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安乐死与东西方文化

夏志宏:安乐死与东西方文化

面对重大疾病,国人习惯对病者善意隐瞒病情 | 图源:pixabay.com

 

- 导  读 -

新冠疫情让人们对生死有更多的思考。东西文化的差异、生死观的不同也或多或少影响了各国的民情与防疫政策。
 

撰文 | 夏志宏

 

朋友的太太刘女士卧床不起已久,还是在新冠疫情之前我曾去看望过她。但听闻她去世的消息,而且最后是以安乐死的形式,还是比较震惊。和朋友电话聊了两个多小时,除了追忆美好回忆、感慨生死无常外,我特别关注的是刘女士走时的心态,历经多年病痛折磨,是否是一种解脱?答案是肯定的,最后时刻家人围在一起,护士给了刘女士最后一剂安定药,天堂之路安详、平和。

 

刘女士是数学博士,生前担任著名公司的资深副总裁,在商界叱咤风云,但却特别爱哭。确实,她的真诚加上眼泪解决不少家庭工作上的问题。不幸的是十年前开始出现小脑萎缩症,病情逐渐恶化,到最后免疫系统崩溃,多处出现原发性癌变,尽管做了局部手术治疗,但现代医疗已无能为力,有尊严的离去成了她最后的愿望。

 

新冠疫情让人们对生死有更多的思考。东西文化的差异、生死观的不同也或多或少影响了各国的民情与防疫政策。面对重大疾病,国人习惯对病者善意隐瞒病情,而西方人更能直视现实。尽管这种赤裸裸的直视,有时让人难以接受。

 

大学同班同学嫁给了欧洲裔美国人,以下是她讲述的真实故事:

 

在老公的老爸去世前的一周,医院安排到家里帮助护理的安抚师告诉老公:“是时候去挑选一家合适的殡仪馆了。”老公就在他老爸恢复知觉的时候问老爸对殡仪馆的挑选有啥特别的心愿和要求。他老爸说:“你这小子总是晚我一步!两周前我就打电话找到这家殡仪馆,答应给400美金减价。”说完递给他一张写着殡仪馆名字的纸条。当时在场的老公的大哥忍不住跟老爸开玩笑:“爸,你有没问他们有没有 ‘早鸟价’ 项目(Early Bird Special)?”

老爸立即还击:“没问。但我可以保证,如果你跟我一道去,他们会给买一送一的(buy one get one free)!”

早些年在美国参加了几次追悼会加葬礼,颇有感触。在国内,葬礼和追悼会非常严肃、庄重、沉痛、甚至冷峻,时有呼天抢地的哭声,甚至有请哭丧的专业人士,任何笑声当然是万万不可的,场面不悲不痛的话就是没有孝心敬意。但在美国,致悼词时往往笑声不断。按美国习惯,追悼会上家人、朋友追诉与逝者共度的有趣经历,笑谈逝者令人捧腹的逸事。大如总统、小至平民的追悼会都是如此。以后我渐渐明白,追悼会主题是庆祝逝者的一生,而哀悼反而成为次要目的。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报道,迷倒无数粉丝的法国著名影星阿兰·德龙希望未来能够安乐死 [1]。前妻的去世和两次中风给了他心理和身体上致命的打击。他说,“我拥有一切,除了幸福。” 还记得大学期间火爆的阿兰德龙主演的电影《佐罗》,童自荣的配音 “让你们看看公正的判决!” 言犹在耳。永远的 “佐罗”,一路走好!

电影《佐罗》剧照 | 图源网络

 

夏志宏,美国西北大学教授

《知识分子》总编辑

 

参考资料:1.https://www.marca.com/en/lifestyle/movies/2022/04/01/6246787c46163f56258b4582.html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