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5月12日 16:46

电荷的本质是什么?

电荷的本质是什么?
 
撰文 | 葛自勇(中科院物理研究所)
 
核心提示:有了量子场论,人们才能从某种程度上说真正理解了电荷的本质。
 
● ● ●
 
我们或许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世界有正负两种电荷,带同种电荷的物体相斥,带异种电荷的物体相吸。我们还知道,电子带负电荷,质子带正电荷。但事实上,对于电荷的本质,可能大多数人并不清楚。虽然电荷的概念已经有了数百年,但是直到上个世纪中期,有了量子场论,人们才能从某种程度上说真正理解了电荷的本质。而今天的主题就是揭开这个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电荷的真正面纱。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1日 17:42

吴文俊先生为什么说“数学是笨人学的”?

吴文俊先生为什么说“数学是笨人学的”?
撰文 | 曹志刚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责编 | 徐可
 
● ● ●
 
引子
 
刚刚仙逝的数学大师吴文俊先生近些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经常说这样一句话,“数学是笨人学的”。这让很多人大惑不解。明明只有聪明人才学得来数学嘛,数学好基本上就是脑袋瓜聪明的同义词,笨人怎么学数学呢?
 
君不见各种智力测试不都是数学题吗?很多学校竞争优质生源以及分快慢班不也经常只看数学水平吗?千里挑一的公务员考试每年也都有几道数列题,这跟行政能力其实没有任何的直接关系。这几道经常被大家评论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1日 17:38

漫谈超导前世今生|你可知神奇“第二类超导体”

漫谈超导前世今生|你可知神奇“第二类超导体”
 
撰文 | 林  梅
● ● ●
 
漫谈超导系列
1 百年超导史上,终于看到中国人的身影
2 既然超导这么好,为什么不用起来?
 
在最近的文章中,我们总是告诉大家,超导体有一个神奇的性质——内部磁感应强度为零。正是这条性质的发现,打开了人们认识超导的大门。
 
 
但是,这种常规意义上的超导体在应用上有一个问题,就是它经受不住强磁场或强电流的环境,一旦磁场或电流稍大一些,超导材料就会被破坏,进入有电阻的正常状态。可想而知,强......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1日 17:17

这个夏天,一起看莫奈与毕加索

这个夏天,一起看莫奈与毕加索
前言:
 
《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00)》展览终于开放,研读间带你直击展览现场,一起看看这51件首次亮相在中国大陆的风格迥异的现代艺术作品都是个什么画风吧!
 
撰文 | 恰比(清华研读间)
摄影 | 晨曦、孟贤、蛋挞(清华研读间)
 
● ● ●
 
本次展览位于艺博馆一层1,2,3展厅,和此前已经大受瞩目的《对话达·芬奇》特展和《从酒神赞歌到阿卡迪亚:马库斯·吕佩尔茨作品展》不同的是,本次展览作品创作时间的年代跨度达到了近180年,涉及到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0日 17:05

霍金演讲|让人工智能造福人类及其赖以生存的家园

霍金演讲|让人工智能造福人类及其赖以生存的家园
前言:
 
作为“全世界最具智慧的头脑”,剑桥大学物理学家斯蒂芬·威廉·霍金在前沿科技领域的探索和思考从未止步。4月底,霍金专门为GMIC 北京 2017大会做了主题为“让人工智能造福人类及其赖以生存的家园”的视频演讲,并回答了中国科技大咖、科学家、投资家和网友的8个问题。
 
● ● ●
 
演讲全文
 
Over my lifetime, I have seen very significant societal changes. Probably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and one that is increasingly concerning people today,......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0日 16:51

吴文俊自述学术人生:“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吴文俊自述学术人生:“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导语:
 
今年4月,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著名数学家吴文俊院士在家不慎摔倒,因脑出血入院治疗,2017年5月7日早上7时21分,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98岁。
 
吴文俊1919年5月12日生于上海,194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49年获法国国家博士学位。他在拓扑学、自动推理、机器证明、代数几何、中国数学史、对策论等研究领域均有杰出的贡献,在国内外享有盛誉。他曾获得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56)以及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00)等荣誉。本文为吴文俊于2003年年底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所做的报告,文章内容摘自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创新改......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0日 16:29

建设“双一流”道路上北大的阵痛 | 林建华校庆演讲

建设“双一流”道路上北大的阵痛 | 林建华校庆演讲
编者按:
 
校庆是一所大学特殊的节日,免不了要考验装点门面的功夫,但更重要的则是其中流淌着的文化基因,和凝聚的人们的认同。这时候,大学校长的演讲则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也是高校之间比拼软实力的舞台。当这一切因素叠加在建设“双一流”的大背景之中,人们更能从中窥斑见豹,体会一所大学的理想和发展路径。
 
清华大学刚刚庆祝106周年校庆,北京大学迎来119周年校庆,细心的人们或许可以从两所知名高校的校庆中感知中国高等教育未来的走向。《知识分子》获授权刊发北大校长林建华在今年校庆上演讲的视频和全文,供有识者参阅。
 
整......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0日 16:18

“HHMI 国际研究学者”李国红自述:我的科学旅途

“HHMI 国际研究学者”李国红自述:我的科学旅途
编者按:       
 
5月9日,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HHMI)“国际研究学者(International Research Scholars)”名单公布,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红成为入选的7名中国科学家之一。2014年,李国红撰写了一篇文章,回忆起自己一路走来的科学之旅。从湖北的一个小山村出发,李国红途径武汉、北京、德国、美国,2010年回到北京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在表观遗传领域有着诸多贡献。
 
撰文 | 李国红
 
我来自湖北省黄石市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亲是60年代初的高中生,在我们那个小山村里也算......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9日 15:59

为什么被“推翻”的总是物理学?

为什么被“推翻”的总是物理学?
 
前言:
 
5月6日傍晚,很多人忽然被今日头条上一篇讲述“中国科学家证明电荷不存在、将改写物理学教科书”的文章刷了屏。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阅读了文章中提到的论文,可以发现漏洞百出。网友们发现,这篇文章作者自称一位 “来自云南大学”的科学家,就是发布这篇文章的头条号“青年传媒”的运营者。这个头条号上还有他的其他一些“重大发现”。
 
而且,关于该“科学家”和云南大学的关系,和他论文已通过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诺奖得主评审的表述,网友们都找到了其撒谎的证据,云南大学物......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9日 15:37

DNA vs. RNA:生命的信息流到底谁说了算?

DNA vs. RNA:生命的信息流到底谁说了算?
编者按:
在很多人看来,生命体的遗传信息流,由DNA流向RNA,再通过翻译,流向蛋白质。中心法则中,RNA的地位有些尴尬,既不是遗传信息的储存者,又不是生命活动的主要执行者,似乎就是一个两头跑的打工仔,在DNA和蛋白质面前却要矮上三分。实际上,RNA很可能是一位隐藏很深的大Boss,没有它,DNA的政令不出细胞核,甚至不出染色质。本专栏由复旦大学教授于文强组织策划,邀请了国内外表观遗传学领域工作者共同完成。了解表观遗传领域近年的发展概况以及解释我们日常有意思的生命现象是我们开设此专栏的初衷。
 
撰文 | 段洪超(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博士生)
责编 |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5日 14:03

研究 | 中国人每年愿意为PM2.5减排支付539元

研究 | 中国人每年愿意为PM2.5减排支付539元
撰文 | 张欣(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张晓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千人计划讲座教授)
           陈希(耶鲁大学助理教授)
责编 | 程莉
 
● ● ●
 
灰霾反复出现且旷日持久,当我们对此抱怨连天时,你是否考虑过,你愿意为PM2.5减排支付多少钱?
 
近日,北京大学张晓波教授、张欣博士和耶鲁大学陈希教授发表在Ecological Economics上的研究发现,中国居民平均每人每年愿意为PM2.5减少1 μg/m3支付539元......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4日 09:25

1.8万变13万,人类最早抵达美洲的时间遭颠覆?

1.8万变13万,人类最早抵达美洲的时间遭颠覆?
 
编者按:
一直以来,人们认为人类最早来到美洲的时间是1.8万年前。最近的一项研究宣称,考古学家在美国加州南部发现了一个距今13万年前的古人类遗址,将人类抵达美洲的时间提前了10万余年,这完全颠覆了我们的认知。人类到底什么时候来到最早抵达美洲?或许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撰文 | 惠家明(《知识分子》特约撰稿人)
责编 | 陈晓雪
 
● ● ●
 
《自然》杂志(Nature)最近刊发的一项研究称,古生物学者与考古学者在美国加州南部发现了一处古人类遗址,年代在距今13万年前。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3日 17:00

中国科学家在量子计算机的突破 | 专访潘建伟、陆朝阳

中国科学家在量子计算机的突破 | 专访潘建伟、陆朝阳
 
撰文 | 林梅
责编 | 陈晓雪
 
● ● ●
 
这是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ENIAC的基于单光子的量子模拟机,为最终实现超越经典计算能力的量子计算奠定了基础。
——论文通讯作者之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陆朝阳
 
量子计算基础研究领域有几个大家共同努力的指标性节点:第一,展示超越首台电子计算机的计算能力;第二,展示超越商用CPU的计算能力;第三,展示超越超级计算机的计算能力。我们实现的只是其中的第一步,一小步,但是是重要的一步。
——论文通讯作......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3日 16:57

今年新科美国院士中惟一大陆学者自述

今年新科美国院士中惟一大陆学者自述
编者按:
 
当地时间5月2日,美国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2017年度院士增选名单,其中布朗大学教授Kosterlitz J. Michael在获得201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后入选。最年轻的一位入选者可能是研究果蝇嗅觉的Rachel Wilson教授,他 2014年刚刚获任哈佛大学正教授。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哈佛大学医学院细胞生物学系 Elizabeth D. Hay讲席教授袁钧瑛,是今年当选者中唯一出生于大陆的科学家。
 
袁钧瑛教授2010年11月12日曾应邀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与学生分享其研究经历,以下根据讲座实录整理,略有修订。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2日 16:50

参与超导超级对撞机国际合作始末

参与超导超级对撞机国际合作始末
 
撰文 | 应家骊(原西安航空发动机(集团)公司外贸处长)
责编 | 吕浩然
 
● ● ●
 
缘起
 
对撞机是各国物理学家们研究物质结构的重要手段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研发的超导超级对撞机由于能量特别大(20TeV),物理学家们希望可以用其进行更加复杂和深层的研究,如物质本质和宇宙起源等,试图揭示大自然的奥秘。
 
1993年初我国决定参加超导超级对撞机的国际合作,该项目是当时的最前沿, 也是世界历史上高科技领域最重大的基础科研国际合作。其主要目的是提高我国的科研和......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2日 16:33

为何不能盲目输出或复制衡水中学教育经验?

为何不能盲目输出或复制衡水中学教育经验?
编者按:
 
4月17日,《知识分子》刊发“陈志文:衡水中学争论的另类反省 | 争鸣”一文,讨论了如何看待衡水中学的办学模式后,很快收到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张爽老师不同意见的投稿,现予以全文刊登,期越辩越明。《知识分子》愿意继续促进“平等、健康、活泼和说理充分的学术争鸣”。
 
撰文 | 张爽(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
 
● ● ●
 
每晚睡前例行聊天时间,女儿照例眨巴着大眼睛耐心等待,我刚刚看了微信里几篇有关衡水中学的推送,内心仍有些不平。于是问这个刚满八岁小学二年级在读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8日 17:01

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是时候打破人脑与机器之间的壁垒了

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是时候打破人脑与机器之间的壁垒了
编者按:
 
4月27日,由长城会主办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开幕,在其中全球科学创新峰会上,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机器学习系主任Tom Mitchell做了“突破人类与机器的壁垒”的主题演讲。他认为,脑科学和人工智能在过去几十年都有了巨大的发展,现在是时候打破它们之间界限的时候了,未来将发展出更加具有人类能力的人工智能,我们对大脑的理解也将会更加计算机化。以下内容整理自嘉宾演讲,未经演讲者审阅。
 
演讲 | Tom Mitchell(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教授)
整理 | 刘美幸、刘嘉欣
责编 | 陈晓雪......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8日 15:04

《科学》杂志:种树净化空气?品种不对,反添新累

《科学》杂志:种树净化空气?品种不对,反添新累
 
 
撰文 | 张弘毅(《知识分子》编译小组)
责编 | 李晓明
 
● ● ●
 
“我们的同伴都在吸露,都在玩凉凉的云。而我们呢?我们唯一的装饰,正如你所见的,是一身抖不落的煤烟。”张晓风在《行道树》里讲述的城市里种在马路边的树,大概是人们的普遍印象。
 
随着霾污染天增多,很多城市都希望通过植树绿化来吸附霾颗粒与煤烟尘土,提升空气质量。近几年,山东、河北、江苏、湖北等省份都开展过规模或大或小的城市造林工程。但是,在城市里种植更多的树真的可以解决被污染的空气......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8日 14:57

曾红葵:艾伦脑科学研究所的“大科学”

曾红葵:艾伦脑科学研究所的“大科学”
演讲 | 曾红葵(美国艾伦脑科学研究所执行官)
整理 | 吕浩然
责编 | 叶水送
 
● ● ●
 
人的大脑非常复杂。我们通过对大脑神经细胞深层次学习,包括相应的视觉皮层,神经网络等等,形成了人工智能及相关学习。在整个世界上,在所有的领域,现在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与此同时,我们也认识到人的大脑仍复杂无比。人的大脑中有800亿个神经元,通过对小鼠的研究我们可发现,在小鼠大脑的一立方厘米的体积当中,就有7500万个神经元,而每个神经元都有一千个神经突触,神经元通过神经突触进行通讯,而每个神经元都......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7日 17:27

我们大脑的“缓存”有多大?

我们大脑的“缓存”有多大?
 
撰文 | 唐华(南昌大学、维克森林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生)
责编 | 陈晓雪
 
● ● ●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时刻都面临着不同的选择,需要解决许多困难和问题。为了应对各种认知任务,我们需要大脑能在短时间内保存和处理各种信息,完成这个过程的大脑系统就是“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图1)。它是语言理解、学习与记忆、推理和计划等复杂认知能力的基础[1]。
 
工作记忆作为一个“思维的黑板” (blackboard of the mind)[2],能为我们提供一个界面,我们可以在这个界面上暂时放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