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访谈卢洪洲:深圳快速扑灭奥密克戎疫情,有何经验?

访谈卢洪洲:深圳快速扑灭奥密克戎疫情,有何经验?

深圳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的做法:加强治理,动员公众| 图源:unsplash.com

导读

最近两个月,国内多个一线城市出现奥密克戎变异株传播,疫情防控受到严峻考验。例如,上海从3月底开始,全城封控一月有余,尽管已经实现社会面清零,仍在艰难靠近动态清零的路上。

与此同时,深圳受香港疫情外溢影响,在3月初遭遇一轮奥密克戎疫情冲击,3月13日发现控制区外新冠病例倍增时,采取全城封控、全员核酸检测等措施,一周实现社会面清零。

深圳市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专家组组长、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卢洪洲,在一篇投稿中的评论文章《中国动态清零政策:深圳的经验和视角》中分享了具体措施:

 1   全市统一在2022年3月14日至3月20日实施 “慢生活”措施

 2   根据每日疫情情况进行疫情风险识别措施调整,并进行管控与监测

 3   流行病学追踪:对每例确诊病例进行分组追踪,通过收集其流动性、消费记录等数据,获得精准的追踪信息

 4   核酸检测:按每3万人建设1个便民核酸检测点的标准,打造 “1530” 核酸服务圈(核酸检测步行不超过15分钟,排队不超过30分钟),核酸点一键查询服务,高峰时期全市便民核酸检测点近7000个、投入医护人员近3万人,93.6%的社会面病例均在便民核酸检测点被 “早发现”。

 5   加强疫情输入和外溢管控:在机场、火车站进行相应人群检测,对来深高危人群实施闭环转移。

 

访谈、撰文 | 陈晓雪

责编 | 刘楚

深圳市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专家组组长、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卢洪洲

 

近日,卢洪洲接受《知识分子》专访,进一步介绍深圳的防控经验。他指出,尽管奥密克戎存在传播隐匿性强的特点,但常态化核酸检测等措施,基本上可以杜绝大规模暴发疫情的可能。
 

卢洪洲总结:重视院感防控,提前演练多次,医护人员完全封闭化管理,彼此没有交流,前后已更新了6版院感防控指南;密接由真正流行病学家判定,深圳过去两年中,绝大多数病例在密接人员中发现,次密接没有发现一例阳性病人……

 

他介绍,深圳对有需要的老年人提供上门接种服,目前60岁老年人三针新冠灭活疫苗的接种率已超过90%。核酸检测方面,全市日最大检测能力(单管)达到182.22万管。市民出入公共场所,实行 “72小时核酸阴性证明通行证”。

 

谈及未来开放条件,他认为,有效的疫苗和药物,减少脆弱群体重症的风险,是走出疫情的必要条件,未来需要加快研发更有效的疫苗、更早使用小分子抗病毒口服药物。

 

以下为访谈内容,内容略有编辑。

 

1、深圳新冠防控经验

 

知识分子:关于深圳的防疫经验,您在评论文章《中国动态清零政策:深圳的经验和视角》中,总结出了五点(见上文)。

 

卢洪洲:对,在这个基础上我再想再补充几点。

 

首先,深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主抓(疫情防控),这一点从管理的角度非常重要。两位主要的党政一把手都这么重视了,发现问题每天会商,及时解决问题,发现漏洞及时做决策,管理者最高层的决策科学精准、及时实效,我觉得这些非常重要。

 

第二,从流行病学(调查的角度),比如说密接(判断),密接者的追踪、人数,不是由区长领导来定,是由真正的流行病学家,通过他们的科学判断来进行研判。而不是像某些地方说这个区有一个(密接),那么整个区都是高风险地区,都要封控,这个是不对的,需要经过风险评估精准地去追踪。

 

第三,(深圳第三人民医院)作为定点医院,能不发生院内感染,不发生聚集性病例,我们怎么做的?是靠不断完善的(院感防控措施)。

 

比如说奥密克戎来了以后,我们就发现它传染性比较强,(要求)穿隔离衣和脱隔离衣都不在同一时间,他们(医护人员)从病房出来以后,都回到各自的房间吃饭。如果你觉得反正在空旷地方,在外面又不是密闭的空间,可以每人一张桌子吃饭,这个也是不对的。我们发现只要他们在一起,必然就会交头接耳,你给他(两个人)两个桌子,也会凑在一起会讲话。假如在奥密克戎病房工作的所有医生、护士,如果有一个感染的话,那么就会导致其他人也感染。所以这种情况,我们就让医护人员完全封闭化管理,各自没有交集

 

另外,医护人员是每天都要有一次核酸检测。假如说查出一个人是阳性了,那么马上(隔离),他(她)就不至于再传给同事了。每天一检,高频次的核酸检测,这样的话就保证了避免院内聚集性病例,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经验。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完善各种院内感染防控的经验,光是院感防控举措,就前后更新了6版。我们不断演练,比如还没有收治病人的时候就演练,演练一栋楼出现一个阳性后,我们怎么去进行人员的相互隔离,怎么去进行人员的后勤保障,怎么去进行消毒。发现问题及时解决,这样一旦真的有了问题以后,处理的就比较得当。

 

不仅是我们演练,深圳市卫健委求各家医院都要去演练,所以演练非常重要,演练中发现了很多问题,这是一个经验。

 

第四,专家组每天参与研判,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市长每天组织专家、相关部门、各个区一起会议,专家组也要参加,包括政策的制定,包括一些举措的建议等。我一直说,我们要根据疫情发展的需要及时研判,采取措施。专家提出精准的施策,要有科学依据,而且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能把它当儿戏,(应该)非常严肃地去对待每一项举措,要科学地提出比较精准的建议。作为专家组,我们应该发挥这样的作用。

图1 深圳划定疫情防控不同区域的依据 | 图源:卢洪洲

 

2、密接与次密接判定

 

知识分子:您刚才提到密接者的研判,专家组是根据大数据去判断密接吗?还是有其他证据?

 

卢洪洲:深圳是比较精准地去判断密接。以往是根据比较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再加上大数据。

 

但是,所谓的空间、时间的信息,有时候很难明确。比如说,在一个大商场,密闭的环境下面,昨天有阳性,那么我们明确这个人在什么时间去过商场,但他在这个时间近距离的时间和空间,就很难去判断。

 

所以,除了我们专家组判断以外,还需要信息的公开透明,你要告诉老百姓在这个时间段里面在什么地方出现了一个阳性,那么如果有其他人员也在这个地方,应该要积极地尽快做自我隔离以及做核酸检测,这些信息的公开透明也很重要。

 

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空间,在两米之内有过接触,面对面的,那么这个可以作为密接;如果已经是几十米开外了,你还把它算成密接,所谓的时空伴随者,这个就太多了。大家有没有印象,在武汉疫情开始的时候,我们来查找密接,往往一个人大概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最多二十几个人。但是现在,一个人如果是阳性,看着他的密接,往往一栋楼甚至于几千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密接呢?

 

所以密接如果判断不精确,那么就会有资源的浪费,这几千人你都要进行隔离,后续的服务能不能跟上?宾馆会不会够用?

 

在深圳,我们过去的这两年多,所有的密接者里面,我们找到了一些(阳性),绝大部分(阳性病例)都是在密接者里面找到的。我们判断的次密接,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阳性病例。这句话就非常有价值了。次密接怎么判的?次密接是不是还有什么价值?我觉得今后的流行病学调查,对这些都要有一些参考。 

 

3、核酸检测常态化

 

知识分子:深圳在3月14号到3月20号“慢生活”,非常快地扑灭了一波疫情。假设深圳也出现了每天五千例以上的病例,你们会怎么做?

 

卢洪洲:首先,当时决定从14号到20号,我们慢下来,是基于疫情的判断。如果你不慢下来,人员不固定,那么(疫情)还会拖一段时间。所以13号就定下来(慢生活)了,但是这之前已经把相应的准备工作、慢下来的后勤保障工作都已经考虑到了。

 

14号下午,我印象中大概6点与凤凰卫视连线,采访问我(深圳的疫情),我当时非常自信,我说我们深圳有能力,我相信我们会几天之后,就在21号,一定会重新开放,一定会社会面动态清零。

 

为什么?这是基于我们在之前的两年多整个深圳的经验。

 

那天早晨(深圳)做全员核酸检测,到下午4点我做节目的时候,只有40多个阳性。你想想看,整个全市核酸检测,到下午4点只有40多例阳性,这就说明我们整个疫情是可控的,不会出现大家担心的情况,不会出现的。

 

所以我当时在电视上讲的就这句话,我说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一定会在21号,会在几天之内动态清零,会控制疫情,会复工复产。这是基于深圳过去的能力,尤其是我们有非常强大的核酸检测能力,还有老百姓积极的配合以及后勤保障,尤其是我们的管控能力。

 

知识分子:深圳当时为什么决定要 “慢下来”?

 

卢洪洲:深圳市卫健委坚决履行好疫情防控 “参谋部” 的角色定位,组建覆盖流行病学、病毒学、免疫学、生物学等多专业核心骨干的研判队伍,每日研判、每日报告,自去年“6·14”疫情以后,累计编报《新冠肺炎疫情风险评估报告》258期,为市委市政府、市指挥部提供专业决策参考。每日动态调整 “五个风险圈层图”,指导属地与行业管理部门落实来(返)深人员分类管控措施,在防范国内中高风险地区疫情输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你可以再看一看3月12号、13号的病例报告,每天社会面都有一些病例,总是也清不完,因为不是只有一个传播链,有很多原因,包括从香港溢出的传播链也没有斩断。 

图2 深圳单日本土新增病例,包括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 数据来源:深圳卫健委 制图:知识分子

3月12日,深圳新增病例66例,比3月11日增长一倍多,其中有31例在社区筛查中发现。到了3月13日,深圳在社区筛查中发现的病例达到39例。
 

所以当时采取这么一个办法:首先把香港到深圳的卡车司机管控住——卡车司机开车,他下了车以后就会跟人接触——卡车司机到了关口以后,车由深圳这边人员帮他开过来,他人就不过来了。
 

再有就是偷渡这种可能性,也是完全给它阻断掉了,这样就控制住了源头。

 

在源头控制住以后,我们在执行静态情况下,人不要动。如果你早晨去上班,做了核酸,还去上班,还去接触人,还去跟人吃饭,那么早晨标本取了,到了中午结果出来以后,可能已经感染几个人了,所以要静下来不动。这几天静下来以后,阳性者都给找到了,而且你又不在这中间传给他人,因为你是静止的,我们就可以把所有的阳性者全部转到三院来进行治疗,所以这几天就把疫情就控制下来了,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

 

知识分子:您总结的深圳经验,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点就是,深圳设了1530核酸服务区,设有很多个便民服务点去检测核酸。这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卢洪洲:深圳除发热门诊、药店等常规哨点外,建立与完善覆盖人、物、环境(含污水)的全方位哨点监测体系,包括交通场站来(返)深人员、100多万暴露性服务行业从业人员以及各类重点场所重点人群,进口冷链食品及入境快递、邮件等物品,医疗机构、隔离酒店、城中村等重点场所和区域的外环境。按每3万人建设1个便民核酸检测点的标准,打造  “1530” 核酸服务圈,推出 “核酸点一键查” 掌上服务,高峰时期全市便民核酸检测点近7000个、投入医护人员近3万人,93.6%的社会面病例均在便民核酸检测点成功 “早发现”。用一周时间迅速建成6家口岸核酸检测实验室,对跨境司机实行核酸 “快检+普检”,快检出结果时间压缩至90分钟以内,为实现深港货物全接驳之前的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撑。

 

知识分子:假设深圳遇到了上海这样的大规模疫情,每天的确诊量也是在几千人以上,你们有没有一个防疫的备案?会怎么做?

 

卢洪洲:这就是深圳做得比较实的地方。它落实了核酸检测、全员检测能力建设,已经布局了包括医疗机构和第三方,根据人口的密度已经落实了标准化核酸检测点。而且深圳规定,到公共场所,比如去(餐厅)吃饭,必须要扫码核酸阴性,这个就使得大家核酸检测的频率是保证的。疫情期间医务人员每天都做,这样就可以早期发现所有的社会面上的感染者。早期发现疫情以后,它怎么可能导致大规模的流行呢?这就是政策保证了深圳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流行。

 

知识分子:您的意思就是说现在深圳是实行核酸检测常态化,需要隔几天市民就要检测一次核酸?

 

卢洪洲:这么一个常态化(核酸检测是为了),在国内部分地区疫情还是没有控制的情况下,在国内还不断有聚集性病例发生的情况下,我们希望深圳只要有这种聚集性病例,就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发现以后我们就可以把它(疫情)扑灭。这就是深圳经验。

 

我们就可以保证动态清零。一波一波的(疫情),来了一波,我们可以及时发现,所以在几十波出现过以后,都在几天之内,甚至于更短的时间里面就把它清零了。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经验,而且花费相对比较低。

 

知识分子:感觉听起来像是疫苗的一个通行证(的变种),像香港现在实行疫苗通行证,你要打了疫苗,才能够去公共场所。深圳是你要有几天之内核酸阴性的结果,才能去这些公共场所。

 

卢洪洲:对。

 

知识分子:深圳封闭管理,会涉及到各方面资源的调配,比如说门对门的一个送货,保障居民的生活,我对您文章中这点的总结挺印象深刻的。

 

卢洪洲:我们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这些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就地转化为志愿者,我觉得这一点做得非常好。

 

如果一个地方疫情比较严重,我们其他地方的部门的行政管理者作为志愿者去支援。这一点深圳市做的比较及时,比较到位,还是发挥我们的公务员,发挥基层支部党员他们的作用。

 

4、封闭的经济损失

 

知识分子:您是深圳疫情防控的专家组组长。你们有没有讨论,从3月14号到3月20号这样一个静默期,在经济方面的投入大概是多少?

 

卢洪洲:是这样的,首先有的人在单位里面继续工作,因为他只要不动就行了,可以在单位也可以在家里边,他们还继续工作。

 

其次主要是核酸(成本)。做核酸的话,比如说我们10个人一管,它本身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这个并不会消耗多少价值。

 

另外疫情防控的损失,有不同的判断标准,途径也是不一样的,但是我觉得这么几天的慢生活,这么几天的损失,与一旦疫情控制不了的长期损失相比,从卫生经济学上来看是划算的。你把这个道理讲清就行了。具体数字的话,我这里没有一个精确数字。

 

知识分子:所有深圳的感染者都是在深圳三院集中治疗的?

 

卢洪洲:对,全部在我们这里。深圳在2020年新冠疫情开始之后就建了1008张负压病房的深圳三院应急院区,这样对医护人员是很好的保护。

 

知识分子:所有的感染者都会入院治疗是吗?即使他是轻症或者无症状感染者。

 

卢洪洲:无论是轻症、重症还是无症状,我们全部转到负压病房,因为无症状也一样具有传染性,无症状感染者的病毒载量也一样高,也一样具有传染性,所以我们把传染源全部转到负压病房进行观察治疗。

 

而且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是个老年人、有基础疾病患者,虽然一开始没有症状,过了一个礼拜以后可能转为重症了,所以我们都要给患者进行集中隔离、观察治疗,不至于让其在社会上作为一个传染源。

 

如果(感染者)是居家,也会居家传播,所以我们(全部定点医院收治)就控制住了传染源,全部病例,只要是阳性病例,我们有这个能力,有这么一个(病床)体量,全部转到我们的负压病房。 

 

5、深圳经验是否可以推广?

 

知识分子:深圳现在是每隔三天要做一次核酸检测吗?普通市民吗?

 

卢洪洲:一般来说72小时。这个也是根据情况(动态变化),有疫情的时候我们做调整,没有疫情的时候就可以放松一点。一旦发现疫情以后,马上这个区域里面就开始增加频率。根据疫情,如果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新增)了,也没必要天天做。所以我觉得还是比较科学的,动态的。

 

知识分子:深圳现在一天可以做180多万管,对吧?

 

卢洪洲:今年以来,投入医务人员8万余人完成五轮全员核酸检测,全市日最大检测能力(单管)达到182.22万管,基本具备1天内完成全员核酸检测的能力。深汕特别合作区建成了区级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实验室,罗湖区突出 “快严足常准”,促进核酸筛查量质齐升。

 

知识分子:这跟深圳的非常强大的财政能力也有关系吧?

 

卢洪洲:其实它整个成本现在也降下来了,并没有很多的。

 

在疫情还在蔓延,局部还在不停出现(新增病例)的情况下,我们花这点钱早期发现疫情(尤其是香港离我们这么近,疫情有可能时而会出现的时候,国内时而有疫情输入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充分的保证,就放心,不至于出现大的聚集性病例已经很严重了再发现(的情况)。所以对于早期发现聚集性病例,早期发现个案,起到很好的作用,花这些钱是划算的。

 

知识分子:很多三四线城市,它的财政可能就没深圳这么好,医疗水平也没深圳那么好,您有什么建议吗?

 

卢洪洲:要对高危人群,对口岸、对港口(城市),对可能有输入性(风险)的职业,进行所谓的高危职业的高频率的定期的核酸检测,就可以(尽早)发现。因为毕竟要有传入,传入以后聚集性病例在这些高危行业里面会首先出现,所以要对这些高危行业进行定期的核酸检测,这样的话可以缩小(传播)范围。

 

知识分子:最后一个问题,香港养老院出现聚集性感染,也跟香港的养老院的特殊状态有关,养老院空间比较狭窄,就地隔离的条件不足。深圳养老院现在是怎么管理的?

 

卢洪洲:现在从管理来看也是封闭式的管理,尽量减少人员的交往,减少探视,在这种情况下是一样的。另外工作人员也是定期的进行核酸检测。

 

知识分子:这种封闭式管理,会导致老人跟他的家人接触的比较少。

 

卢洪洲:现在也有些办法,比如通过视频等等这种方式,也是有一些(措施)逐渐根据疫情的情况在改善。因为现在没有什么疫情了,就可以相对来说放开了;(一旦)有疫情了,再管理严格,也是与时俱进了。

 

知识分子:深圳养老院您这边有数据吗?它有多少个在养老院?

 

卢洪洲:网上也能查到一点,我这边没有数据。(注:根据深圳市民政局官网2022年2月发布的信息,深圳共有71个养老机构,其中18家暂停运营或未开业)

 

知识分子:可能深圳的人口还是比较年轻。

 

卢洪洲:现在目前的平均人口(年龄)不到33岁。

 

表1 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深圳是一线城市中最年轻的城市,也是全国最年轻的城市。

深圳人口数据为2020年11月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来源:http://tjj.sz.gov.cn/ztzl/zt/szsdqcqgrkpc/ggl/content/post_8772120.html上海人口数据为2020年11月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来源:https://www.shqp.gov.cn/stat/stat/upload/202105/0518_135539_717.pdf北京人口数据为2020年11月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来源:http://tjj.beijing.gov.cn/zxfbu/202105/t20210519_2392526.html广州人口数据为2020年11月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来源:http://www.gz.gov.cn/zwgk/sjfb/tjgb/content/post_7286231.html香港人口数据为2021年年底人口(临时数字),来源:https://www.covidvaccine.gov.hk/pdf/5th_wave_statistics.pdf

 

知识分子:所以深圳老年人其实并没有像上海和香港的比例那么多。

 

卢洪洲:对,不像香港、上海(老龄化程度)这么高。但是因为是南方城市,年轻人的父母亲、老人,经常在冬天或者是长期在深圳生活,这种情况也是比较多见的。

 

知识分子:你们针对老年人的话,会提供上门接种疫苗服务吗?

 

卢洪洲:是,会上门的。提高接种率。

 

6、何时可以开放?

 

知识分子:我看到您的总结里边有讲到 Robert Heath 的4R风险管理,第一个是reduction,要降低脆弱群体的风险,尤其是提高疫苗的接种率。现在深圳老年人的疫苗接种率是怎么样的?

 

卢洪洲:90%以上(接种率),我们现在要求必须达到90%以上,已经达到了。

 

知识分子:深圳60岁以上老年人已经达到了(疫苗全程接种率90%以上)?

 

卢洪洲:三针接种率90%以上。我想我们还要给老百姓一些信心。

 

我自己在做科普的时候,就说今后我们还要有更加成功的疫苗,比如说两针肌肉注射的核酸疫苗,加上一针吸入性的喷鼻的疫苗(自我鼻喷疫苗),可以在我们上呼吸道产生有效的保护,就可以避免感染。那时候我们出门,才不担心自己会被感染,(病毒)不至于复制了,所以疫苗还是控制疫情最主要的手段。

 

要控制疫情的风险,第二个是小分子抗病毒口服药物的使用。万一感染以后得病,我们又尽早开始口服药物,病情就不必发展为重症。

 

第三就是今后的诊断。自己在家里面可以做核酸诊断,自己检验,就不至于去排队,减少人员聚集。核酸自测阳性自动上传云端并激活后续核酸复核与自我隔离程序。

 

关于新冠的风险控制,就是这几个条件。

 

知识分子:深圳是怎么能够去提高老年的接种率?

 

卢洪洲:在很多单位都派了任务,这个是一把手负责制,行政要求。

 

知识分子:现在国内也没有立法,强制打疫苗。

 

卢洪洲:我们也不是强求。我们做一些工作,比如说专门有党办负责人来讲科学道理,包括我在讲课的时候做科普,在电视台也做节目,用香港的数据来说明(接种疫苗重要性),打了三针以后可以有效阻止老年人变成重症,避免死亡。就跟他们讲道理。

 

知识分子:关于风险控制,您讲到口服药的重要性,现在深圳三院对新冠感染者的治疗中,口服药物是怎么用的?

 

卢洪洲:我们是广泛地使用。比如说他(她)是一个老年人,虽然没有什么症状,但是我们也给他(她)用,用了以后他(她)就不至于在第二个礼拜出现重症,早期使用以后,没有病毒就没有损伤,没有病毒就没有传染性,病毒转阴以后就可以早点出院了。如果你不用,他(她)一开始是没有症状,过几天以后开始有症状了,那么在一个礼拜以后(可能)会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原有的症状会加重,基础疾病会加重导致患者很快就死亡。所以要在早期进行抗病毒治疗。

 

这个病的特点,就是第一个礼拜(症状)都比较轻,第二个礼拜绝大部分康复,少部分变成重症、危重症,甚至于(更严重的)很快多器官功能衰竭。

 

知识分子:您说的口服药物是Paxlovid吗?

 

卢洪洲:还有其他的,比如Molnupiravir,今后还会有国产的药物都会出现,小分子的抑制病毒复制的都是有效果的。

 

知识分子:国外像新加坡,老年人的接种率达到90%,它就开放了整个社会。像深圳(老年人疫苗接种率)也能够达到90%,我们有没有底气去开放呢?

 

卢洪洲:因为毕竟到目前为止,灭活疫苗,它的作用,尤其是防止感染,防止(病毒)复制的作用还有待提高,所以今后等到我们核酸疫苗(出来)——它的作用比灭活疫苗要好,另外要有吸入性的鼻喷的疫苗,在上呼吸道产生保护性抗体与细胞免疫,这样以后老年人接触病毒以后才不会出现重症和死亡,如果现在放开,这些人依然还会出现重症和死亡,所以现在还不是放开的时候。

 

知识分子:所以还是要等到疫苗的有效性更高,尤其是防止传染能力提高上去之后,我们才会考虑这样一个开放的状态。

 

卢洪洲:对。

 

知识分子:像现在国内这种情况,根据您的经验,什么时候能够去开放?多久我们说不用每天测核酸了?

 

卢洪洲:我们不能确切推测具体时间,但是一定是这么一个条件,所以我在反复强调,一定是有成功的疫苗以后,一定靠疫苗产生的广泛性的群体免疫以后,我们才能放开。我们不可能像西方国家一样,通过自然感染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去放开,绝对不可能,所以还是要靠科技的进步来使得我们取得抗疫的胜利。

 

知识分子:您讲到国产灭活疫苗防传染的效果有待提高,国内的mRNA疫苗和鼻喷式疫苗还没上市,我们是否也可以引进国外的mRNA疫苗,来帮助提高免疫的效果?

 

卢洪洲:加快国产mRNA疫苗与鼻喷疫苗上市,同时可引进国外mRNA疫苗。

 

 

附:在投稿文章最后,卢洪洲从4R模型的角度,指出动态清零的政策应该如何改进:  

  Reduction 降低

降低免疫功能低下人群的比例。

继续推动疫苗接种计划,提高国产疫苗的质量和社会认可度,增加重点人群(老人、儿童、基础疾病患者等)的疫苗接种率。开发新的疫苗注射方法,加快吸入性疫苗研究。吸入稳定疫苗是一种很有前途的给药方式,具有很高的安全性,但目前有只有雾化麻疹和流感疫苗的临床研究,但没有雾化 SARS CoV-2 疫苗的研究。研究表明新冠疫苗产生的体液免疫针对变异株的保护作用下降,导致变异株的突破性感染;但疫苗接种后产生的细胞免疫针对变异株可维持在一个较好的广谱水平,是降低重症和死亡的关键因素。针对新冠病毒的通用保守T细胞表位多肽的加强针接种策略可以大大增强接种者的特异性T细胞免疫应答,针对所有变异株可产生保护,是一种通用型新冠疫苗接种策略,实施混合异源疫苗接种,注射疫苗和吸入疫苗,以提高疫苗的有效性。 

 2   Readiness 预备

中央要统筹安排各个城市的隔离中心,提前预防大规模疫情。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在医院层面建立了两套机制,当疫情发生时,可以及时改变管理模式,以最快的速度调动最多的资源,减少负面影响。 

 3   Response 响应

提高响应速度和效率。优化和改进采样方法,提高检测准确度,降低假阴性比率。同时,快速抗原检测方法(the rapid antigen test, POC)适当引入,提高检测效率。推动快速抗原检测产品上市和使用。结合抗原检测和核酸检测的使用,以提高诊断效率。 

 4   Recovery 康复

加快对治疗 COVID-19 患者的特定药物的研究,其中口服特异性抗病毒药物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通过药物研究和发展以解决疫情困境,更高效地进行疾病诊断和治疗,推动口服特效药早日上市,保障更多人的健康。 综上所述,两针剂肌肉注射的核酸疫苗,联合鼻腔喷雾疫苗,同时进行快速核酸检测诊断,使用没有药物相互作用风险的口服抗病毒药物,是未来实施动态清零政策的核心。此外,医院管理机制需要改变,为大流行做好准备。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