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从内部吐槽到抢人大战,我被美国医学生拍的MV震到了

从内部吐槽到抢人大战,我被美国医学生拍的MV震到了

撰文 | 方可成(宾夕法尼亚大学传播学博士)
4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在宾大医学院读书的朋友兴冲冲地告诉我,他们拍摄的MV终于正式上线了。
医学生拍MV?难道是还嫌学医不够辛苦吗,或者是因为学医太辛苦,得找点乐子排解排解?我满心疑虑地打开他们的MV——模仿A妹(Ariana Grande)大红单曲《thank u, next》拍摄的《White Coat, Next》(下一站,白大褂)。刚看了几十秒,便被专业的演唱、编舞、拍摄、剪辑制作震到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我可能会以为自己看的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作品。
 
后来我才知道,拍MV的不仅仅是宾大医学院的学生——全美顶尖的医学院,几乎各个都在拍自己的MV,而且彼此之间还会明着暗着互相较劲,每年的“MV比拼”已经成为美国医学院的一个特殊传统了。比如,哈佛大学医学院今年的作品《Not that Competent》是将“小甜甜”布兰妮的三首歌(《Womanizer》《Oops!... I Did It Again》《Stronger》)组合而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则基于惠特尼·休斯顿的《I Wanna Dance With Somebody》拍了一部MV;而斯坦福大学医学院今年的MV和宾大“撞车”了——他们选的也是《thank u, next》。
 
透过这种传统,我们或可一窥美国医学院的文化。
 
从内部吐槽到抢人大战
 
《White Coat,Next》这支MV讲述的是一群背景各不相同的学生如何走进宾大医学院的故事,里面有不少梗是医学生才懂的内部笑话。
 
比如“我本科困在实验室,每天和耗子打交道”——在美国想进医学院,在本科阶段做研究基本上是必须的,所以这是大部分人的亲身体会。
 
比如“湿手戴手套太难了”,这是不需要天天戴乳胶手套工作的人完全体会不到的。
 
 
再比如,唱到“有机化学让我抓狂”的时候,画面出现学生迷惑的脸和复杂的化学式,这实际上是在模仿一个很有名的表情包——困惑的数学女士。
 
 
当然还不能少了全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两个镜头——肛门指检和挤脓疱。
 
 
拍摄这部MV的导演、宾大医学院博士一年级学生Clare告诉我,医学院学生拍摄MV的风潮是从六七年前开始的。最初的MV,更多是在医学生内部引发共鸣,因为医学生是出了名的辛苦,而用娱乐性很强的形式吐槽大家的“苦难”,并且加入内部人才懂的梗,是一种很有感染力的集体创作。
 
近些年来,这种MV的性质发生了一些改变,不再是学生的自娱自乐,而是渐渐成为很多医学院招生的重要手段。
 
美国医学院的圈子其实很小,每个学校一个年级也就100多个人,而所有顶尖的医学院其实都在抢同样的一小撮人。“也就是说,虽然医学院难申请,但总有那么一小撮大神,有可能被所有学校录取,他们可以主动挑选学校。” Clare说,“而要吸引这些尖子学生选择一所学校,有几个重要因素:名声响,补助高,学院文化吸引人。而这些MV就是学校展现自己文化的一种重要媒介。
 
因此,美国各大医学院的MV都是在春季上线——那正是学校发出offer,等待学生作出选择的时候,也就是各校“抢人大战”的关键时间节点。大家纷纷投入,暗地里在MV上较劲,这也使得MV的制作水准水涨船高。
 
藏龙卧虎的医学生
 
虽然有一些医学院出钱雇佣专业的团队来拍MV,但更多学校完全是依靠学生在制作,包括宾大医学院今年的这支MV在内。
 
宾大医学院的传统是:每年由博士一年级的学生来制作MV。Clare本科学的是神经科学,并辅修了电影学,因此自然成为一百多个学生里最适合来担任导演的人。
 
一部MV,既需要视频,也需要优质的音乐,一位在录音方面有专业经验的同学成为了音频的负责人;另一个同学以前专业唱歌,所以自然就成了音乐总监;有个男生跳舞很好,就担当了编舞。核心团队总共有7个人,大家先选歌、填词、录音,然后设计镜头、选定演员、编舞。
 
“我们同学里有很多文艺青年。” Clare说,“这些人又会唱又会跳,形象还都不错,所以他们都担当了几个主要角色。也有个别不太会唱歌的演员,我们就配上了其他同学的歌声。”
 
 
选角的时候,一届150个学生都收到了邮件,只要是有兴趣参与的,基本都被安排了一定的角色。
 
这些前期准备工作非常繁杂,从年初开始工作,等一切就绪,已经是三月初。大家选在三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将镜头正式拍摄完毕,后期制作只花了两三个星期的时间。
 
整支MV的制作,一共只花了宾大医学院不到300美元。“学校图书馆其实有特别好的设备,所以我们都是从那借的,一分钱都没花。另外,我们拍摄制作期间用餐以及为庆祝成片播出的聚餐都是自掏腰包的。” Clare说。
 
美国医学生的来路和去路
 
美国的医学教育和中国有很大差异——不设本科,医学生在本科阶段的背景各异,被招入医学院之后要先花4年的时间读医学博士(MD)。在宾大,这4年的安排是:最开始的一年半在教室里学基础科学,之后一年在医院里轮转实习,再之后半年准备考执照(USMLE Step 1)——这是申请实习医最重要的一个考试,相当于高考,其后还有USMLE Step 2和3,但都没有step1重要。最后一年,需要做一些 “sub-internship”,申请实习医。如果要申请很难进的科室,很多人在第三四年之间还会拿出一年来做研究。
 
博士毕业后,绝大部分人会进入住院医师(residency)培训阶段,申请的过程则是著名的 “配对”(Match)。具体过程很复杂,大致的情况是:学生给自己申请的项目排个名,每个项目给申请的学生排个名,然后在全国范围内有一个巨大的算法给大家匹配。所有申请人会在同一天拿到一个信封,得知他们被配对到了哪里。
 
当然,以上说的都是偏向临床的轨道,此外也有偏向研究的PhD博士学位。对于中国人而言,PhD的申请更简单一些,因为多数美国医学院要求MD的申请者在美国本土读完四年制本科,而PhD则没有这样的要求。
 
 
虽然学医非常辛苦,但是在美国,医生是一个非常受尊重、收入也很不错的职业。就像《White Coat, Next》这支MV所展示的,本科毕业之后加入顶尖医学院的,是非常优秀的一批学生,大家的背景也各不相同。
 
我问Clare:“作为导演,你觉得这个MV想要传达的主要信息是什么?除了‘快来宾大’之外。”
 
她回答了三句话:“大家申请医学院都有相似的苦逼经历,所以我懂你。医学院的学生也不是天天只啃书,我们也挺欢乐。来到医学院的路有很多条,你不需要成为谁,写好你自己的故事才最重要。”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