飞行有关的工程研究中独树一帜,成了美国大学航空科技开发研究中的佼佼者。

前面说过,美国大陆面积最大的州得克萨斯州有极其丰富的石油资源,不仅促进了经济,让许多工业家和投资家发了大财(如后来从政的布什家族),而且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工业炼油急需化学工程研究的推进,于是,该州的旗舰大学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及另一所 “巨无霸” 大学得克萨斯农业与机械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在这方面傲视群雄。甚至在应用数学和计算数学的领域,其有限元的数学理论及计算软件开发走在了全国高校的前面,前些年,这几所大学的数学系从其他名校挖去了好几个计算数学领域的领军人物。这种就地取材的办学思路促进了美国偏远的资源地区的高等教育发展和社会经济开发。

第三,遵循高等教育促进各地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原则,建设和发展高等教育成为开发荒袤之地的最佳模式之一。美国高等教育机构或研究中心的建立,在公平合理的原则及有效利用资源的理念下,最终是鼓励地方吸引学生,留住人才,服务促进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比如美国各州都有对来自本州的学生在学费上超过50%甚至更多的跨州学费的减免优惠政策,即本州学生就读本州高校只需缴纳比外州学生便宜一半或更多的 “州内学费”,并且本州学生更易获得奖学金;同时,采取很多手段吸引外州及国际学生前来就读。那么,优势专业和名师就成为了金字招牌。

比如,美国国家重点投资的前沿学科国家实验室,不是集中在一地建个巨无霸,而是均匀地分散在西部的加州、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中西部的伊利诺伊州、东南部的田纳西州、中部的科罗拉多州、东北部的纽约州、东部的马里兰州,以及像贝尔实验室、IBM沃森研究中心这样的大公司研发部门,加上密布全国各地的著名大学学科齐全的院系,群雄并起,良性竞争。与之配套的人才布局也渐趋均衡。

有时候我们在国内听说美国某教授很知名但却在一所并不知名的大学任教,会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认为是他在吹牛,但其实这在美国并不鲜见。因为,该大学可能不那么知名,但该专业却可能在全美名列前茅。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美国教授有时候是看哪个大学给他提供的实验室条件最好来作为选择前提的。有些大学不那么有名气,但却建了最好的实验室来吸引人才,提升教学质量和学术影响力,实现优秀人才和优质教学资源、学术资源和科研成果的均衡。这样,收益最大的是有志读书的青年学子及被激发兴旺的地方经济。大学生、研究生们不必舍近求远地择校读书,因为他们心往神驰的专业可能就在附近,心目中的名校名师或许就在眼前,客观上也避免了大量的年轻人拥挤到大都市的求学深造过程。

美国地大人稀,很多地方是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不见牛羊”。要想开发、发展起来,首先要有人,要留得住人。而办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或许是唯一的开发和留人方式。

一个大学起来了,一批批的学子源源不断,一群群的教育和科研人员汇聚于此,良好的科研条件、尖端的某类人才,成为了荒野中生生不息的绿洲。因为大学师生及其家属的生存需求,又产生了服务于他们的人群,经过多年的发展,逐渐形成了所谓的大学城。

当然,一般美国大学城的规划还是比较严谨的,占地面积与人口比、大学师生与属地居民的人口比,基本都按照规划进行发展、管理或控制,从而保障大学和大学城相对稳定的发展状态。国家、州、城市和居民都从大学的蓬勃发展中获得直接的好处,从第三产业到促进大学科研成果转化的投资公司和高新科技公司,应有尽有,这就是我们在斯坦福大学附近的硅谷、麻省理工的投资街、奥斯丁的硅山等等所看到的。

综上可观,虽然中美两国因社会制度不同,高等教育办学体制机制也有差异,但随着我国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越来越高,高等教育全国各地的均衡性发展还有进一步的空间。尤其在西北部和东北地区,高等教育如果能得到进一步的重视和发展,必然会在乡村振兴、西部大开发和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等国家战略中发挥积极作用,也必将不断提升服务和保障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能力,从而大大增强高等教育在国家富强和民族振兴道路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2022年4月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