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8月17日 15:22

行星流浪汉到底有多少?

行星流浪汉到底有多少?
 
 
导读 
 
行星形成理论预言星际中应该有孤独的流浪行星,但它们极其暗弱。天文学家是如何发现它们的?流浪木星数量真的是恒星数量的两倍?流浪行星上会有外星人吗?本文将介绍关于流浪行星的搜寻方法、数量估算、存在生命的可能性等多个方面的内容,同时包括《自然》杂志发表的相关最新进展。
 
撰文 | 臧伟呈  毛淑德
责编 | 吕浩然
 
● ● ●
 
茫茫宇宙间,有一群“悲情”的天体——流浪行星(free-floating planets)。顾名思......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7日 14:46

小塑料,大污染: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终结?

小塑料,大污染: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终结?
撰文 | 祝叶华(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博士)
责编 | 李    娟
 
  ● ● ●
 
塑料制品的用途广泛,制造成本相对低廉,在人们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满足了现代快节奏便捷生活的需求。但是,几乎所有的塑料都是不可生物降解的,垃圾填埋场或海洋中的塑料垃圾可能会“伴随人类数百年”。
 
2017年7月,一项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的研究论文称,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人类已经生产了83亿吨塑料制品,其中约63亿吨已成为塑料垃圾。在这63亿吨塑料垃圾中,9%被回收利用,12%被焚烧,79%进入垃圾填埋场或......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7日 09:27

为何“按时作息”更健康?

为何“按时作息”更健康?
 
撰文 | Joanna Chiu
翻译 | 张  勇  张二荃
责编 | 李  娟
 
● ● ●
 
每天清晨,我们为何几乎在同一时间睡醒?即便是关掉闹钟,打算在周末的早上睡个懒觉?身体里的“闹钟”如此准时,让手机里那些花哨的闹铃显得如此没用。
 
这就是昼夜生物钟在起作用。生物钟是人类内在的定时器,也存在于其他绝大多数物种。地球的绕日自转,让栖居在这颗星球上的生物经历着循环往复的昼夜交替,同时自然地通过昼夜变化来预知环境变化,进而调节各项生理活动。
&nbsp......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7日 07:56

大望远镜争议之四:评审组长Anderson的回复|林潮的直白评论与陈建生最新回应

大望远镜争议之四:评审组长Anderson的回复|林潮的直白评论与陈建生最新回应
 
● ● ●
 
Johannes Andersen教授答《知识分子》问
 
我是一位哥本哈根大学退休的、74岁的天文学家。我从事天文观测研究(发表了超过400篇文章,引用率超过了13000)和仪器开发方面的工作。从1986年开始,我13次拜访中国,我帮助做了很多事情,其中有LAMOST的探测器的建造完成。在甚大望远镜项目(Very Large Telescope project)期间,我在欧洲南方天文台(European Southern Observatory,ESO)科学和技术委员会担任了3年的主席。最后我领导了北欧光学望远镜(Nordic Optical Telescope,......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7日 07:52

张锋、杜德纳等获阿尔伯尼奖

张锋、杜德纳等获阿尔伯尼奖
 
撰文 | 知识分子
 
● ● ●
 
“很少有一个近期的发现能够像CRISPR在生物领域一样,改变整个领域的研究。它在人类健康与疾病等方面有极大的应用潜力。”美国阿尔伯尼生物医学奖委员会主席Vincent Verdile博士说。
 
8月15日,2017美国阿尔伯尼生物医学奖(the Albany Medical Center Prize in Medicine and Biomedical Research)揭晓,华人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博德研究所张锋与德国马斯克·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的埃马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6日 14:50

最新证明面临质疑:P/NP问题为什么这么难?

最新证明面临质疑:P/NP问题为什么这么难?
编译 | 张林峰(普林斯顿大学应用数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责编 | 陈晓雪
 
● ● ●
 
P和NP是否相等通常被认为是理论计算机科学中最重要的难题,也是克雷数学研究所高额悬赏的七个千禧年难题之一。
 
5天前,德国波恩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Nobert Blum在arXiv上传了一份38页长的论文,声称证明了P/=NP(P不等于NP),引发学界的关注与讨论 (https://arxiv.org/abs/1708.03486)。
 
很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教授Luca Trevisan就在社交平台上发表意见称,安德烈耶夫......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5日 14:43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的百年历史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的百年历史
 
整理 | 刘天霖
责编 | 叶水送
 
● ● ●
 
1917年,日本资本主义之父涩泽荣一(Eiichi Shibusawa)设立的大型自然科学研究机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成立。今年,RIKEN迎来了它的百年庆典。本文回顾RIKEN的创立历程,以及在其百年发展中与中国的交集。
 
创始之初
 
RIKEN的筹建工作可追溯到1913年。时年六月,有日本资本主义之父之称的涩泽荣一召集了一百二十多位社会名流在东京聚餐,听取著名化学家、“肾上腺素”发现者高峰让吉(Jokichi Taka......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5日 09:26

谢宇:成为科学家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谢宇:成为科学家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发言 | 谢宇(《知识分子》主编、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北京大学“千人计划”讲座教授)
 
 ● ● ●
 
我是一个社会学家,有幸能够在职业追求中坚持自己的兴趣。我77年考上大学,83年到美国,后来就开始做社会科学。我的兴趣很广,研究领域包括社会学方法、社会分层、人口社会学、家庭社会学等等。我的研究领域之一是科学社会学,科学社会学是一个很大的学科,大概有70年的历史。
 
在这70年的历史当中,科学社会学做了什么样的研究?它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7:06

使用社交平台增加了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吗?

使用社交平台增加了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吗?
缪斯夫人专栏
 
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服务是不能通过它来实现的。订餐、购物、保洁、洗护、搬家、找工作、找对象等等,只要有电脑或手机连接上互联网,无论你在哪里都可以完成。互联网深深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惊叹信息技术的发展速度,同时也为它给我们带来的便捷欣喜不已。在没有手机和互联网就寸步难行的今天,我们换个视角,来看一看互联网对健康的影响,不仅希望引起政策制定者的注意,也让身在互联网中的你我能保持敏感和警觉。
 
撰文|靳永爱
责编|钱   岳 李汪洋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6:29

“学术评议”韩春雨,我们能“静候”结果吗?

“学术评议”韩春雨,我们能“静候”结果吗?
撰文 | 李晗冰(《知识分子》特约作者)
责编 | 李晓明
 
● ● ●
 
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声明启动“学术评议”韩春雨研究成果已经过去了一周,至今未见任何动静。
 
8月3日,河北科技大学在其官网发布的“声明”称:
 
“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验证NgAgo-gDNA基因编辑的有效性,并将实验结果公布,以回应社会关切。
 
鉴于该论文已撤稿,学校决定启动对韩春雨该项研究成果的学术评议及相关......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6:02

酒鬼漫步的数学——随机过程

酒鬼漫步的数学——随机过程
编者按:
 
前几篇主要介绍了概率与统计中的两个重要学派:频率学派和贝叶斯学派,从而引申出了概率与统计领域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概率、它又从何而来。
 
而此篇则将以概率与统计中一个重要的概念——随机过程作为起点,去探讨一个酒鬼回家的可能。
 
撰文 | 张天蓉 (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理论物理博士)
责编 | 吕浩然
 
● ● ●
 
想象在曼哈顿东西南北格点化的街道中有一个小醉汉,他每次到达一个交叉路口时都会随机选择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其中的一个......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09:03

《知识分子》为什么报道韩春雨、不报道艾滋病疫苗?

《知识分子》为什么报道韩春雨、不报道艾滋病疫苗?
撰文|知识分子
 
最近,中文媒体热烈报道强生药厂的艾滋病疫苗,号称效果非常好。
 
对于艾滋病这么重要的疾病,出现了几十年来人们孜孜以求的疫苗,《知识分子》为什么不报道?
 
原因很简单:我们遵循科学新闻的报道标准。
 
那么,我们为什么在2016年5月报道韩春雨的研究?
 
同样:我们遵循科学新闻的报道标准。
 
《知识分子》毫无疑问是中文媒体在科学新闻报道方面最为严谨、水平最高的,没有之一。
 
这也是因为我们......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07:00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青蒿素类药物走向世界为何曾失败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青蒿素类药物走向世界为何曾失败
摘要:
 
本文介绍了中国科学家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研制青蒿素类药物的曲折历史。中国科学家从药用植物中发现青蒿素并对其进行结构改造后,将各种高效、速效的青蒿素衍生物向国际公开,寻求国际合作以造福更多疟疾患者。
 
这项国际合作没有能够成功,其中有科技体制方面的问题,但更多的是中国自身产业化能力的缺失以及对某些问题的重视程度不够。通过分析这段历史的经验教训,希望能够为以后中国药物研发之路提供一些借鉴。
 
撰文|黎润红  饶   毅  张大庆 
责编|程   莉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06:54

张纯如是如何写作钱学森传的?

张纯如是如何写作钱学森传的?
撰文 | 王丹红(《知识分子》专栏作者)
责编 | 李晓明
 
● ● ●
 
我敬重张纯如,以她的才华,写风花雪月、儿女情长一样会成功,可是这个没有受过什么磨难的年轻女子,毅然选择了正义,心怀慈悲地一次次地写下世人的苦难和历史的悲剧,她以殉道者的虔诚,铺就了后人知晓真相的羊肠小路。今天当我们站在那沸沸扬扬的岔路口,看到一条指引人们了解正史的明亮之途,我们从心底感激和敬畏这位烈女。张纯如女士,你——完成了人类的不朽!
——姚蜀平 2017年3月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17:24

如何瞄准千公里外比子弹还快9倍的量子卫星|漫画

如何瞄准千公里外比子弹还快9倍的量子卫星|漫画
作者:Sheldon
 
这是Sheldon的第49篇漫画,所有的图片大约为3.7MB。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17:05

最新研究 | 基因编辑猪有望成为人的器官来源

最新研究 | 基因编辑猪有望成为人的器官来源
整理 | 叶水送 应可钧
责编 | 徐    可
 
● ● ●
 
人生如同一辆汽车,刚开始的时候,性能完好,即使遇到颠簸的道路也所向披靡。随着时间的流逝,新车变旧车,停停补补已成为常态,如果疏于对零部件的更替,那么旧车就可能会变成坏车,再也不能在公路上驰骋了。
 
同样的,人的“零部件”如果坏了,就需要进行器官移植。事实上,器官移植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随着科技的进步,器官移植的成功率已经大为提高。
 
尽管如此,器官匮乏是当下我们仍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每年全球......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16:34

潘建伟最新工作:量子通信技术实用化飞跃|解读

潘建伟最新工作:量子通信技术实用化飞跃|解读
编者按:
 
“这是十分令人激动的消息。”
 
“这两篇论文的发表意味着潘建伟教授和他的研究团队顺利完成了三项量子实验的展示,这些实验将会是全球任何基于空间的量子网络的核心组成部分。”
 
《自然》杂志物理科学主编卡尔·齐姆勒斯(Karl Ziemelis)谈到的中国“墨子号”量子通信卫星的科学实验成果,8月10日凌晨在《自然》杂志在线发表了两篇论文。
 
一篇论文展示了科学家用相互纠缠的光子安全地传送了至关重要的量子密钥,审稿人称赞该成果是 “令人钦佩的成......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14:51

慢性病预防的现实与梦想

慢性病预防的现实与梦想
 
导读:
 
预防传染病与预防慢性病有着巨大的差别。在预防传染病方面,人类取得了巨大成功,部分疾病甚至完全被消灭或控制住。而慢性病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既有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还有许多随机因素,以及这些因素间复杂的相互作用。因此,慢性病的预防策略和实际效果与人们想象的很不一样。
 
撰文 | 吴家睿(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研究员)
责编 | 叶水送
 
● ● ●
 
“运气”一词对应的科学术语应该是“概率”,即......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09:02

海外学者的意见:激辩望远镜之三

海外学者的意见:激辩望远镜之三
编者按:
 
自8月4日12米大型红外光学大望远镜建设方案争议浮出水面以来,陈建生、苏定强、崔向群三位院士均已通过公开媒体平台发表了他们各自的看法,《知识分子》继续邀请多位华人科学家发表意见,今天刊发4篇独立文章,相关标题为编者所拟,是为大望远镜争议报道之三。
 
● ● ●
 
《知识分子》编辑,您好!
 
谢谢您对我国大望远镜建设的关心。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先谈一谈我所知道的12米望远镜方案争论的背景,据我所知,在12米望远镜申请国家立项和经费时,使用的是4-镜方案并由于其创新......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9日 16:17

苏、崔两院士回应陈院士,大望远镜争议升级|百余位青年学者联合发公开信

苏、崔两院士回应陈院士,大望远镜争议升级|百余位青年学者联合发公开信
编者按:
 
科学家在公开媒体平台上争议科学问题、争议科学项目的决策,走向公开、透明,是最近两年出现的新现象,这无疑是中国科学界的一种进步。
 
继8月6日(上周日),《知识分子》首先报道中国天文界争议12米大型光学望远镜建设方案,并获得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建生、华中科技大学博士马冬林的同意,刊登了他们对于相关技术方案的陈述理由之后,我们一直与争议另一方,中国科学院院士崔向群、苏定强保持联系(此前在8月4日下午联系两位但一直未获回复),希望他们也能就此事发声。8月8日,我们获得两位院士的正式授权发表他们的看法。同时,我们注意到一批青年天文学者就此事也公......
阅读全文>>