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敬天恤民:倾听毛公鼎的金声

敬天恤民:倾听毛公鼎的金声

毛公鼎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撰文 | 刘   钝
责编 | 夏志坚

●              ●              
 
近日宅家,通过微信公众号 “艺道书院” 阅读毛公鼎,真是一种奇妙的精神体验。要说奇妙,这文本与荷马几乎同时,比柏拉图的所有著作都早;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柏拉图与荷马都不是其时的遗泽,以致有无知无畏者声称古希腊历史都是14世纪以来西方人编造出来的。此说当然只可当做笑料,不过倒是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假定有个伪学者说《尚书》诸篇俱是后世儒生所造,只需把这个沉甸甸、硬邦邦的古鼎搬出来,保管让他闭嘴。

毛公鼎是西周晚期宣王年间 (前828年-前782年) 所铸青铜重器,大口圆腹,上有两只大耳,腹下是三只兽蹄形足,通高53.8厘米,腹深27.2厘米,口径47.9厘米,重34.7公斤,腹内刻有500字金文册命书,字数为传世金文文书之最。文中提到周宣王面对天下乱局,力图重振朝纲,遂命叔父毛公歆治理国家,宣示赋予其专权及赏赐。毛公感念王恩,于是铸鼎纪事。文分五段,每段皆以 “王 (若) 曰:父歆” 起头,显示了周王对毛公的殷切期许。
 

第一段 “丕显文武,皇天引厌劂德,配我有周,膺受大命”,说的是上天满意文王、武王的德政,授大命于周国,后人自当谦卑;“丕巩先王配命,畏天疾威,司余小子弗,邦将曷吉?迹迹四方,大从丕静。呜呼!惧作小子溷湛于艰,永巩先王”,又述及宣王表示要不负先人,就要敬畏上天,这样才有利于邦家;还通过宣王之口承认眼下四方惊扰,天下不宁,甚至害怕难度时艰而辱没了先王。


殷人尚鬼,周人敬天,几乎是学人的共识。只是一说到“天”,问题就来了:到底什么是“天”?从孔夫子、董仲舒到利玛窦、冯友兰,各有各的解释,简单说就是个至高无上比“人”还大的存在,这“人”是包括了君王与圣人在内的。另一个省事的说法是指客观世界,也就是“自然”,然而一用这个词就得准备与科哲、西哲和老庄的专家们辩论,掉这个书袋也很乏味。

还是就事论事好。 依我看,毛公鼎这段铭文或可对周人心目中的“天”做一点说明。

虽然贵为天子,宣王完全没有骄横与自大,而是诚惶诚恐地正视问题、承担责任,把上天当做人间善恶与王者德行的最高裁判。“天命靡常”,“惟德是辅”,这两句分别出自《诗》、《书》的话,常被后人放在一起来释“天”。

实际上,《毛公鼎铭》的第一段,与《诗经·大雅·文王》内容非常相似:“文王在上,於昭於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侯服于周,天命靡常。”而“惟德是辅”所出的《尚书·蔡仲之命》,记叙成王对蔡仲的嘱托,也与毛公鼎所记宣王托付毛公歆的背景若相契合。

从传世的商周文献与考古发现确实可以证明,中国古代宗教精神在周初出现道德化与人文化的转向。天命无常,惟有德者居之。无所不能的鬼神变成能对当权者形成制约的天,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与此同时,人的价值得到珍视,殷商时代的人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朴素的保民和恤民思想。这从宣王对毛公的告勉也可以看出来。
 

毛公鼎膛内铭文

 
《毛公鼎铭》的第二段是周王对毛公的正式托付,言辞恳切又不失威严。“命汝辥我邦,我家内外,憃于小大政”:命令你治理国邦与家族,事无巨细都要操心;“汝母敢妄宁,虔夙夕”:你切勿倦怠苟安,要不分昼夜保持虔敬之心;“毋折缄,告余先王若德,用印邵皇天,緟恪大命,康能四国,俗我弗作先王忧”:不要闭口不言,要时刻想到先王的德政并提醒我,以使我不负皇天,承担大命,保四方康宁,免祖先之忧。

第三段记叙周王给予毛公的专权。“历自今,出入专命于外,厥非先告歆,父歆舍命,母又敢专命于外”:从今往后,无论何时何地颁布任何法令,都需经过你的批准,他人不得对外胡乱发布。

第四段是全文精髓所在,记叙了周王对毛公的训诫与忠告。“命汝亟一方,弘我邦我家,毋顀于政,勿雝建庶口,母敢龏槖,龏槖乃侮鳏寡,善效乃友正,母敢湛于酒,汝母敢坠在乃服,恪夙夕,敬念王畏不赐”:命令你做一方的楷模,弘扬国邦与家族的荣耀,不要懈怠朝政,不要壅塞百姓言论,不要让贪官中饱私囊,不要欺负鳏公寡妇,为下属做好表率,不要酗酒,不能疏于职守,无论何时都要克尽厥职,恭敬地记住本王的重托。连用好几个 “不要” (毋,勿,母敢) ,核心就是恤民。

第五段重申周王赋予毛公的职司与权力,并详细记录了王室的各种赏赐。
 
作为一名当代的文史业余爱好者,借助今体释文居然能读懂2800年前的雅文,还能辨识其中绝大多数的金文,这正是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与奇妙之处。不过毕竟术业专攻,如果不是闭户在家,大概不会专门去研读这篇铭文;如果不是新媒体提供了全新的阅读方式,业余如我也不可能对照金文图像来欣赏中国文字造型的美妙。

行家说毛公鼎铭文的书法代表成熟的西周金文,奇逸飞动,气象浑穆,故有 “学书不学毛公鼎,犹儒生不读《尚书》也” (李瑞清) 的说法。在智能手机上把那些古朴的方块字放大开来端详品味,若饮醇醪,不觉自醉。
 

毛公鼎铭文堪称周代金文法书

 
更有古今文人,用500字铭文玩起集联游戏,在题为 “高清毛公鼎” 的微信文章 (“艺道书院” 公众号2020年2月17日) 中,就搜罗了许多意境高雅对仗亦工的联句,如 “大廷作赋,小字执经”、“龚黄善政,许史大家”、“无人无我,有猷有身”、“服膺朱子,师事毛公”、“命非人造,事在自身”、“小子有造,大邦唯宁”、“智师武子,勤效文王”、“作文包四史,善书仰三王”、“王孙怀楚国,公子是天人”、“立人先自立,为德有不为”、“明德在毋我,大智亦犹人” 等等。下图联句为四川大学数学系教授罗懋康所辑,辞曰 “文仰辞赋,武宁家邦”。
 

罗懋康集字联“文仰辞赋,武宁家邦”

 
这篇文章还叙述了毛公鼎被发现与流传的故事,牵涉自清道光至1948年间的诸多文人、高官、富商乃至洋人的行迹,其中尤以叶恭绰、叶公超叔侄舍财冒死保护毛公鼎的故事最为动人,真可与司母戊大方鼎、大克鼎 (及大盂鼎) 的传奇经历鼎足而三,并为近代国人保护国宝不流境外的佳话。

美中不足的是,该文称 “清朝的遗老端方在革命的风浪中惊恐而死” 有悖历史。事实上,端方在辛亥革命爆发前夕奉命入川镇压保路运动,为起义新军所杀;他也是一位金石学家,在清末统治集团中属于同情改革维新的一派。
 
曾任民国政府交通、财政、铁道部长及北京大学国学馆馆长的叶恭绰

新月派诗人、曾任多所大学英文教授以及旧中国最后一任外交部长的叶公超

 
另一缺憾是普通电脑中的文字库无法涵盖所有古体字符,因此手机屏幕上的铭文出现了许多问号。出于鉴赏和研究的需要,还是应该参阅附有今体释文的纸本图书,如文物出版社的《历代碑帖法书选·毛公鼎铭文》 (2018年修订版) ,欲以为法帖习字者则可用上海书画出版社的《放大本毛公鼎銘文》 (2008年)

文化自信不是靠口号喊出来的,更无须贬低他人夜郎自大。我们的先人创造了这样优雅的语言,这样美妙的文字,浸润其中,怎能不与她相恋终生?


原载《中华读书报》2020年4月1日第13版,略有修饰并增图。


制版编辑 | 皮皮鱼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